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山风携来心动之拜庙

作者:贰叁23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不照不知道,一照吓一跳,我的脸色变得和昨天差不多,虽然没有那么白,可也算是异常了。

就连右边原本红肿的脸,也是只肿不红,而左脸处,昨天那被赵若仙亲过的地方稍微有那么一丝丝血色。

“赶紧的吧,别误了时辰。”师父手里拿着小锣催促道,说完之后直接敲了起来。

我也来不及想太多,拿起一把小号和引路幡,走到了队伍前面,大喊一声:“点炮哦,出发咯~~”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一行人排着对朝着土地庙走去,师父和师叔跟在我的后面,一个敲着小锣,一个打着小鼓。

后面是杜泽明和他弟弟两人抬着一筐祭品,杜奕跟在后面,手里捧着她母亲的遗照,后面的亲戚朋友都是披麻戴孝的跟在后面,手里都拿着一个海绵垫子。

杜家到村口土地庙的距离并不远,所以可以七点半才出发。

我吹完一曲丧号,然后转过身来,挥舞着手中的引路幡,大声喊道:“寄哀思~~~”

除了师父和师叔,后面的亲朋全部跪了下去,大声的哭丧。

哭丧是丧葬礼仪比较重要一环,儒家礼仪,出自周礼,在汉晋时代兴起,到南北朝时更加流行,传承了一千多年,是华夏乃至东亚儒家文化圈丧葬习俗的一大特色。

哭丧是以哭的形式寄托亲人去世的哀思,以唱的形式纪念亡者的生平事迹,出殡或者拜庙的时候,必须有人哭,尤其是后代,否则会被视为不敬。

哭丧的声音大小也很重要,说是如果亡者在黄泉路上没有响彻天地的哭声相伴,便会在方圆数十里传为笑柄,其子孙后代也要被人们视为不孝,大逆不道。

丧葬上哭的越大声,就代表悲伤越大,子孙后代也会越旺,所以一般有钱的人家,都会请职业哭丧的人来帮着一起哭,老杜家也请了三个职业哭丧的。

职业哭丧的声音都很洪亮,而且也很能演绎悲伤,收入也不菲,哭一场不到一个小时就是一百块到手。

拜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五十米一拜,到土地庙还要做祭祀法事,所有的直系亲属还得挨个起个卦,最后还要公祭,乞求土地公公保佑村里的人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我虽然是第一次主持拜庙,但是期间也没有出什么差错,因为看爷爷主持了太多次,早就轻车熟路了。

因为庙近,我们赶在八点半就回到了杜家,饭菜也都准备好了,由于是下午下葬,所以早饭不用全村人一起吃饭。

吃完饭,我特意到灵堂看了一眼遗体,把手从衣袖里翻了出来,指甲已经完全变黑,而且也变得很尖锐了。

这次不用翻嘴唇,就能隐约看到两颗尖牙贴在下嘴唇上。

獠牙一寸半,黑甲寸半长。

这已经快要达到尸变的条件了,不过肯定得到天黑之后阴气旺盛的时候才会诈尸。

我拿起棺材旁边的一块白布,盖在了遗体上,然后稍微整理了一下白布,确保完全裹住,这才告诉周围的人,可以盖棺了。

两个大汉搬起棺盖盖在棺材上,师父和师叔拿起了棺钉和锤子,准备钉棺。

我赶紧说道:“先不要钉。”

“为什么?秦师父只是说了三天后再填土啊。”师父疑惑的问道。

我摇头说道:“等填土的时候再封棺,还有,只能留直系后代在灵堂守着,其他人在下葬之前都不能进入灵堂。”

“行,你说了算。”师父收起工具,也没有什么怀疑。

这种尸变的事情,他们根本就不懂,如果现在封了棺,那尸变后的僵尸会第一时间冲棺,僵尸可以通过冲棺去强化它躯体,相当于是破茧成蝶和浴火重生的一个过程,一旦冲棺出来,更加难以对付。

如果让它自然尸变,不经历那复杂困难的冲棺,它的实力就不会得到强化,只要速度够快,就很好制服。

不过这些东西也没有必要和他们说那么清楚,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这种事情,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他们虽然是专业做超度的科仪道士,一般也不会出意外,但是一旦出了意外,还得杀公师傅私下来解决,他们帮不上什么忙。

盖好棺之后,我就没有再管了,因为实在是太累了,晚上要处理尸变,白天不休息好的话会很难办,而且我也需要准备斗尸的东西。

回到家,我准备先休息养精神,调好了下午两点的闹钟,倒在床上不到一分钟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被大黄的叫声惊醒,我赶紧爬了起来,看了看时间才十一点,我心里有些疑惑,大黄白天一般是不叫的,除非有不怀好意的人想要来家里,它才会叫几句,叫的目的也不是想咬人,而是给我和爷爷提醒。

“老秦,老秦,开门啊。”一个感觉有些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稍微想了一下,好像是我最要好高中同学郑康康。

“郑康康吗?”我赶紧喊道,这个家伙是我高中唯一一个好朋友,一米八七的大个,0.1吨的体重。

他是我们学校体型最庞大的人,为人很是仗义,大大咧咧的,不过也很清高,一般磨磨唧唧的人他都看不上,却和我玩的很好,高中的时候我经常被杜奕她们那帮人捉弄,都是郑康康替我出头。

郑康康曾经喜欢过杜奕,被杜奕拒绝之后也和我一样暗恋着赵若仙。

毕业之后也有一年多没见面了,他能来,我很开心,顿时睡意全无。

“对对对,是我,哈哈哈,赶紧给朕开门。”郑康康唱着大嗓子说道。

见我说话,大黄也没有再叫,我赶紧爬起床,打开大门,这才看到除了郑康康之外,另外来来了两个**学。

其中一个叫钱烈贤,县里的富家公子,是杜奕高中时期的男朋友,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一起。

还有一个叫陈凉,是那种纯粹的混子,整天就知道泡妞打架,稍微爱点学习的人都不乐意和他玩,不过他和杜奕的关系很好,美其名曰是杜奕的男闺蜜。

这两个人和我的关系很一般,基本没怎么一起玩过,尤其是张凉,我们还干过仗,在高中的时候,我没少被他们捉弄,有一次还污蔑我偷钱差点被学校开除。

郑康康特意过来找我我可以理解,但是他们两个过来我却不知道是因为啥。

“怎么?不欢迎啊?”钱烈贤开口笑着问道。

我笑了笑说道:“哪有,老同学过来了,开心还来不及呢,快快快,进来做。”

我赶紧打开门把他们请了进来,张凉开口说道:“秦一魂,你们家这狗不错,卖么?我出五百。”

“不卖,养好几年了,感情很深。”我笑着回答道。

郑康康切了一声说道:“老秦你别搭理陈凉,他高中毕业之后就去了他爸的狗肉店,你要把狗给他,很快就变成狗肉了。”

听到郑康康的话,我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大黄要叫,原来他是狗屠夫,煞气很重,我皱了皱眉头说道:“陈凉,你可别打大黄的主意,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农村里面经常会出现偷狗的,而那些偷狗的人,就是和陈凉他们这帮开狗肉店的人合作的,很可恶。

陈凉赶紧说道:“不会不会,我哪能干那事儿,我们都是合理价格收购,绝对不会强买强卖。”

我笑了笑,拿出了一些瓜子糖果说道:“三位老同学,好久不见,这个家里也没啥好吃的,就是这些东西多。”

“理解理解,你们家骗死人钱的嘛,这些白事用的东西,你们家肯定是吃不完的。”钱烈贤笑着说道。

这话一说出来,我脸色顿时冷了下来,郑康康一拍桌子说道:“你俩要在这说风凉话就赶紧滚蛋,都他妈毕业一年多了,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你他妈怎么说话的。”张凉转头看着郑康康。

郑康康直接站起身来说道:“老子就这么说话,在我面前开玩笑可以,在老秦这里阴阳怪气的开这种玩笑,老子就是看着不爽,怎么着?”

“要不是那边的女生扎堆还不带我们玩,鬼才懒得来这里。”张凉直接说道。

钱烈贤干笑一声,说道:“行了行了,都是同学,何必这样呢?对了一魂,听说你现在也做起了神棍?”

听到神棍这个词,我有点不爽,但还是点了点头:“对啊,算是承继祖业吧。”

“哦~~”钱烈贤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道:“那一定很赚钱吧?神棍最能骗人了,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借点钱给我用用呗?”

……

延伸阅读

闽中食品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uyxv.shtml
闽中秉承“全程绿色”的理念,采用国际标准化的管理模式,拥有规模化管理的果蔬农产品种植

福人楼黄金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5k3.shtml
福人楼践行“立足滨州、行业可信、国内知名”的战略规划,不断深化企业改革,实施品牌战略

瑞炫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dpef.shtml
韩国瑞炫工业株式会社,成立于1990年,总部设在韩国本社。秉承“高质、精巧、创新”的

伊能启元胶囊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uoep.shtml
湖南希尔天然药业有限公司是集科、工、贸于一体的高新技术出口型企业。前身为1996年成

普惠琳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y58d.shtml
普惠琳手机壳总部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型高新科技企业,主要产品有手机护

五月香奈化妆品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uki2.shtml
laallüreskinspa养生馆,沿用具有300多年历史的“法国整体和谐愈疗方案

富而利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d02l.shtml
富而利地板主要生产“富而利”牌篮球架、排球架、足球架、羽毛球架、以及体操垫、跳高海绵

金雀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a15c.shtml
金雀五金配件总部经销批发的餐桌框、茶几、椅子、普通塑框、木框、配件、特价机、标配机、

圣萝莎家居用品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anvv.shtml
圣萝莎家居用品是由东莞圣萝莎家居用品制造有限公司和意大利圣萝莎家居用品制造有限公司联

大连嘉大贸易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a0wy.shtml
供应产品施华洛世奇水晶套装,欧美,瑞丽,饰品批发,新娘套装批发施华洛世奇水晶套装,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带压寨夫人走镖GL之神秘女

    李诗雅虽然没跑远,但她不敢回头,因为怕杜威看到,她想跑到另一条街后报警,心里惊慌无比!他不知道韩立怎么样了。杜威这人她了解一些,可谓是无恶不作,没想到这次竟然能被盯上。“韩立,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李诗雅刚拿出手机,准备报警。“怎么,想我了?”一个坏坏的熟悉声音响起。李诗雅抬起头,看见韩立站在面前,

  • 我的无限人生在线阅读第9节

    望着先后走下楼的两个身影,即使是游鸿的儿子,游锦不得不承认,司年比他爸有气场多了。长相也好看多了。“你们真能聊,小年肚子饿了吧?马上就可以吃午饭了。”季湘热情地招呼他们。司年满脸歉意,对季湘解释道歉,他在楼上接到电话,突然有急事需要离开,不能在这吃午饭了,而且可能需要忙碌三四天。“小年你先等一会儿,

  • 大唐:三好太子李承乾之接受治疗(3)

    003接受治疗曲亿玲匆匆赶到医院,医生在门口等到了她,两个人一起走进宋离的病房,曲亿玲一眼就看到了缩在床上的宋离。旁边的护士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曲亿玲低声问医生道:“宋离怎么了?”医生看了一眼缩在床上的宋离,答道:“今天本来应该带她去照个CT,看看有没有伤到头部,毕竟像这种车祸,没有外伤

  • 星泉传说在线阅读第六章

    就算是这样拒绝了,他的手还是落到了她的脸上。他的大拇指指腹落到了她的脸颊,轻轻的摩挲了起来,那指纹加上薄茧的暧昧触感,让白暖的脸蛋抑制不住的染起了红晕,她眨了眨眼睛,正准备推开男人。可是,就在这时,男人却先一步松开了对白暖的桎梏,而后他将大拇指伸到了白暖的面前,“不能怎么样?”白暖看着男人大拇指上的

  • 我要成为天王第六章在线阅读

    轩辕傲天回到家后还是很生气,他觉得自己被南宫昊狠狠地羞辱了。不仅被他看到告白失败的样子,还差点被他占了便宜。越想越生气,翻来翻去的睡不着,他在脑海里已经想好了南宫昊的各种死法。他轩辕傲天,有一百种方法让南宫昊在本地混不下去。他想着南宫昊哭着来求他的场景,心里好受一些了,抱着枕头沉沉睡去。第二天轩辕傲

  • 天衍之王第5章在线阅读

    韩辰义很少喝这么多酒了,可今夜就像喝不醉一般。他知道自己今天很过分,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再次见到她,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难受,还是说,当年,自己对于她什么都不是?也是,如果她真的对他有什么,怎么会那么干脆的消失!突然,他想起了一个名字,站起身走到曾经一起厮混的林少泽旁边,问:“董琳是谁?”“董琳?”

  • 海贼之巅峰时代交战

    咚咚咚!!!才在空调上发阵阵声响,如果稍一不注意,或是空调质量不够过关,倪康随时会从五十几米的高空坠亡,就算不死,也会直直摔在马路上,等待来来回回的车辆的致命一击。“该死的”王宏见倪康如履平地的“跳楼”他不敢学倪康,只好跑向电梯那边。希腊酒店的下面,行人非常多,可都是匆匆来往,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

  • 女神她苏破三界之不值得(2)

    他迅速走过来,弯腰扶起地上的宁菲菲,宁菲菲一看到他,眼中委屈的眼泪立刻就流了下来,“纪如栩,你自己贪慕虚荣为了虚名嫁给靖川的亡兄,我质问你两句,你就恼羞成怒想把我从楼上推下去吗!”这一下宁菲菲故意撞得狠,后脑已经肿了一大块,纪如栩百口莫辩,她也撞得疼,但是赵靖川不会相信他的话。但是即便这样,她也要解

  • 末日争锋在线阅读第5节

    出来的却是个男人,因着光线和距离,他刚一从屏风后出来,廖落看得并不十分真着,只觉得是个清瘦的男人,很挺拔,戴着眼镜,一身黑衣,于是衬得更加瘦削。男人走到楼梯旁,按下了开关,棚顶水晶吊灯应声亮起,廖落被闪了眼,不由得闭起来,待睁开,眨巴眨巴,逐渐适应了明亮光线,再看,男人已踏在最后一级台阶,正走到自己

  • 听什么学,聊八卦呀!在线阅读第4章

    当叶修带着穿着一身非主流装扮的君莫笑过来的时候,队里除了千黎其他几人都是茫然的。这TM都是个什么玩意?混搭玩摇滚么?“喂喂?”叶修的声音在耳麦清晰的响起,千黎一个激动差点没叫出来。饶是她控制的比较好,还是打翻了电脑桌上的杯子,发出不小的响声。“怎么了?”蓝河关心的问道。“没事没事,家里的猫给我捣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