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玄幻都市之反派之宴会

作者:呆萌的阿紫 来源:飞卢小说网

对于戚琰薛梓沐了解得并不多,毕竟除了曾经差点被老天爷乱点鸳鸯谱之外,两个人之间再没有任何交集。不过戚琰作为受到众多关注的知名人士,上辈子倒是闹过一些沸沸扬扬的八卦,也传到了死宅一个的薛梓沐耳朵里。

这个八卦说来还挺辛酸,薛梓沐看到网上的报道都忍不住唏嘘了一下。八卦的内容不是别的,正是戚琰被结婚两年的配偶戴了绿帽子。

上辈子薛梓沐坚决没嫁给戚琰,后来戚家就选中了曲家的曲斐,之后两人顺利结婚。曲斐是个艺人,借着戚家的势力很快从三线演员变成了知名一线。而两年下来因为没见曲斐身上有过什么伤,被媒体问起时曲斐也没表现出两人有什么不和,戚家也一直对曲家多有提携,于是慢慢地关于戚琰有虐待癖的传言就少了许多。

然而好景不长,两年后两人突然离婚,戚家也毫不客气地甩开了曲家,外界顿时纷纷猜测是不是曲斐一直忍辱负重,如今终于不堪忍受才会离婚。

或许是被这些几乎一面倒地向着他的舆论蛊惑,曲斐居然半遮半掩地对媒体表示戚琰虽然并没有虐待癖,但有性功能障碍,而且对他非常不尊重,他实在难以忍受,所以才选择了离婚。

曲斐的言论一出所有吃瓜看戏的群众顿时哗然。虽然关于戚琰性冷淡又有虐待癖的传言不少,但多是些不入流的八卦小报和网络狗仔传的,正规的媒体绝不会用这种捕风捉影的消息得罪戚家。但如今有了曲斐真身爆料,消息来源一下子真实起来,顿时各路媒体都来凑了把热闹。

这股热潮让曲斐的关注度一下子上升了许多,但他还没来得及高兴,戚家就把他从云端打落了下来。

戚家直接对外公布了曲斐出轨的相关证据,以及戚家带曲家参与项目,结果曲家暗地里拿回扣挖墙脚等等事实,并表示之前考虑到曲斐的事业并不打算公开这些,只当两人和平分手离婚,然而曲斐却对戚琰和戚家进行歪曲造谣。既然如此,他们也不用再留情面,将会依法起诉曲斐和曲家。

这场反转可谓是让民众看了一场大戏,被津津乐道了许久,连薛梓沐这样几乎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知写小说的死宅都知道了来龙去脉。

不过八卦的人民群众经过讨论,一致得出的结论除了曲斐作死以外,还有戚琰八成真的是性冷淡这点。

虐待癖什么的既然曲斐都否认了,显然是假的,至于曲斐说的性功能障碍这点,除了意外受伤成了太监,这个时候的医学基本上就没有治不好的性功能障碍症了。戚家那么有钱,戚琰有性功能障碍的可能性不大,相对而言,心理问题造成的性冷淡更有可能。听说戚琰有很严重的洁癖和强迫症,从不跟人有肢体接触,估计这就是他性冷淡的原因了。

八卦群众分析得十分到位,而戚琰之后的表现也佐证了这一点——直到薛梓沐重生前,他仍旧保持着单身,并且有就这么继续下去的势头。

薛梓沐这辈子选择和戚琰结婚,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既然戚琰是个性冷淡,那他跟对方结婚之后也就只是顶了个戚夫人的名头,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问题。按照戚家挑人的随意性来看,戚琰本身应该对对方也没有任何感情要求,而只是在完成长辈要求的任务。如此看来,薛梓沐嫁给戚琰的话,正好可以各取所需。薛梓沐需要借此摆脱薛家,而戚琰要借此安抚长辈,其他的方面他们则都不要求,完全可以相安无事。而且薛梓沐保证自己不会出轨,毕竟他现在完全没有心思去谈恋爱。

不过自己毕竟算是别有用心地去接受戚琰的伴侣这个位置的,薛梓沐心里多少还是对对方有些许愧疚。只是戚琰看起来什么都不缺,也不知道他能从哪里弥补一二。

薛梓沐任由化妆师在脸上动作,闭着眼睛想着自己的事。

*

“我做了这么多年造型师了,薛少爷真是我见过底子最好的!那些明星小鲜肉比起来也差得远。薛太太您看满意吗?”脸上的淡妆打好后,一切收工,造型师一边打量着薛梓沐,一边满意地说道。

姚玥听到造型师对薛梓沐的夸赞,脸上的笑容微淡,但看着薛梓沐睁开眼站起身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呼吸一窒,只能赞同对方,“梓沐确实长得漂亮。”

造型师听到姚玥有些不咸不淡的语气,因为创作出了满意作品的欣喜顿时一收,心知这位“薛少爷”并不受姚玥待见,心中略微惋惜,表面上却什么话都不说了。

薛励虽然狠毒,但外表还算上乘,不然当初也不能以一个北漂穷小子的状态勾走了小有资产的姚家闺秀的芳心。而薛梓沐的母亲舒晴则是典型的江南美人,柳眉杏眼、琼鼻樱唇,一颦一笑温婉又潋滟。

薛梓沐可以说是继承了双方的优点,五官无一不精致优美,几乎找不到半分瑕疵。他的容貌更像舒晴,但又比舒晴凌厉些许,眼睛则是跟薛励一样的凤眼,但比起薛励要大而明亮得多。

虽然用在男人身上并不适宜,但要形容薛梓沐的脸,却是只有“艳丽”一词最为恰当。

薛梓沐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心想上辈子他会被戚家挑中多半就是因为这张脸,而那个曲斐是当艺人的,长相虽然比不上薛梓沐,但也算不错。

不知道挑人的是不是戚琰本人,如果是的话,那看来这位还是个颜控。

薛梓沐有些随意地想着,另一边姚玥已经送走了造型师,准备带薛梓沐赴宴。

他们在门口恰好遇到了刚逛街回来的薛琳,薛琳看到薛梓沐跟之前低着头、刘海遮了小半张脸、一身土里土气的T恤牛仔裤时截然不同的模样,直接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你是……那个土包子?!”

薛梓沐没有回答,撇开眼并不看她。薛琳这次却没发火,因为仍旧处在极端的震撼里。

“好了,琳琳,别愣着。”姚玥心知女儿最是看重容貌,这下心里肯定要不舒服,但也没办法,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带梓沐出门了,你跟你爸爸和弟弟好好吃晚饭。”

直到薛梓沐和姚玥上了车绝尘而去,薛琳还站在门口。但当她从薛梓沐的惊人变化中回过神后,却是忍不住咬牙:“明明有一半的基因是一样的,凭什么他比我好看!”

*

薛琳的愤愤薛梓沐并不知道,姚玥正在利用车上的一点时间告诉他宴会上的规矩。

上辈子薛梓沐听得很认真,这次他却是看着窗外飞驰的风景,直接左耳进右耳出了。姚玥说的话,如非必要他是不想听的。反正这次他只要按照上辈子的来,基本就没什么问题了。

到了宴会的地方,薛梓沐跟着姚玥进了场。上辈子他第一次接触这样光鲜靡丽的上流社会生活时,整个人都有些战战兢兢,跟着姚玥不敢随意走动一步。姚玥本身也没什么带他认识人的想法,除了和关系尚可的几位主动打了招呼,其余时间姚玥就让薛梓沐一直呆在一个还算显眼的位置混时间。

哪怕戚琰有虐待癖的传闻,但面对戚家的鼎盛,区区一个族内后辈的幸福完全不值一提,想要竞争“戚夫人”这个位置的人很多。相比起来,薛梓沐可以说没什么优势。薛家在京市本来就只能算是才冒头的三流豪门,薛梓沐又是刚刚接回来的前妻的孩子,身份可以说低得不能再低。真要说优势,大概也只有薛梓沐的一张脸了。

所以姚玥也懒得费心多做其他,只让薛梓沐呆在显眼的位置把那张脸露出来就是了。

这次也一样,薛梓沐被姚玥带着,接受了几个世家贵妇意味不明的打量之后,就挑了一个位置坐下来休息,看着宴会上其他人觥筹交错地应酬。

只不过上辈子薛梓沐不好意思打量别人,坐得像个听课的小学生一样目不斜视,这次却再没有那种谨小慎微的心态了。他端着对自己来说纯粹是用来做装饰的红酒,不着痕迹地把视线扫过整个会场。

衣香鬓影、美酒夜光,薛梓沐看着在场的人们言笑奕奕,心里忍不住想里面有多少的口蜜腹剑、勾心斗角,就像姚玥现在对他一样。

“梓沐你晚上没吃饭,阿姨去帮你拿点吃的垫垫。”姚玥温和地对他说着,起身离开。

想到上辈子姚玥骂他“野种”时的语气可谓痛恨至极,现在却能为了一点未来不确定的利益委屈自己对着厌恶的人这样故作姿态,薛梓沐不由绽开了一抹讽刺的笑容。

*

二楼的走廊上,恰好捕捉到这一抹笑容的男人原本不耐烦地轻叩着栏杆的动作顿时停住了。

“哎,阿琰,你看那个怎么样?”旁边的青年指着另一个方向,用手肘撞了撞他,示意他去看,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青年疑惑地转过头,这才看到发小正盯着一个位置,眼神莫测,但总觉得有几分凶狠的意味。

他顺着对方的视线望过去,一眼就看到了一个漂亮得几乎不似真人的少年。微垂的眉眼风情潋滟,勾起的唇角动人心魄,让人忍不住就屏住呼吸,把除了对方那张精致面容之外的东西忍不住都抛到脑后。

青年过了一会儿才“啧啧”赞叹着回神,见男人仍旧不错眼地看着对方,忍不住揶揄地笑起来,眉飞色舞道:“怎么,这就看上啦?”

男人视线不动,片刻后语气低沉地应了一声:“嗯。”

延伸阅读

贾氏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dltc.shtml
贾氏实业及进出口公司,在蒙古国拥有大型畜牧公司,及拥有大量肉类进口配额,主要经营活马

善怡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yikm.shtml
善怡沉香护肤系列核心成分源自非凡原材——沉香。善怡出众溯源植物钻石,将沉香之珍稀精华

鸡排上尉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73e.shtml
鸡排上尉作为来趣国际餐饮集团旗下的明星品牌,自品牌成立之初,核心运营团队便秉承来趣“

会株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xdof.shtml
会株化妆品萃取生于海拔3000米的天然玉竹浆汁、蜗牛提取液、红石榴精华、天然宝石矿物

木林森照明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6bm6.shtml
木林森照明隶属于木林森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于1997年。是一家国内领先的LED封装及L

缤艳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dlri.shtml
缤艳床上用品总部位于长三角地区,我公司成立于2008年,主营蚕丝被、枕芯、四件套、凉

嘉茨化工原料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acdv.shtml
上海嘉茨化工原料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化工原料贸易的企业,主要经营:水处理化工原料系列、

非主流制造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6zk1.shtml
关于我们“非主流”是一个代表年青时尚、前卫另类的含义。非主流的产品是通过全面的品牌战

艺之南饰品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b7s6.shtml
艺之南饰品加盟_公司简介云南,古人用“彩云南现”来遥指这片神秘的云岭高原。“一山不同

三夫户外用品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bjkj.shtml
创立于1997年的三夫户外发展至今已有10多年历史。10多年前的三夫仅仅是北京大学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使君子在线阅读第十节

    虽然只是月考,但学校方面也是相当的重视,上午考语数两门,下午考英语,剩下的物理化学明天上午考,下午考生物,考完就回家,不用上晚自室。相对而言,比较轻松。当然,那只是对学霸,而对于学渣来说都不一样。“叶小胖,你紧不紧张?”马上就要考试了,原本并排在一起的单人课桌也分开了,这是为考试做准备,陆小舞莫名有

  • 笔来在线阅读第一节

    夏炎渐热,酷暑将至。“给我滚!你被学校开除了,收拾你的书包,立即给我滚。”津南市市一中教学楼走道上,班主任王忠指着张牧野鼻子厉声咆哮。张牧野紧紧捏住拳头,眉宇间充斥着愤怒与悲伤:“你有什么权力开除我?”王忠抹了把脑袋上的秃顶,接着怒吼:“凭我是你班主任,凭你逃课早恋,凭你打架斗殴不学好,我就有权开除

  • (圣斗士同人)八角韶华在线阅读永安客栈

    齐少君外套一件英雄氅(chang三声),里面穿着窄身子窄袖口的青袍,左边佩戴着青虹宝剑,走在向东的路上。这也是他师叔的意思,当年他们的船和苏义父子的船兵分两路,他们这一路向西逃,苏义父子一路,向东逃。所以了尘猜测,苏义父子很可能就在东边的某个地方隐藏着,于是他就让齐少君一路向东走,这样遇见苏义父子的

  • [三国]银枪伴落军祭酒第9章在线阅读

    次日,清晨,风乍起。“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响亮的笑声惊醒了还在熟睡的载阳和傲雪。“什么声音?怎么突然刮起大风来了?”载阳醒来后一头雾水。“载阳,你抬头看后面。”傲雪目瞪口呆,用一只手拍了拍一旁的载阳。载阳转过头去,只见一个长着六只脚四只翅膀、形状如圆鼓鼓的口袋、浑身红如火焰、没有眼耳口鼻、体型和大象

  • 末世之大冰河时代在线阅读第8章

    随着陈森回过神来,周围围着的剧组人员也哗的一声骚动起来,有盯着猛看的,有猜测来人身份的,也有没看到往里头挤得,他们迅速在宁湛檬正面、陈森背面围了一个巨大的扇形。宁湛檬弯了弯眼角,回握陈森那只手:“陈导您好,我叫宁湛檬。冒昧打扰,目前……暂且没有经纪人。”美人一笑,更是晃花了眼。别说一米内直接受到冲击

  • 急案特攻之龙骑士之殇(3)

    随着系统的话语,一阵武学感悟传入清羽的脑海,不过十分浅显。“系统,这是怎么回事?传承还带武学感悟的吗?还有,一星卡还带二星物品的吗?”清羽问道。“宿主成功得到传承,将得到人物对所学武功的感悟。星级评定以人物战斗力为准,与所学武功评级、携带物品品级无关。”这倒是一件好事,系统中反派无数,随着以后击败的

  • 恰逢在线阅读第8节

    男人低头伸出手指,捡起那滚落在地的铅球,当他握着那颗被沾了尘土的铅球抬头后,一双凤眼锐利地看向了球场内。“云……云雀前辈。”刚被教训了一番的沢田纲吉看见那飘起的黑色校服和袖子带着印有风纪二字袖标的云雀恭!的条件反射地一抖。看到他们一群人站在一起,云雀恭弥表情冰冷一步步走向那群人。被“群聚,咬杀!”这

  • 陷入万人迷热潮后难言之隐

    午餐特别丰盛,蒜蓉粉丝扇贝和芝士烤大虾就有几大盘,饮料有当着大家面儿鲜榨的蓝莓汁。舒狐是第一次参加这种集体聚餐,想着在尽量不出洋相的前提下饱餐一顿就行。因为班上大家都比较穷,即使一人50块的餐费也有不少人不愿意。所以高中两年了,一直没聚过餐。因为运气好碰见大家人都ting友好,感觉融入进去一点都不费

  • 三界杀在线阅读第7章

    晚上八点二十三分。吃完饭洗漱过后,钟航便回到自己房间温习功课。做完手上最后一道数学题,钟航关闭网页,并退出学校官方学习网。“终于可以休息了。”伸了个懒腰,钟航拿起桌上水杯喝了口水,随后放下水杯,在端脑投影屏幕桌面上点开一个加了锁的文件,显示输入密码,密码是老爸老妈的结婚纪念日,输入密码,文件打开了。

  • 通天塔下日与月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一章别看高曌上班时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沾上“猎奇”、“探险”,她那精神头一来,简直就是势不可挡!她步履矫健地走在前面,我虽然已经拿到散打“青虎”四段的证书,但毕竟还是女孩子,遇到这等“诡异”事件,还是很心惊胆战的,我紧随其后,拿书的手全湿了,真不知道高曌这家伙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心中暗恨她的多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