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恋爱双排[电竞]君心似我心

作者:二恰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了,他们到了邻省。这是一个小村子,冬日天色暗得早,只有些麻亮了,卫朝开着车灯,只能看到坑洼窄小的石子公路,沿路有很多人家。现在正是做晚饭的时候,瓦片房窗户不大,却能看到屋子里的暖黄色灯光,和窗上炉子伸出的管子里的炊烟,在冷冷的冬日薄雾里显得那么有人情温暖,闻道看着,很羡慕这些人拥有普通的天伦之乐。

卫朝最终却轻车熟路地将车开向村子最边上的一幢小洋楼,停在院子边上的车棚里。车内灯光不够亮,却还是能让他看清闻道红肿的眼睛。

“阿闻......”卫朝开口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他猜想闻道是不是想起了以前,因为他父母出车祸那天闻道爸爸问过他:“闻闻,爸爸挂电话了,你别生气好不好?”

卫朝伸出手轻轻摩挲他的眼尾,闻道转过头来,眼里是脆弱,是依赖。卫朝又抚过他的眼皮,卧蚕,最后握住他的手,才开口哄:“我们下车了。”

闻道点点头,穿好衣开门下车,卫朝拔了钥匙也下了车。冷风灌入身体,卫朝绕过去拉起闻道的手,闻道没有反抗,跟着卫朝拿钥匙开了门走进去。

灯一打开,房间的样子呈现出来。这是一个复式房,基本色是白色,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及木质扶手刷的漆是比木头颜色稍深的黄色。楼顶吊灯式样不繁复不夸张,这房子不大,往下看,客厅的沙发占了不少的位置,后面有个开放式的厨房和吃饭的餐桌。落地窗边有放着冬天不败的绿植和一架钢琴,左边柱子后面是卫生间。

闻道还没打量完,卫朝已经给他拿了拖鞋,他换了鞋子,卫朝又拉着他走到沙发边,还没坐下,门铃就响了。卫朝放开闻道去开门,然后一个中年女人提着两盒饭盒跟着他走进来,脸色不是很好。

“噔!”中年女人把保温饭盒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显然是用了些力气的。

三人都不说话,就这么站着,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咳,”卫朝摸摸鼻子,“王阿姨,要不您先坐?”

“不坐!”声音听起来很有气势。

“那,给您倒杯水?”卫朝又问。

“不喝!”说完还剜了旁边的闻道一眼。

卫朝顿时不乐意了,一把拉着还在觉得莫名其妙的闻道往他身后塞,“谢谢王阿姨,您做饭辛苦了,大冬天的,快回去休息吧,我明天早上再来看你们,拜拜。”

王阿姨看着卫朝的动作似乎更生气了,转身就走。

嘭的一声,门被关上,卫朝才呼口气,他怕王阿姨在闻道面前说些什么难听的话。只是委屈了门,被砸得似乎有些大声啊。

“来,坐。”卫朝先坐下,把饭盒打开摆在桌面上。一盒蒸红薯,一盒红辣椒炒腊肉,一盒麻婆豆腐,一盒羊肉汤,两盒米饭。卫朝心想,也就是看着凶,饭还是好好做了,刀子嘴豆腐心倒真是王阿姨。

闻道盘腿坐到地上毯子上,等着他摆好,卫朝看他又乖巧又期待的样子,只觉得什么好的都想拿给他,而实际上,他只能给他一双筷子和一个勺子。

闻道接过来,夹了一筷子豆腐,味道不错,又夹了一筷子腊肉,也很好,有烟熏的香味,口感不咸不老,心中对这位王阿姨印象好了几分。卫朝去厨房拿两个碗回来,也学他坐到地上,把羊肉汤分了递一碗给闻道,发现看他吃东西比自己吃更有滋味。闻道也不点穿他,自己慢慢吃,夜里那么安静,两人盘腿并坐着吃饭也不说话,却谁都不觉得尴尬。

吃完饭后闻道自觉收拾东西去洗碗,卫朝也不拦他,任他去。

厨房里虽然整洁干净,但一看就是没怎么用过的。闻道在柜子里找到洗洁精,放了热水开始冲洗,动作迅速娴熟。

而卫朝把电视机打开放综艺节目,坐到沙发上,转过身去,趴在沙发靠背上看着闻道忙碌的背影,心里又满足又温暖。

这是他心里一直向往的场景。把闻道带到他为他们设计的家里,客厅里放着电视,闻道在那一刻只把心放在菜米油盐上,而他只把心放在闻道上。

闻道洗完碗擦干净手转过身来,看到卫朝傻呆呆的脑袋,不自觉笑出声来,眼睛弯弯,里面似有星辰大海。卫朝一愣,有些心动,而后轻咳一声掩饰窘迫,对闻道招手:“过来坐会儿。”

“刚刚那个阿姨是小时候认识的吗?”闻道坐下后问。

“十五岁的时候,我暑假来这玩的时候认识的。”卫朝看着电视里的节目说。

“看得出来她对你很好,就算她刚刚态度很凶,但从她眼里看得出来她对你很关心。”

“嗯,那时候替他们做了好多农活呢。”卫朝笑着说。

闻道不问了,他知道卫朝不愿意多说,回答句句是应付。

“我以为你会先问解决公司的事。”卫朝却开始问。

“这么相信我啊?”卫朝侧过头来看着闻道邪笑。

“嗯。”闻道看着电视里的综艺节目,语气平淡,似乎是对节目着迷然后敷衍地回答。

卫朝却愣了,他张开嘴又闭上,最终低着头笑了。闻道不说话,耳根却开始红。

卫朝开心够了,才开始说正事:“你们公司的叛徒就在这儿。”卫朝看闻道惊讶地看向他,满意地接着讲,“早上我在家里听王阿姨和我妈打电话,说村子里来了个年轻人,还带着生病的母亲,跑到山上庙里去了。后来在去路听的路上接到助理电话说你们公司出事,我觉得不对,就让手下的人过来看,果然是他。”

这话有漏洞,闻道却假装不知道,只问:“所以现在你的人在守着他?”

“嗯,你别担心,我们明天就去抓这个打坏你们文盛一锅汤的内奸。”卫朝假装很严肃。

“啧啧,我们公司内奸只抓这一个怕是不够,对吧,卫总?”闻道看他一眼。

卫朝假装听不懂,望着天花板,又听闻道说:“在文盛,卫总可以拿到一手资料吧。我们公司出事,内奸的事只有我们内部人知道,卫总怎么能听到一个年轻人带着母亲进了村,就联想到我们公司的事甚至第一时间派人手过来呢?”闻道声音阴阳怪气,原本他不准备拆穿他,可他知道内奸已经抓到心里放松,又看他一本正经瞎编的样子想逗逗他。卫朝越听越心虚,本来他安排眼线这事大家心照不宣,但今天突然被这样摊出来,他只能厚脸皮准备蒙混过关:“嘿嘿,这不是我聪明不凡吗?”

闻道阴测测看着他不说话。

“咳,”卫朝心狠狠一横,“那不是担心你嘛,这么大个公司那么多人,怕你顾不过来,就想着帮帮你。”

闻道一愣,他没想到是这样,他了解卫朝,从小到大,只要自己问他事情他露出这样真实的表情,那他一定不是在说谎。他之前和卫朝暗示过这件事,卫朝插科打诨说是想知道他在公司有没有爱上别人,有没有想他,何况他有集团2%的股份,而真实的权力他一点没向闻道要,所以他安排人在内部虽然闻道不喜欢却也没说什么。他知道,卫朝对他感兴趣,想让他和他在一起。但是他不知道,那是不是认真的,他是不是对很多人都是那样?卫朝表现得太纨绔,太浪,他看不到他的真心,他输不起。他父母车祸后那么沉重的担子就落在了他的肩上,如果他相信了卫朝,后者玩够了,不要他了呢?他十五岁就没有了父母,没有了家庭,没有了温暖,十八岁当上董事长,前后那么多年里,别人不会知道有多难。商场上明枪暗箭,他从不向别人喊苦,他咬着牙,他只有父母留下的产业,那是他们拼了命留给他的,他不能拿他们的命给糟蹋了。他在冰原上蹒跚行走,已经够冷了,够难了,不能再掉进冰窟窿了。

可是现在,卫朝说,他只是想帮他。怕他太苦,一个人撑不住。

卫朝看他不说话以为他不相信,又想,以自己在他心中的为人和形象固然不可能是为了帮他,于是又自作聪明地加一句:“帮了你我不是也可以得利吗,喏,就那个文达。”

闻道接话:“你现在就要吗?还是像那些股份一样,我拿着,你什么时候想取再拿走。”

“我......”卫朝终于觉得闻道有些不太对劲,他不敢随意开口,他不知道闻道想要什么样的回答。

“回答我。”闻道执拗地看着他。

“嗯。”卫朝应声。

“嗯?”闻道一时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对,像那些股份一样,你替我先收着。”

其实闻道在卫朝犹豫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因为卫朝他犹豫,那就说明他没有想过自己要文达做什么,那他就不是处心积虑地想要得到文达。如果卫朝不是一开始就很坚定地要文达,那文达可能是他的借口,一个帮助他的借口。是啊,五年了,当初他许诺的2%的股份卫朝却从没要过,甚至没用他的股份威胁过他一丝半点。他快疯了,是吗?会是这样吗?卫朝,是这样吗?闻道心跳如鼓,无法再找其他佐证,只能凭着自己现在满腔快要决堤的激动与爱意去寻对方。

“你喜欢我吗?”闻道颤抖着问,声音那么小心翼翼那么害怕。他*上了文盛,附上了父母的心血,再给百分自尊,千分懦弱,万分真心。

卫朝可能下一秒就会窒息死亡,闻道问出话后他就不敢再呼吸,怕这一切都是假象,一口气呼出就能给吹散。

“喜欢。”卫朝捏着拳头,红着眼眶,不敢再拖,怕梦太短,经不起等待与折磨。我不忍心梦里你如此害怕,不能容忍梦里我还怯懦,还犹豫,还不能和你互说一句真心话。

闻道看着他,感觉幸福从八年前翻山越岭而来,我们一起玩的玩具,我们一起依恋的胡同,我们一起睡的床,我们一起趴过的窗,见证你的真心的那2%的股份,让我能不顾一切想问你的文达,都在一瞬间全都冲到脑海里翻滚。我们一同经历了那么多,我不想让你离开,不想让你属于别人,不想你今天给我那么多温柔他日也给他人使。

“你这是要打我吗?”闻道望着他,微微地笑。

“嗯?”卫朝突然惊醒,才发现自己侧身对着他,拳头在两边握得十分紧,眼睛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满是血丝,自己这样像是蓄势待发下一秒就要冲上去揍人。他赶紧松开手,有些慌乱,眼睛却不敢眨眼地看着闻道,像是怕他下一秒就要消失不见。

闻道笑意加深,之前红肿的眼睛已经好了很多,他倾身过去,静静看着卫朝的眼睛。卫朝像是傻了,一动不敢动,闻道笑得更开心,他好多年没看到这样的卫朝了。没有处变不惊,不能游刃有余,他现在微微低着头一直望着自己,像是想要糖的孩子一样。

闻道说:“双手向两边张开抬平。”

卫朝先是茫然,后来才慢慢把双手抬起来。

只是还没抬平,闻道双手就迫不及待地从他腋下伸过去抱住了他,然后把脸埋在他胸口上,闷声闷气地说:“我也是。”

卫朝反射弧今天晚上太扯后腿了,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明白:我告白了?!闻道貌似已经答应了?!他也喜欢我?!脑袋里欢呼喝彩的烟花炸了一轮又一轮,好像根本停不下来啊。他低头看向闻道,只能看到他头顶的旋。他想起今天闻道的软话,“我只有你了”,还有他问他是不是信任自己,他答“嗯”。心里爱意实在压不住,他吻了吻他的头发,然后声音沙哑地问:“有多喜欢我?”

“一点,”闻道抬起头来,瘪瘪嘴,“一点点,还是看在你喜欢我的面子上我才喜欢你的,毕竟我们那么多年的情谊,我不喜欢你的话你实在太可怜。”

卫朝失笑:“那好吧,我多喜欢你一点,把你剩下的都补足给你,就可以满了。”

闻道嫌弃道:“我说,你们村子通网了吗?那么老的梗还想拿出来骗人。”

“不管,能表达我的心就行。”卫朝紧了紧怀抱,心里眼里全都只有这个人。

闻道嘴角上扬,靠在他怀里,一分一秒都不想分开。

而这边的庙中,张航还在忧心忡忡,妈妈生病日渐严重,而自己却不能带她去医院。一旦暴露他下半生就完了,应康当时给过他承诺,只要给了他那些文件和公司信息,他就会负责全部的医疗费用,以后还会保障他的工作。可是后来医院来催交钱,他去找应康时那人已经不再见他。他手下的人带他来这里让他躲好,说是风波过后再接他出去,在那之后就联系不上了。看着床上的老人咳嗽那么严重,他准备明天再去找应康,让他继续给母亲治病,自己躲着。却不知寺庙外有人在盯着他……

闻道和卫朝分别在楼下楼上洗漱完,送闻道进了卧室,看着闻道上了床,卫朝还不准备走。对方换上了睡衣,刚吹的头发没怎么干,又蓬松又亮,手感一定很好,脸有些红,一双眼睛又亮又好看。卫朝移不动脚步,闻道靠在床头,往被子缩一缩,无辜望着他问:“你还不走啊?”

卫朝想,我那么喜欢你,你又这么好看,还走什么走!但表面上不敢这么凶,“我怕明天早上一觉醒来你不认账了。”

“放心吧,我没你那么浪,认还是认的。”闻道手往外扇,催促他快走。

卫朝突然蹿进被子里,闻道吓了一跳往外边挪挪,但没出声。卫朝本想拉他进怀里,看他脸红,又怕再进一步他会恼羞成怒,只好拉好被子自己盖好,略郁闷,然后慢慢开口:

“我才不浪,我那么好,你冤枉我了。”

闻道双手抓住被子,露出一双眼睛说:“你还不浪,你都对我暗送秋波了,还和……”靠,怎么把这事忘了!

闻道猛然坐起来,吓得卫朝一抖,听闻道开口问:“江声跟你怎么回事?什么关系?”声音有些大,像是在掩盖什么情绪。

卫朝茫然,坐起来问:“什么什么关系?”

“你别蒙我,卫朝,真的,你别蒙我。”闻道语气软下来。

卫朝拉过他的手握住,看着他委屈又害怕的样子都要心疼死了。“他是阳儿的高中同学,高中时替阳儿挨了一棍,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卫阳,卫朝他弟弟。

“所以你才对他那么好吗?”闻道回味半天咂摸出些自责,误会了他,赶紧用拇指顺顺他的手背哄哄他。

“我是感谢他,他也不容易,追个人到现在都没追上,不像我,嘿嘿,”卫朝说到这儿傻笑两下,“但是不值得同情,嘴巴又毒又无赖。”

说完卫朝回想起中午闻道哭了那么久,原来竟是为了这样的一个误会吗?卫朝心里惊雷滚滚天人交战后,漫出五分诧异三分幸福还有两分心疼,“所以你今天以为我和他……”

“没有!”闻道急急出声打断,想起今天出的糗,脸到脖子红成一片,耳垂更是像要滴血。

卫朝不忍再逗他,把他拉过来,拥进怀里,然后笑着认认真真哄:“好,但你要知道,我只有你。”

过了好一会儿,闻道推开他,钻进被子,嘴里还咕哝:“我才不信。”但我很开心。

卫朝笑着,然后伸手关灯,隔着被子抱住他。又过了一会儿,闻道伸出手,把卫朝罩进被子,然后自己钻进他怀里,心里又雀跃又满足。他想起一句诗这样讲:只愿君心似我心,卫朝,谢谢你没有负我相思意,他笑着想,不一会儿就呼吸绵长清浅。一夜都是梦,梦里都是卫朝。而卫朝,卫朝在黑夜里看着他,守着他,拥着他,爱着他,一晚上没舍得睡。

我在梦里梦着你,你在梦外看着我。我们的十二月,是我们心里的四月天。

延伸阅读

格扬净水器加盟  http://www.airlinkans.com/6cot.shtml
碧泉公司响应国际资本投资中国热潮,适时抓住中国大陆经济高速增长的难逢机遇,2006年

日康加盟  http://www.airlinkans.com/peab.shtml
日康吸奶器主营母婴用品、婴幼儿用品、宝宝哺乳、宝宝洗护、妈咪护理等。贝亲、日康、喜多

星光达珠宝加盟  http://www.airlinkans.com/6cz6.shtml
深圳市星光达珠宝首饰实业有限公司创立于1997年,公司秉承“诚信、敬业、和谐、创新”

美莲葆加盟  http://www.airlinkans.com/yclj.shtml
美莲葆化妆品坐落于广州市白云区中心区域,是一家集产品研发、生产、品牌策划与市场营销管

远航空气净化加盟  http://www.airlinkans.com/e8o.shtml
如今的人们都提倡低碳经济,绿色环保生活。节能环保等绿色产品已成为我国亟待发展和推广的

睿多丽女装加盟  http://www.airlinkans.com/xofz.shtml
睿多丽女装是一个集研发、生产、营销于一体的实力外贸服装企业。公司经营稳进,持续创新,

维新房地产物业管理软件加盟  http://www.airlinkans.com/ggim.shtml
成都维新房地产售楼软件、物业管理软件、物业收费软件、写字楼商铺租赁软件、摇号软件、汽

右一锅火锅加盟  http://www.airlinkans.com/bwtx.shtml
湖北省武汉市右一锅火锅美食以其共同的菜品主打商品、绿色安康的一次性动物油锅底、时髦典

雯莉珠宝加盟  http://www.airlinkans.com/g5p1.shtml
北京世纪雯莉珠宝有限公司始建于本世纪之初,经过多年的经营,雯莉品牌在品种、款式、时尚

顺丰加盟  http://www.airlinkans.com/xd56.shtml
顺丰少售是冷冻带鱼、礼品带鱼、黄花鱼、螃蟹、带鱼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世捉妖师第8章在线阅读

    大夫果然如乐正沉所说,很快就到了。然而大夫是被一路抓着过来的。大夫年纪大,当时正在坐诊,被忽从天降的侍女琴商一把抓住,一路提溜着飞奔过来,他的气都还没喘平,又被推去给人看病。大夫觉得自己没被吓死就算不错了。再看看旁边虎视眈眈的两位修士,只是一介凡人的大夫更是坐立难安。心中忐忑地给这幼女看病,沉浸在望

  •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初见

    旁边偷懒的店小二目睹了全程,待七爷走远了,才悄声和掌柜的嘀咕:“掌柜的,刚才那是谁家的姑娘啊?怎么七爷瞧着像是……”掌柜的一巴掌拍在小二头上,带了些警醒的意味:“你别打听这有的没的,好奇心呐,害死人,还不快上菜去。”小二捂着脑袋,连连应声,“诶诶好。”宁芷柔走远了,才敢小幅度地回头瞄一眼,见人已经走

  • 专治作死[未来]之劝退三姬

    荣阳公主事件后,姜月一直盼着后续,却没成想一个月后,西梁王先有了反应。这不,西梁王一次性赏了公子三个姬妾,环肥燕瘦各有风姿。这西梁王定是明了荣阳的心思,欲使她断了念头,这才走了这一步乱棋。除却公主那次,姜月再没见过其他女子出入竹苑,便是整个半月居也没半个女主人,姜月心中有些疑虑,公子怕是个冷淡的。而

  • 己所欲而不能者之第九章(9)

    七、自那两个月以后,朱邪瑜竟然通过老李向我提亲了。老李把这个事情告诉我的时候,我真的是吃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虽然老李对我也原有几分意思,可他更是个生意人,如果能够通过我跟财大势大的圣听司攀上姻亲关系,这笔生意怎么来算,都是十分划算的。我斩钉截铁的一口拒绝,老李一向也知道我的脾气,并没有苦口婆心的劝

  • 网游之满级新手在线阅读姐妹

    第二日柳舒青起床的时候,眼底是乌压压的青黑一片。她觉得口干舌燥,嗓子眼直发甜,很明显是一晚上都没睡好。前思后想,她觉得自己是被左腹给吓的。不知道为什么,重生了之后她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整夜噩梦。本来以为自己会被前世的阴影缠身,但意外的并没有。因为在重生回来的第一个晚上,她压根就没怎么睡。她已经没什么

  • 机灵封神在线阅读第6章

    “那你说说,我听听。我未必能办成,办不成的,你也求不来。”刘勋从未被人求过什么正经事。南昭谁不知道他只是摄政王可有可无的儿子,无非占了嫡长、空有富贵,不过等将来继承爵位也轮不到他这种不学无术之辈。他有的也只是一些酒肉朋友,吃喝玩乐拼酒赏美人一起消磨时光,正经事肯定不找他的门路,白瞎。“初想求大公子府

  • 妖精的尾巴之跑不掉来到丹塔

    一晃五天时间过去。这几天,武天白天没事做就生活区到处乱逛,出门春儿伺候着自己,可能是之前昏迷吓到了自家姐姐,随行前后十几个护卫围绕着,清一色武王境修为,其中还有一个武宗境界强者。四天下来,生活区又多了不少关于武天的流言蜚语,比如武少爷今天又逛了哪家青楼,又调戏了谁家的小娘子,对于这些,武天都不在乎,

  • 影视世界漫游指南之第五章

    等到金吾长老一张脸被揍得爹妈来估计都认不出后,沈悦灵才不急不徐站起,揉了揉酸疼的拳头,“行了,今天就先这样吧。”说完,手腕一转,玄冥虎符便收了回来。金吾长老刚吐出一口血,闻言身子忍不住猛地抖了一下。今……今天……今天就……就先这样???难不成明天还想举着玄冥虎符再来揍他一顿?最最重要的是,这种只是用

  • 灵异故事陈列员[无限流]在线阅读第二节

    长生躲在海底,看着两只海兽各种挣扎舔舐伤口,他清秀俊朗的脸庞上,腮颊充气一般,向两侧鼓起,然后收缩,他口中吐出一串水泡,接着,长生就这样一张一合,九短三长的方式呼吸。这是他逃亡的那几个月,无意间学到的一种道家呼吸吐纳之法,过去这种吐纳之法在网上一找一大片,但是自从十年前那场变故后,这些网络上的功法就

  • 召唤无罪在线阅读第五章

    “那!我可先说好了不许喊疼!”箐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虚心的撇了贾道一眼,强作镇定的她不知道师傅在这药瓶里加了什么料,但肯定是没副作用的。当然除了疼以外,将药粉倒在白色丝巾上一点一点的抹在贾道脸上,此时箐箐内心很复杂,有种恶趣味的小小期待,又生怕将贾道弄疼了。粉红色的药粉很快就涂抹了贾道所有烧伤的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