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快穿之阎王饶命第七章

作者:五把刷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得知林绍牺牲的消息,是在半年以后。

镯子由他人递交我手中。缠枝莲的花纹,金属冰冷的质感,再无戴在腕间温润的感觉。

年轻的军士声音低沉,说是林绍让他带给我。我听闻来人不是林绍,心已是猛地一缩,却还不愿深思他话中的含义,深吸一口气,向他一礼,勉强笑道,“他不能亲自前来,是受伤了么?”我多希望他能说出林绍还活着的消息,然而又不敢听。

人间与地狱只隔着一张嘴,启唇就是判决时。我听他发落。

“他……牺牲了。”军士也不愿多说,想来不是牺牲在战场上。“他留有书信,教我将镯子转交于姑娘。还有一部分东西,也是留给姑娘的。请节哀。”

鬼头刀当头砸下,耳膜震得嗡嗡直响,剧痛瞬间从四面八方穿透心脏。我木呆呆地伸手,可是手抖得这样厉害,小小包袱宛若千斤重。掉到地上哗啦一声,想是银圆撒了出来,镯子骨碌碌滚到地上。

我想大声质问,想放声嚎哭,想愤怒否认,可是心脏紧紧蜷缩起来,一旦放开就是淋漓鲜血。我开口,奋力扯出来的,却是游丝般的哭音。“你说谎,他对我说过,会活着回来的。”

他难道也学了白相人,嘴上信誓旦旦,转身就忘了说过的话么?

不过,如果他是白相人,我反而能好受一点——他还活着!只是将我忘了。

“你让他回来……把林绍哥还给我……”我拽着他,大口大口喘气,一时站立不稳,那名军士赶紧扶我坐下。“林绍还有一句话,”他的声音很是哀悯,低低划过我的耳际。“他让姑娘不必守节,另觅良人。”

不必守节,另觅良人——

字字如凌迟。

我被绑在刑具上,皮肉被刀尖揭开,露出嶙峋的骨头,接下来就要开膛破肚,挑走我还鲜活着的心肝了。我双手捂面,心痛不可自抑,只好发出一声惨叫,来缓解钻心刺骨的疼。

林绍啊林绍,你竟然比白相人还狠,白相人只能骗了我的身家去,我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可你却将我的三魂六魄也带到了阴曹地府,只剩吊着半条命的躯壳。

我五内俱焚,绝望充满了四肢百骸,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他走了,他走了,以后也不会再来!飞白——我也再等不到了。我抬脚欲走,却毫无力气。全靠一口气勉力挣扎着,脚步虚浮,恍恍惚不知身在何处。想着自己的命,很多年前算命先生的话又浮现出来,半晌竟哧哧笑出声。

老天待我何其残忍!林绍是好人,却为何偏偏让他死去!

为什么不把我也给带了去?

为什么给我一个飞白一个林绍,又从我身边生生夺走?

为什么要将我从捱日子的行尸走肉变成一个人,最后又将我推向痛苦的深渊?!

我本来,可以忍受无尽的黑暗,如果没有遇到太阳的话。

这一切,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林绍哥——”我终于嘶嚎出来。有人骂我,“鬼哭狼嚎什么!”

我怀有愤恨,一股脑将桌上的珠花胭脂通通扫落地上,一阵乒乓响动,也如雨下。女佣人嗑着瓜子劝我别拿无辜东西撒气,我浑身打战,东西无辜,难道我就不是无辜的!

我也曾是,良家女啊。

窗外的瓢泼大雨狠命抽打着世间万物。听不见人声,唯一的声响就是雨打风吹的呼啸声。突然之间一个炸雷,把我吓得一个哆嗦。坐了一会更觉得胸闷气堵,咳了几声吐不出痰,喝了水也不见好,干脆躺在床上休息,心神不宁,晕沉沉中仿佛有人在唤我。

“小黛,小黛,你别哭了。”是谁在喊我?飞白么?

我没哭呀。我哭不出来。眼泪堵在心里头,也没力气哭。

“你再哭,我五脏都要碎了。”

飞白,飞白,你来啦?我偏了偏头,手指微动,你在哪里?你也在为我心痛么?我伸手摸了摸四周,空荡荡的,这里没有,那里也是空气。遍寻不得,不由焦躁恐惧起来,大声喊飞白的名字。

“小黛,你要保重。”她哀哀地对我说。我满头冷汗,绝望地喊着不,双手四处乱摸,不慎摸了个空,连人带被子都滚到地上,又裹到我绑了结的绳子。

我鼻子发酸,颓然捶着地,终于忍不住哭了。

抱抱我,好不好!

没人吱声。

从来没觉得余生这样漫长而难熬,以后,就真的是自己孤栖一人了。我吸了吸鼻子,艰难地抱着被子爬上床。方才一番哭泣,胸腔更痛,火烧火燎地蔓延开,还有剧烈的恶心。我拉了小痰盂出来,抠着嗓子眼吐,可胃里空空,除了水,什么也吐不出来。最后实在头昏脑涨才作罢。

如果,如果我是家里那匹乌云踏雪的大黑马就好了,被人牵了去,既能陪伴飞白,大抵也能得人几分疼怜。人还不如一匹牲口。我喘气涩笑一声,意识逐渐恍惚起来,最后只有越去越远的雨声。身子一软,便堕入沉寂。

我生病了。

似乎是上次烧退后,就落下了病根。不知道是什么毛病。精神倦怠懒散,呼吸稍微重点就牵连着胸口,连带肋下都胀疼。月事也不准,来的时候小腹剧痛,经血滴滴答答缠绵大半个月,或者就干脆不来。怕是有喜,急急让大夫量了脉息,说什么气滞血亏,肺气太虚,是虚劳之症,复又叹息。

我听不大懂什么阴阳血气,却明白这是心病,是要我放宽心。让人抓了药吃,一时半会的也不见效。虽然生病,却还是要接客见人,于是更累,疲态显露出来,又怕讨人不喜,只好强颜欢笑。

林绍走了,不过是浑浑噩噩捱日子罢了,不知昼夜,不知生死。

我偷偷给林绍烧纸,小娘姨为我望风。不敢被人发现,只好嘱托她说是烧掉破了的月事带。纸钱在我手里渐渐蜷缩皱起,烫了手也不愿松开。风声呜咽,我无声落下泪来。我的夫郎,他再也回不来了。我亦不能做未亡人为他守节,想到这里更是心痛如焚。

我让娘姨将我褂子裙子拿出来,什么首饰也不戴,只编了辫子,簪了几朵白花。醉醺醺的客人见我打扮素淡,仍夸口说我素丽,拉着我就走向床榻。盘扣解开,裙子褪下,他哪里知道我的哀楚心碎。

百般不愿,然而身不由己。头发落在背上,他的嘴在我脊梁骨上游走,又让我跨坐在他腿上,摩挲我才剔刮过的那地方,我知自己是什么模样,脸颊炽热,他却不急着索欢,仍让我给他唱曲,我觉得耻辱。听他吃吃笑,我极其羞愤,虽两眼皆盲,却也知道他的猥琐。

一番折腾后又让我打水来,依旧不叫披衣踏鞋,非要我赤身光腚地给他擦身。又说口渴要喝茶,这也不要,那也不要,好容易端来了又让我跪地捧着给他,一晚上总不让我安歇,等他熟睡之后我才敢放松些,想到林绍,顿时心如刀割,眼泪止不住地从眼窝里滚出来。我背对着他,恐发出声音来,只好咬着帕子无声呜咽,真不知何时才能天明。

诸般折磨让人更加疲倦,日头上来更昏昏沉沉,眼皮似乎有千斤重,竟睁也不能睁开了。旁人总说我更呆。我凄凉地笑笑,哪有良人可言——我既不是美貌的花魁,也没有皮里阳秋的本事。风尘沾身,又身子孱弱,谁会愿意赎我。

只是,我还这么年轻。我才十七岁呀!就要一辈子待在这里,在一群男人里曲意逢迎么?他们像蛆一样,附在我的身上尽情吞食我,每每想到这里,身子就越发冷而倦怠。

可是心里还有火舌,一点点舔着我为数不多的耐心。若非还想以后去找飞白,只怕现在我就撑不住了。

有次实在头晕,胸口也疼,还未见客就浑身虚软地倒了下去。妈妈用竹筷子撬开我的嘴,有根管子似的东西塞进我的嘴里,我虽看不见,却知道那是烟枪。

那是害人东西!我骇然拒绝,试图咬紧牙关,奈何头上冷汗直冒,没力气。妈妈的手如铁箍一样,几乎要掰碎我的下巴。我挣扎了几下,就吃了两个响亮巴掌。沥青一样的烟膏慢悠悠滑进喉管,那东西甜丝丝的泛着呛人的怪味,我意欲呕吐,身体猛烈地抗拒着鸩膏。

被逼着吸食以后,只觉得头脑轰鸣,神思恍惚,魂都要游离体外,走路更是颤巍巍踩在软棉花上。可是等我神智清晰的时候,胸口肋下的痛竟消散了些。可是,这东西虽能止痛,却是毒!

“妈妈,求您饶了我呀!”我泪水涟涟地求她,不住磕头抽泣,“我会好起来的,只求您别让我抽大烟!您若放了我,便是让我做牛做马我也愿意!您也是过来人,也体谅体谅一下我们这些天天油煎刀戳里过的人罢!”我已经语无伦次,只知道跪着爬过去抱住她的腿放声号哭,“便是看着云珠姐姐的份上,也发发慈悲给我一条生路!让我歇歇几天,一定会好起来的!”

被烟枪抵着当真是心胆俱裂,我知道自己此刻眼泪鼻涕乱飞,泪痕满面,想到若是自己真抽了大烟,那这辈子,只会比零落成泥惨得多。抽了这个的姑娘,憔悴得很快。憔悴而色衰,便很快就离开了这里,被卖了做野鸡流莺,她们接的客更多,什么贩夫走卒都可以。又是烟土又是接客的,谁也熬不住。年纪轻轻就死了。

虽说每隔几个月妈妈都要让我们去医院打针,可我们都知道那也只是心理安慰,若是真染上了花柳病,也只是拖一拖罢了。

谁不知道花柳病的厉害?即使是道听途说也令人毛骨悚然。得了花柳病的仍要接客,直到脱了人形——浑身脓疮稀烂,人却还有气儿,龟鸨拿烙铁挖疮,那哀嚎声像闹了鬼,一时竟不知是长昼的鬼蜮,还是永夜的人间。我听得牙齿打颤,以后,若我年老色衰,竟也会变成那副恐怖的模样死去么?

时间太漫长了。不知道是提起云珠还是过来人触动了心肠,妈妈忽然停了手,叹了口气,竟然也不逼我吸鸩膏子了。原来她也有一点点的慈悲心肠么,我瑟缩在地上不敢去想。“心肝儿,哪有妈害女儿的道理,只是你这样日渐昏沉,吃药又不见效,只好喂你一点膏吃。若要好了,再不叫你吃的。”

“妈妈,钏儿在这鬼哭狼嚎的,到底怎么了?”忽有清凌凌的一道声音传来,让人心里稍微舒服了些。

“如绣,可是这丫头搅了你休息?”原来妈妈的语气也可以这样温和的。是花魁娘子如绣么?

“这倒是没有。只是路过这里,听这儿闹哄哄的,来问问。”

“这丫头病恹恹的,我让她吃点烟膏涨涨精神。她死活不肯,扯着我闹呢。”

“妈妈可别逼坏了她,到时候还要见客的呢。钏儿向来乖顺,是个好孩子,我来和她说说看。”

“好,好。”如绣轻盈的脚步声踏来,我迷茫地抬起头。不知道她要怎样处理我。我等待着自己未知的命运。

延伸阅读

重生八零之蜜婚生活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zbquandu.cn/ao79.shtml
“这你不用担心。”苏意轻很是得意地拿出银行卡,对着苏辰晃了晃:“手术和后续治疗费用我

博君一肖之星河璀璨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zbquandu.cn/uhrf.shtml
汉和帝永元八年冬。本来就已经是典型北方气候的京师洛阳城,不知怎么这年的天气特别冷,从

网游之御剑风云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zbquandu.cn/6p0l.shtml
病来如山倒,这话说的一点不错,床上的赛音察浑哪里还有早上陈许上课时见得神采奕奕,此刻

我穿成了小说反派之奇特的世界(1)  http://www.zbquandu.cn/tv4.shtml
在欧洲不同国家穿梭的时候,轮船是一种常用交通工具,再来这边之前,苏墨的上司已经给他交

不努力只好回家继承皇位之巨大光球(6)  http://www.zbquandu.cn/yi0s.shtml
回到家中,想到西冷说的话,方介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方介不是没有打听过父母的消息,只知道

科举反面教材全解1) 爱于偶生  http://www.zbquandu.cn/sky1.shtml
二十三年后圣刀派大院中,一英俊少年正在练习武艺,虽已满头大汗,仍不放松。只见他双腿分

你的AD有点菜[电竞]古殿迷踪  http://www.zbquandu.cn/pzjk.shtml
“三界,快逃,往门外逃……”林道朝身后的张三界大喊过去,并一路朝着石门口狂跑起来。“

人间最得意十三岁到  http://www.zbquandu.cn/nhpt.shtml
两姐妹在外祖家待了三天,期间又学了很多字,芸露还去看了她外祖的藏书,当然,只是看,并

再创圣廷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zbquandu.cn/ufe3.shtml
我昨夜很晚才睡,如果按照我以前那个身体的状况,不管昨晚是一宿没睡还是怎么样,我也可以

末世飘渺纪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zbquandu.cn/az9n.shtml
打完热水回到病房,路硚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对。路母让路硚给她倒杯水,对着路硚叫了半天,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龙祖归来第四章在线阅读

    小区朱红的大门紧闭,每当夏露伸手推门,还没碰到就会被一堵无形的屏障给弹回来,试了好几次,连门缝都没摸着。设了结界?昨天小柔也没说这事儿啊!正纳闷着,远处滚过来一个红色的玩具小球,刚好落在夏露的脚边。她转头一看,只见十步远的地方站了个三四岁的小男孩……不,准确地来说是个小豆丁似的幼年妖怪。他深棕色的软

  • [综英美]我的日常又崩了在线阅读千世轮回

    初夏清晨的阳光已经是颇有些刺眼,它们就这样轻易的透过那千疮百孔的屋顶洒在了茅屋里少年的脸上。只见少年躺在破烂的木床上,被阳光直射的眼睛可能是受不了这灼热的刺痛感而眼皮不停的抽动着,苍白的有些可怕的清秀小脸上满是痛苦之色。不一会儿,他那原本已是僵直的身体也开始慢慢扭动起来,挣扎着似乎是想要苏醒过来。这

  • 异世之纵在线阅读初降人世

    刚刚还晴空万里,转眼天空就布满乌云,时不时几条虬结的闪电掠过,仿佛张开口要吃人的猛兽,让人心情压抑逼仄,路上的行人恨不得飞回到家里,好躲过这场突如其来的风云骤变。曾经的碧落森林,现在成了一片荒野的湖中心的一小块陆地上,一个身着粉红色衣裙的女子却趴在一颗已经干枯的大树的树根上,似是睡着了,呼啸的风吹断

  • 梦里春秋:二少爷的梦之有人在看着她!

    夜里,晚风习习,带来暖春稍微有些闷热的气息。琉璃宫灯在檐角下散发出幽幽的光,圆月高挂,殿外那棵桃树的枝桠在晚风的吹拂下轻轻摇曳,宜春宫一片静谧安宁。辛宁收拾妥当之后,静静地坐在窗边等待。不一会儿,宜春宫门外响起了脚步声。素梧进来通报:”夫人,皇上派宫人来接了。“辛宁拂衣起身,素梧伸手扶着她走了出去。

  • 苍樨的手纪之总票房11亿!【5更,万更求收藏!】

    (又是五更万字,求收藏、求打赏、求鲜花和评价票,各种求,明天继续努力!)首周过后,国庆假期也进入尾声,各大影片的票房都有所下跌,就算是《叶问》也不例外。相对来说,《叶问》的票房,上映到现在都是最稳定的,场均人数最高。只是受制于排片量,票房比不上那些大投资的电影。国庆过后,《叶问》依旧能保持场均80多

  • 帝道春秋在线阅读第5节

    第五章客厅灯光明亮。文郁穿了件T恤,本来他穿的是高领毛衣,不过这里暖气太足,一会就热的一头汗,直接换了件干净的T恤。他怀里抱了盘跳棋,见到沙发上坐着看电视的赵政,笑嘻嘻道:“赵叔叔,咱俩来一盘吧。”赵政目光移到文郁脸上,见到灿烂的笑容,便点头答应。跳棋是最简单的玻璃珠那种,国际跳棋文郁可不会玩。他将

  • 小说反派:我有亿万主角光环未若游春

    听过了清心道士的自述之后,归灿便觉得此人可为己用,但是自己什么都没有,归灿也不愿意看他为了帮助自己而丢掉自己的性命,当然了,清心道士也不会同意。归灿思来想去自己复仇的真正难处在于自己无法接近这个位于帝国中心的皇帝,想要把皇帝引诱出来也并不那么容易,但是哪怕再难也要坚持的走下去,自己去造谣让皇帝走出皇

  • 我的青春十八岁,兵荒马乱在线阅读第6章

    (咳咳!各位盆友真不好意思啊!今天早上电脑出现问题了。重新做了个系统好在昨天晚上弄好了定时发送,不过全部格式化了!呜呜!!!要一点一点打了!!啊啊啊!!岂可修!有花的捧个花场,有票的捧个票场,没有的就捧个人场!评论很重要哦!)“爸爸~妈妈~小羽~我回来啦!”一声活力满满的声音横冲直撞的闯进了项少羽的

  • 那年错失了彼此在线阅读第1节

    透过昏暗的路灯,何黎看着裤腿上的泥土,明知是做无用功,还是用力地跺了跺脚,企图将腿上的污泥甩掉。何黎现在心中满是懊悔,为什么要单独行动,还有这英国的天气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是和煦暖风,下一刻就狂风暴雨。想她从来做事都是那么周全,就一次出门没看天气预报,就被淋成落汤鸡。何黎从小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从小

  • 男神,追与被追那个更好?金风玉露

    这是郑蘅第一次以出差的名义来到这座城市,但并不是她与这个地方的初次相逢。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里,她经常飞到这个温暖的南方城市。特别是在每年冬天的时候,北方早已进入寒冬腊月,这里依旧秋光晏晏。当北方的世界都被大雪冰封,凛冽的寒风拍打着窗户玻璃,呼呼作响。她一个人躲在遥远的南方,穿着一件薄薄的贴身长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