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璀之荧星决胜负二小游市集

作者:肖玺一璐 来源:纵横中文网

聂星晖看着前面不远处走着的钟灵,她走的倒是左顾右盼,那没点儿正形。

走了一会儿却见钟灵停了下来。

聂星晖略有戒备,他与钟灵三步之遥,钟灵停下来,他当即也停了下来,却见钟灵回头一双清澈眼眸印出他的模样:“投壶的彩头,还算数吗?”

聂星晖一顿,颔首:“算数。”

只见钟灵一拍手,半点儿不高兴的样子也无:“那太好了,我们走吧。”

聂星晖心道,方才在后面看她兴致阑珊居然还以为他不让她拉手她便难受了呢,果真是错觉罢了。

拉手罢了,拉与不拉不是无所谓的吗?

收敛神思,聂星晖跟上,两人回到书房外头那院子,东西自然是都还在的,先头聂星晖投的自然也不算数了。

两人重新开始,这次是钟灵先投的。

聂星晖看她架势很足,当知之前她说自己投壶挺厉害的也不是说说而已,果然,三次都投进过来,聂星晖看她将那三支箭□□又递给他,他捏了那三支箭便开始投。

只听耳边钟灵又确认一句:“先前说的彩头,可还算数?”

莫非还怕他赖账不成?

聂星晖眉目一拧:“我既然答应,当然算数。”顿了顿:“你答应的,也当算数才是。”

钟灵:“……”

略一回头,却见钟灵眨巴两下眼睛,表情上似乎并不多欢喜。

聂星晖不过一眼,紧接着便集中手中那箭来。

投壶这**当真是在家闲来无事的时候打发时间又能锻炼专注力的好物,聂星晖的父亲忠正伯本人便相当喜欢投壶,且是个高手。

聂星晖曾听父亲说过,练习投壶不止考验体力耐力还有专注力与观察力,要将手中的箭准确的投入到那个窄小的壶口中,并不容易。

他练习过,专注的练习过,眼下眼中又那个壶口,手中力气用多少胸有成竹,箭脱手而去,一声轻响,轻松**壶口,半分摇晃都没有。

没有一丝犹豫,他已经拿起来第二支。

第二支依然轻松入了壶口。

聂星晖顺手便拿起来第三支,动作之快,熟练非常,他顺手便要投出去,心中想,双方都是三支箭都投进,这丫头怕不是又有什么新鲜花样想出来?

眼角随意一撇,却见钟灵死死盯着他手上的箭,眸中似有紧张。

聂星晖手上一顿,但去势已定,箭飞出去,却因为飞出去前的稍作停顿有了偏差。

箭头戳在花瓶上,发出‘叮’的一声响。

与此同时,聂星晖还未来得及暗自觉得自己大意,旁边钟灵突然跳了起来:“我赢了,我赢了!哈哈,我赢了你了,你明天得陪我出去玩儿,不,你以后都得陪着我一起玩儿了。”

“……”聂星晖懊恼不已:“这次……”

钟灵打断他的话脆生生道:“难道你输了就要耍赖吗?”

聂星晖:“……”

他闭眼,良久睁开,泄气似的:“我既答应,自当算数。”

钟灵笑魇如花。

她是真的开心,整天心情都好的不得了,到了晚上,连饭都比平日吃得多,看的慧茹啧啧称奇:“灵儿今日遇上什么好事了,这样开心?可以与娘说说嘛?”

钟灵自然是半点儿隐晦的意思都没有:“聂小哥哥答应与我明日出去玩儿了。”

慧茹这会儿倒是有些能体会张燕云那心路历程了:“真的?”

钟灵小下巴一抬,略得意道:“他以后都跟我一起玩儿了。”

慧茹看她那小骄傲的模样没忍住,伸手刮了刮钟灵的鼻梁:“瞧你欢喜的,这么喜欢跟聂昀一道玩耍吗?他倒没说你是个小麻烦精?”

“才没有。”钟灵道:“我就是喜欢跟他一道玩耍。”

慧茹本也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女儿答了,还答的这么理所当然,她好奇问:“为什么?为什么喜欢跟聂昀一道玩耍?”

女儿年纪小小,她自然不会往情情爱爱这方面去想,但这俩孩子毕竟定了亲,看他们感情好自然是好事,可这会儿的感情好又不是那种感情。

既然不是那种感情,按说小孩子那交朋友的兴致应该不会保持很久,可看着钟灵分明就很喜欢聂昀的模样,莫非女儿开窍这么早?

不,那不能吧?这也太早了。

这么一想,慧茹突然有些危机感,这危机感一冒出心头,她方才那点儿好奇就全数转为紧张了,自己问了问题,眼巴巴瞅着女儿就指着她回答。

钟灵却是半点儿没感觉到自家娘亲那紧张的心绪,她回答的坦然又朴素。

“那当然是因为小哥哥长的好看啊。”

慧茹:“……”

良久,慧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敢置信的问:“就,因为这个?”

不敢置信女儿小小年纪就是这么肤浅的看脸的人!这都是像谁?

钟灵看着亲娘的表情细细思考了一番,结果得出结论:“不然呢?”

她觉得自己表现的很明显啊,头一回见到聂家小哥哥的时候她就觉得他长的好看了,那白嫩嫩的小脸,那朱砂痣,真的好看呐,她没有见过比聂小哥哥好看的小孩儿了,只看着她就想拉着他玩儿遍自己喜欢玩儿的所有东西了。

啊,聂小哥哥长的真好看。

就是……

钟灵心头默默加一句,就是,好像,脾气不太好哦。

与此同时,张燕云与自家儿子也在饭桌上吃饭,聂星晖与平日差不多的用饭,吃完之后母子俩一同漱口,张燕云喜欢在吃完饭之后喝口甜汤,这是多年习惯,聂星晖则不吃甜食,就在吃完还没有下桌的时候,聂星晖悠悠道:“明日我与钟灵出去游玩,还望母亲挑几个得力小厮跟上,免得遇上……”

“噗。”

聂星晖只见自家亲娘一口甜汤突然喷出,电光火石间,他飞快的跳下凳子,闪身到旁边,完成了一系列动作,然后面露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家母亲。

张燕云惊魂未定的把手边甜汤放开,放的远点儿,看样子是不打算喝了,用帕子擦了擦嘴:“抱歉,娘失态了,不过娘刚才真没听错?你要与小灵儿上街游玩?”

聂星晖颔首:“是。”

张燕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这两天自家儿子这态度弄的神经粗了,居然还能问出一句:“为什么呀?”

聂星晖默默半晌。

张燕云倒从他这默默中品出点儿什么,联想之前墙角偷听那对话,她突然眼睛睁大,更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家儿子:“你投壶输给小灵儿了?”

聂星晖:“……”

被亲娘这么指出来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张燕云却满眼更加不可思议了:“我要给你爹写信。”

聂星晖不解的看着亲娘。

显然是亲娘思维太过跳跃,他有些跟不上了。

张燕云手舞足蹈:“天呐,我要给你爹写信,不过短短几日,我家儿子居然会为了讨好姑娘故意输掉投壶了!天呐!”

聂星晖听的蹙眉:“我没有故意输。”

“胡说!”张燕云眯眼睛一口笃定语气:“你那投壶技术我还不知道?你这性子向来都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得做好,你爹当时教你投壶本意也是让你多点儿兴趣爱好,没想到你硬生生将这**变成了折磨人的训练,你当初练投壶的时候那眼儿多小你都能投进去,那花瓶口子多大,这么大口子你能投不进去?骗谁呢?”

聂星晖辩驳:“我没……”

“没什么?”张燕云打断他戏谑问:“没放水?一点儿没有?”

聂星晖不知怎么想到当时看完钟灵那手一顿的场景,一时居然也没有辩驳了。

张燕云看他这样更加证实心中猜测,她更是激动,一拍手:“我说什么来着!”

聂星晖辩驳不过,自暴自弃:“您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左右他怎么解释她也不会听的。

鸡鸣三声天大亮,不多时聚福园门口多了一辆马车,里头丫鬟小厮来来回回,不一会儿,大门口便站了几个人,正是慧茹母女以及张燕云母子。

慧茹早交代完了女儿,张燕云自然也交代完了儿子,如今丫鬟小厮都带了,一般来说也不太会有什么意外,两人这是送他们出门去的。

看两小只爬上马车,再从车帘里头冒出手来挥挥,之后便只能看到马车悠悠往闹市的方向驶去了。

钟灵坐在马车里看着外头往后的景色饶有兴致,看见个花儿都记得回头指给聂星晖看:“这花长的好漂亮。”

聂星晖随意看一眼:“那是曦晨花,只在早上开,再过一刻就会闭合,看不到花蕊了。”

钟灵本就兴致勃勃,如今更是好奇凑到聂星晖跟前:“为什么会这样?”

聂星晖又往后退了退,本有意喊钟灵坐好,但是下一刻,钟灵自己就缩回去坐好了,一脸很乖的模样。

聂星晖不知怎么想起之前书房里那回,他就这么往后她还极力往前凑,那会儿可没有收敛的意思,后来还使劲作弄挠他腰,这会儿规规矩矩,是因为答应了他,以后再也不碰他了是吗?

钟灵还很好奇的看着聂星晖,见他沉思不由问:“怎么了?你也不知道吗?”

聂星晖看着钟灵道:“我知道。”可是:“我不想讲。”

钟灵这兴趣都被吊起来了,可聂星晖突然这么说一句,这不是明摆着耍人吗?

钟灵脾气就上来了,已经用惯的招式瞬间用起来,她爪子都抬起来了。

聂星晖看到她手抬起来本能往后一缩,可就在下一刻,钟灵那手又放下了,只见她嘟嘟嘴:“算了,你不想讲就不讲吧。”

聂星晖:“……?”

延伸阅读

红豆家纺加盟  http://www.franmoledo.com/6sjq.shtml
红豆家纺隶属于红豆集团十大子公司之一——无锡长江实业有限公司,是红豆集团旗下的一个下

知音干洗加盟  http://www.franmoledo.com/ryq.shtml
知音干洗是上海知音干洗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知音干洗连锁经营品牌店铺,经营项目以洗

爱唯康朵比琦加盟  http://www.franmoledo.com/ym0u.shtml
爱唯康朵比琦牛初乳是中国辽宁省的一个重要沿海港口城市,省内第二大城市,也是东北亚重要

今年轮木业加盟  http://www.franmoledo.com/s55r.shtml
今年轮木业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青岛金年轮木业有限公司坐落于风景秀丽的青岛市高科技工业园

凯斯锐加盟  http://www.franmoledo.com/gmdt.shtml
德州凯斯锐科技有限公司,位于素有九达天衢之称的人文城市德州。是一家从事板材、管材切割

儿童音乐枕加盟  http://www.franmoledo.com/a2ix.shtml
广州贝扬思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家纺类产品研发及销售的公司。贝扬思坚持以品质至上、用

祥鹏户外用品加盟  http://www.franmoledo.com/u0tz.shtml
祥鹏户外用品简介宁波市镇海翔鹏旅游休闲用品有限公司是国内专业的气垫制造专家。本公司品

宇晧加盟  http://www.franmoledo.com/ni5m.shtml
宇晧防油贴纸是苍南县宇晧工艺品厂经销商品,总部是一家工艺品、礼品及印刷品制造商,集设

依采妍加盟  http://www.franmoledo.com/dvgv.shtml
依采妍服饰拥有大量的服装人才,包括服装设计师、企业形象策划师、服装纸板师、服装打版技

甲古时代卫浴加盟  http://www.franmoledo.com/5cu.shtml
甲古·时代卫浴——汉玛克集团全资子品牌。公司2008年成立,经过6年的发展,现以在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元外传在线阅读第五章

    远远的,华雄瞅到孙坚在江东士卒的护卫下不断向关门处靠近,顿时心头一急,连忙舞刀朝孙坚杀去。准备断后的韩当见到这一幕,立即拧刀拦截向华雄。华雄眉光一冷,虎翼长刀泛着冷光割空而飞,后发先至杀到韩当面前。韩当急忙拧刀回挡,只听‘铛!’的一声暴响,巨力侵袭,韩当面容刹地扭曲,双臂立时发麻。见韩当落入下风,华

  • 最牛系统之都市全能学生螳螂捕蝉谁为雀

    千如墨点了点头,旋即对云一道:“时候不早了,明早还得赶路,该歇息了,不过,这血腥味如此之重,云一,你若是能把那边三具尸体弄走,我就给你减掉一颗鸡蛋的惩罚。”云一眼前一亮,风风火火地起身想办法去了。水寒烟瞥了忙着抛尸的云一,眼珠转了转,问千如墨:“千公子,那个赶车的,咳……云一为何对吃鸡蛋如此惧怕?”

  • 我是猴子的老大哥在线阅读第1节

    这个故事发生在人鬼共生的年代里,原本属于阴界的魑魅魍魉,潜藏在人类的恐慌中伺机而动,阳界的秩序岌岌可危。幸而世间有一群懂得观星测位,画符念咒,还可以跨越阴阳两界甚至支配灵体的异能者,他们各尽所能为了维护阴阳两界的平衡*上性命战斗,于是世人将他们尊称为——阴阳师。“食梦貘…”剧烈的颠簸感让月咏夜一因失

  • 皇家小医女第十章在线阅读

    吵闹声,好像有好多人在说话,好吵。陈惜皱了皱眉,想要睁开眼。“予观夫巴陵胜状......”旁边突然有个人声情并茂地朗读。陈惜听得清清楚楚,震惊到呼吸急促。她一撑手臂,抬头,愣在了原地。周围都是穿着蓝白工装校服的学生,有些埋头大声读书,有些听到她的动静有些奇怪地看她,控诉她打扰到他们背书了。这是……她

  • 青火之痕狗蛋

    近日天气好,生产队过了农忙的日子,总算是清闲下来,时而见院里几个邻里晚饭时端着大海碗稀粥,啃着红薯,围拢闲聊,而他们最近的话题正是这云峰生产队的林家。林家老奶生了四个儿子,隔三差五邻里就听到林家那院里传来轰动的吵架声。这四家儿子,除了四房远在西川务工,其余三家势同水火。这老大今年夏季收稻谷时正好腿折

  • [综]候补女神的转正路姨娘

    “霁月,霁月,你附耳过来,我有事交代你去秘密的办。”霁月有点想笑,自家小姐每次都这么一本正经地让自己‘秘密’去买小吃,买话本,买街上的小玩意儿。强忍着笑,霁月一本正经地附耳过去。静姝悄悄道:“你去我妆奁里拿一百两银子,想办法收买一下二门附近扫地的小丫鬟,若是孙姨娘去了前院就叫他们来报个信。霁月听得一

  • 第99次离婚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九章风雨欲来树欲静而风不止。。。。。幽谷中,夕阳惬意铺洒,将其中花草树木的轮廓映在地上,显得有点慵懒,有点温暖。小溪旁的优雅竹楼静默矗立。忽然,一阵如银铃般的欢笑却是从竹楼中悠然传出。。“呵呵,小夕你快讲讲,你后来是怎么逃出来的。。”少女略显稚嫩的声音中渗出些许撒娇的意味,虽然只是些许,却足以让任

  • 男神总是好感负在线阅读有仇必报

    “给我把他抓起来!”宋涛大喝一声,然后一个箭步朝着张墨冲了过去,临到张墨身前突然一顿,身体一旋就是一记强横的鞭腿,带起瑟瑟风声!然而这一次张墨连手都没有动,宋涛的鞭腿就生生停在了离张墨三拳外。宋涛只感觉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了自己的腿,踢不过去也抽不出来。而这时候,他又觉得身体一轻,整个人都漂浮到了空中

  • 无限恐怖在线阅读第8节

    那是冬季一个清冷的下午,夕阳西下,落日熔金。白凌雪早早来到学校,手里攥着那个小玉老鼠。她想找机会把它交给谢岳龙。那天,也许是天意,就那么机缘巧合,她刚走进学校大门,就看见他迎面走来,不由地一阵紧张,心跳加速。谢岳龙看到白凌雪,笑吟吟地问道:“小白,今天来这么早?”她尴尬地笑了笑:“谢老师,你下班了?

  • 奈何卿卿在线阅读第5章

    晋级场上:江南话音落下冲了出去,晋级场中,变身都是缩小化的。对面的白衣人见江南攻击过来的时候,身上光芒一闪,显然也是变身了。只不过,并不能看到她的样子,这一点儿……让江南很是好奇。“喝!”江南一声轻喝,举起拳头朝着对面的奥特战士攻击过去。对面的白衣人显然没有想到江南的攻击如此迅速,不过,她并不着急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