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网约车司机闯天界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客串的音符 来源:17K小说网

“驾,驾!”罗青坐在车檐,挥舞着马鞭,马车在街上奔驰。“让开,让开!”几个孩童在街上打打闹闹,相互追逐。眼看奔驰的骏马就要撞上近在咫尺的女孩,罗青抽出软剑瞬间缠住女孩的腰,运气将她带起,在马车的另一边放下。

一个多时辰之后,二人来到宫门前。守门的侍卫将马车拦住:“车上所坐是何人?”寒彻掀开车帘,亮出一块御赐令牌。“原来是晋王殿下,请。”守门侍卫退至一旁,放行。

行至殿外,罗青一拉马缰,马车停住。寒彻掀开车帘,跳下马车。“你在外侯着,本王去见皇上。”“是,王爷。”

寒彻径自走向御书房,“晋王殿下,您可是为钥公子来见皇上?难道晋王殿下是想反毁不成?”“温公公言重了”,寒彻淡笑:“本王的确为他而来,却不是反毁,而是本王却有要事求见皇上,求公公代为通传。”“呵呵,杂家开个玩笑罢了,晋王无需介怀。奴才这就去通报皇上,请晋王殿下稍侯。”

温公公走进御书房,跪下道:“秉皇上,晋王殿下有要事求见。”“他有何要事?”“回皇上,可能与那位钥公子有关。”“他?宣!”“宣晋王殿下晋见!”寒彻缓步走向御书房,下跪行礼:“臣弟参见皇上。”“免礼,赐坐。”侍卫搬来一把椅子摆在皇帝的下守。

寒彻坐下,皇帝摒退左右,道:“不知七皇弟突然见朕有何要事?”寒彻突然跪下道:“臣弟请皇兄放了白玥钥。”“你想反毁?”皇帝已是勃然大怒。“不是,臣弟并非想要反毁,而是臣弟有不得已的苦衷。臣弟偶然听父王提起,才知阿玥身患恶疾,每当恶疾发作时,定会恶臭难闻,怕是皇兄难以忍受。”

“当真如此?”皇帝听完已是半信半疑。寒彻点头,真诚的道:“的确如此。倘若皇兄不信,可随臣弟一探究竟。如果臣弟有半句谎言,臣弟任凭皇兄处置;倘若臣弟所言非虚,还请皇兄放过阿玥。敢问皇兄,阿玥如今身在何处?”“承欢宫,随朕来。”

“皇上移驾承欢宫!”寒风起身,率先走向承欢宫,温公公紧随其后。寒彻跟在他们身后,微低着头,将心事藏在眼底。

来到承欢宫,“阿玥,阿玥?”等了半晌,寒风见无人应声,轻轻推开门,只见一人倒在橱柜旁。“阿玥!”寒彻快走几步来到他身边,跪坐在地上半抱起他,抚开他的乱发,却发现他的背后已被血染红。他用力撕开他的衣服,白皙的背上布满触目惊心的伤痕,不难想像出那个人当初对他是有多么的残忍。

“阿玥。”他将他搂进怀中轻唤。他艰难的睁开双眼,绵软的靠在他的怀里,像个孩子般抽噎着道:“彻哥哥,疼。”他的声音竟微弱得连贴到他唇边都听不见。寒彻仿佛听懂了他的话般,指尖在他的伤处轻轻的揉。

“娘,娘。”他面露痛苦,泪水竟再次不争气的流下。“阿玥,不哭。”他的指尖轻柔的划过他的泪,吻着他已发黑腐烂的容颜。“呕!”寒风已忍不住俯身在一边干呕。

“皇兄,你也看见了,放过他吧!”寒风再次打量了一番那个容颜已发黑腐烂、全身散发着恶臭的如鬼魅般丑陋的男子,回想着几个时辰之前还如珍宝般抱在怀中的男子,心中就一阵恶寒。“快带他走,朕不想再见到他。”“是,皇兄,臣弟尊旨。”

寒彻抱起他,将披风盖在他瘦弱的身上。他凝视着怀中的人儿,柔声道:“阿玥,我带你回家。”他经过寒风,转头带着怨恨的道:“皇兄,谢谢你当年对阿玥的残忍。”他没有等寒风的回答,头也不回的走出大殿,却没有发现寒风脸上的错愕和自责。

“王爷,钥公子他怎会伤得如此严重?是用刑了么?”寒彻抱着他上车,道:“快些回王府,剩下的事边走边向你解释。”“是,王爷。”罗青坐上车辕,他一拉缰绳,马车缓缓驶出宫门,在街道上飞驰。

“王爷,钥公子的伤真是皇上用的刑么?可为什么属下看那伤口像是旧患?差不多有七八年了吧。”“是也不是”,寒彻心疼的抚摸白玥钥的伤口,解释:“这些鞭伤并非今日所伤,乃是他多年被皇兄折磨所留下的鞭伤。还有他所中之毒亦是当年皇兄御赐的毒酒。”

一个时辰之后,马车在王府门前停下。寒彻抱着他跃下马车,径自走向梅院。梅院外,十二个人仍然横七竖八的躺着。他在他的外衣中找出一个小瓷瓶,在其中一人的鼻前晃了晃,那人睁开眼,醒了过来。寒彻将药抛给他,运气跃入梅院。

院中,寒冷依旧,只是雪竟有些融化。他俯身抓起一把雪,捏开白玥钥的唇,把雪塞进他的嘴里。雪入口即化,一股暖流瞬间流入他的脏腹。只是一瞬,白玥钥的容颜由黑变白,恶臭也随之散去。寒彻又抓起一把撒在他的伤口上,雪化成水,顺着他的背流下。伤口还是和之前一样,鲜血淋漓。

寒彻抱他上楼,走进他的内室,将他置于床上。“彻哥哥不要走,阿玥疼,阿玥疼。彻哥哥要走了吗?阿玥病了,抱抱阿玥好不好?”“好。”寒彻轻柔的抱起他,搂他入怀。

院外,十二暗卫面面相覷,皆不知道昨晚究竟发生了何事?自己明明是在钥公子房中,才过一夜,自己怎么会倒在院外?“老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不知道,想必那钥公子绝非寻常人,否则绝不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开门!”“老王爷?”暗卫统领打开门,老王爷道:“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不可再提。倘若以后谁胆敢再提一字半句,立刻逐出王府。”“是,老王爷。”“嗯。”老王爷不再言语,走进梅院,上了阁楼。

他走向白玥钥的内室,他蜷缩着腿,孤独的侧躺在床上,背上的伤口鲜血淋漓,看起来触目惊心。“钥儿。”他轻抚他绝美的脸庞,他的额头如开水般滚烫,发起了高烧。

“彻儿,彻儿?”寒彻端着一碗粥踏上旋转的楼梯,走进内室,将粥放在桌上。“父王?”“你是怎样照顾他的?就这样放任他不管?你可知他在发烧?”“孩儿知道,孩儿没有放任他不管。孩儿只是在熬粥,可他的伤是旧伤,就算用雪也治不好。”

“他的伤并非普通的伤,需要你身上的精气才能缓慢恢复。就算他的伤口愈合,只要他的精神还未恢复,你都不可离开他身边半步。”“孩儿知道,在他未恢复之前,孩儿不会离开他半步。”“嗯。”老王爷再次抚摸白玥钥的伤口,才叹了一口气,离开。

寒彻扶起他,把粥一勺一勺的喂他喝。他喝不进,粥顺着他的嘴角滴在床上。“阿玥,阿玥……”“彻哥哥,阿玥冷,阿玥冷。”

寒彻脱下衣服,躺在床上,抱着白玥钥,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

次日,白玥钥仍未转醒,伤势和身体也仍未好转。

半个月后,白玥钥渐渐转醒,他缓缓睁开双眼。“醒了?”“彻?我,我怎会在……梅院?”他努力撑起自己的身体,却连动一下都显无力。寒彻揽腰抱起他,指尖抚过他白皙光滑的背,伤口愈合了,高烧也退了。“阿玥,你好些了吗?”他枕在他的肩上,想抬手抚摸他的脸,可是就连这样简单的动作,他都做不到。

他握着他的手,牵着它向上,抚摸自己的脸。“好些了吗?”“嗯”,他的手无力的垂下,为了不让他担心,白玥钥勉强的笑了笑,道:“彻,我好多了,今晚不用陪我,我撑的住。”“嗯,晚点我来陪你。”他低头吻了吻他的唇,扶他躺下。“好好休息。”

寒彻走后,白玥钥孤独的躺在床上,却始终无法入睡。直到他真正入睡,却不断被恶梦惊醒。

他梦见了娘,梦见了当年的情景,泪水止不住的滑落。“娘,娘……”他恨他,他恨他夺走自己的娘亲,再也没有人在他难过的时候会摸摸他的头,再也没有人会笑着唤他玥儿。他更恨他自己,恨自己连报仇都无能为力。

他梦见了他,梦见他如何强迫自己、如何羞辱自己、如何折磨自己。他应该更恨他,却抛弃身份、抛弃尊严、甚至为他失去生命,如此卑微的爱他,换来的却是他的残忍与无情,何其凄凉!

晚上,用完晚膳,寒彻没有去梅院,他走向东暖阁。“王爷,奴家……奴家终于等到您的宠幸了。”寒彻坐在她旁边,搂住她不盈一握的扬柳细腰。她顺势靠在他的怀里,火热的红唇献上火辣的热吻。“怎么?如此想念本王?”“不要”,若红欲迎还拒,如青葱般的玉手抚向他的薄唇。

他抓住她的玉手,粗暴的撕扯她的衣服,侵略性的啃咬她的红唇。“王爷,轻点,轻点……”

梅院,白玥钥哭着再度睡去,绝丽的脸上挂着未干的泪滴。梦中,一个模糊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来到他的床前,他脱下他单薄的衣服,指尖轻抚他白皙光滑的背。他的身体轻颤,不自觉的向他靠近。他仿佛故意在捉弄他一般,长长的指甲顺着白玥钥背上浅淡的伤痕抓去。

他的指甲越陷越深,仿佛要剥开皮肉,直接掐入骨头,一条一条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啊……”白玥钥痛得**,想要逃离,身上却没有一点力气。

他似乎还不曾尽兴,吊起白玥钥修长纤细的双腿,在他满是针眼的腿上再度插满密密麻麻的小针。“啊……”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人已陷入昏迷。

那人似乎还没有玩够,他像一个灵体般进入白玥钥的体内,玩弄着他的心脏。“啊……”白玥钥在剧痛中醒来,心脏的疼痛迫使他吐出一大口血,再次剧烈的咳。他终于像玩够了似的钻出白玥钥的体内,没有温度的身体靠向他,双手在他的身上上下游移。他轻轻吹了一口气,拍拍手,才满意的离开。

东暖阁中,看着若红睡熟,寒彻下床并披上衣服,头也不回的离开东暖阁,一直向梅院走去。

梅院,“彻哥哥,阿玥疼,阿玥疼,你怎么还不来抱抱阿玥?阿玥病了,你不要阿玥了吗?咳咳,咳咳……”他像个孩子一般无助的哭喊。

暗卫统领打开门,寒彻走进阁楼,沿着旋转的楼梯上到二楼,走进他的内室。他坐在他床边,揽腰抱起他,他背上的伤口竟再次裂开,每一条都深可见骨。“彻哥哥,阿……阿玥病……病了,你……还要……阿……阿玥么?”“要,要阿玥。”他搂他入怀,吻着他,吻着他的发,吻着他的伤痕。“阿玥真……真的好……好……”他再也撑不住,倒在他的怀里,昏了过去。

十天之后,老王爷从宫中带回一个消息:两个月后,皇帝选秀。而同样的,王爷还从宫中带回一个人,此人正是当年复活白玥钥的神秘大师。

延伸阅读

欧巴梦石锅拌饭加盟  http://www.gripitstrips.com/shxd.shtml
说到韩式美食,人们就不得不想到充满特色的石锅拌饭,相传,石锅拌饭有着美好的爱情含义,

贝贝怡加盟  http://www.gripitstrips.com/nhma.shtml
以妈妈呵护宝宝的共同心理出发,在面料选择,设计技术和品质等方面细致考究,简约明快的设

两只眼睛防护中心加盟  http://www.gripitstrips.com/bqbu.shtml
两只眼睛视力防护中心项目,是近年来视力保护行业非常火的品牌连锁加盟项目,它主要针对青

本善化妆品加盟  http://www.gripitstrips.com/g59r.shtml
本善化妆品位于江苏省南部,美丽富饶的长江三角洲中心地带,北携长江,南衔太湖,与上海、

厨滋味水晶焖锅加盟  http://www.gripitstrips.com/67na.shtml
厨滋味水晶焖锅是隶属于武汉厨滋味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厨滋味水晶焖锅是

皇朝珠宝加盟  http://www.gripitstrips.com/b79f.shtml
皇朝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皇朝国际珠宝于2002年在中国香港成立,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

香蕉说酒店无人售货机加盟  http://www.gripitstrips.com/6lpb.shtml
香蕉说是深圳市启点数字科技旗下新零售品牌,通过“无人售货”、“共享充电”、“酒店超市

华燃护肤品加盟  http://www.gripitstrips.com/apu5.shtml
华燃护肤品主营公仔、玩偶、娃娃、日用品,经工商部门批准注册,南昌华燃工贸发展有限责任

闻一我家酸菜鱼加盟  http://www.gripitstrips.com/b9ha.shtml
闻一我家酸菜鱼是酸菜鱼行业知名的连锁品牌,它成立于2015年,为消费者提供的酸菜鱼等

朗盾美加盟  http://www.gripitstrips.com/g7la.shtml
朗盾美肤品瑞士MF3产品配方研发商于富有挑战性生物医学领域具备长远的卓越传统。Lab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男频后宫文里修bug的日子在线阅读第5章

    在伦敦街头随意地拦下一辆车,蕾拉一弯腰坐了进去。她并没有绝大多数有钱人出门必备座驾的高调习惯。如果出租车便利,她也不会特意让私人司机跟着——那反而更浪费时间。“贝克街,221B.”坐上车,蕾拉报出地名,随后掏出手机。刚打开,讨论群里一大堆信息跳了出来。白面无常:今天去了个位面,见到一堆乱七八糟的虫子

  • 虾虾好久不见在线阅读第9章

    东方浩寒看着渐渐平静下来的娜美,就又坐了下来,喝着美酒,看着前方激烈的战斗。“阿龙!”路飞身上尽管已经伤痕累累了,可是还是依然坚持着与阿龙战斗着,直到阿龙战败,不然他是不会放弃的。“可恶的人类,我要杀了!”阿龙愤怒的看着东方浩寒,又重新拿起了那把残缺不堪的武器,冲了过去“路飞,你一定要加油啊!”娜美

  • 唱天下白在线阅读第1章

    “相亲又失败了?”湛蓝的海水中,相对的二人均是人身鱼尾。南海鲛人王后的长相与焦七有八分相似,足可见二人的关系。只不过焦七的个头太矮,鲛人中雌性要比雄性矮,而今年已然二十岁的雄性鲛人焦七抻直了鱼尾才到王后的眉毛。焦七看着对面的人,偷偷的挥动着鱼尾,身子稍稍上浮。他手里拿着个小册子,那小册子也不知是什么

  • 影帝的白月光姐姐再见

    吃饭的时候,彼此都很安静,肖赞更是一人微微垂着头,一勺一勺慢慢地吃鸡蛋羹。他近来胃口不大好,这鸡蛋羹确实合他的胃口。王奕博时不时抬头地看他,眼前的人容颜精致,一双极好看的眼睛藏在金丝眼镜之后,像是一抹温柔隔了一层淡淡的疏离。两人不急不缓地吃着,偶尔才搭上一两句话。午饭结束,肖赞还有工作要做,起身道了

  • 破空者之时空之戒第10章在线阅读

    在饭桌上规规矩矩吃完饭,童阿狸起身,突然,童晴缘也跟着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她直勾勾地望着童阿狸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轻声试探性地喊她:“阿狸。”又要演什么?童阿狸陡然顿住步子,淡静地朝童晴缘望过去。对上童晴缘温润的眸子,她不禁在心底叹了口气,童晴缘的笑永远是恰到好处的雅贵柔弱,一抬手一举足也是规规矩矩,

  • 偷情书后我成了预言家在线阅读第七节

    韩驹接下来又过了几天,发现不单情况没有减缓,反而局面越来越混乱。随着寻宝**影响力的发酵,接触这**的群体越来越多。**端口已经‘下架’,但早前流出的端口却不在少数。加之泉城内适合挖宝的地点,就那么几个,以至黄河沿线的挖宝者越聚越多。大家初时还相对克制、保持着距离各自挖各自的,但局面最终还是被打破。

  • 穿越之我是林黛玉之千万源术

    凝真阁内,整个二层天井式的书架,放满了各式书籍,密密麻麻的书目看得叶重眼花缭乱。叶时行停下脚步,神色郑重的说道:“叶家所有的源术都在这里了,但是你不能随便乱碰,老夫之所以随你进来,是要告诫你,就算是最低阶的源术,都内涵灵纹气息,没有觉醒本源的人碰触,将立刻受到反噬,轻则伤筋动骨,重则残废终身。”叶重

  • 玄尊临界在线阅读第九节

    先前听顾雁蓝的心声,施晓拼凑不出顾雁蓝前世跟陆堂完整的经历,现在结合了陆堂的心声,施晓才有了更加全面的了解。简单来说,就是前世陆堂对顾雁蓝一眼钟情,从此为了顾雁蓝浪子回头,再也不看其他女人一眼。后来顾雁蓝和陆堂大学一毕业就顺利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但他们的婚后生活似乎不太顺利。陆堂关于这方面的心声几乎都

  • 穿从墓王开始之追求

    一个灯火昏暗屋子里,一主一仆不知在密谋什么,身穿华丽的男人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似条毒蛇盯上了猎物。另一间房屋里。“主子,这是这段时间二皇子做过的事情。”暗影恭敬地将手里的资料献给面前这个让他又敬又怕的男人。一双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缓缓接过。“呵,我这弟弟不安分很啊。”轩辕朗冷笑一声。“也是,他要安

  • 普光第9章在线阅读

    两人收拾了东西,已经准备好了离开。张阳找了一个箱子,将蚁后背在了背上。两人在黄晨的安排下,通过一个防空洞离开了这里。两人来到了黄晨事先准备好的一处根据地。虽然黄营长知道设立根据地的方式是非常不妥的,但是,他必须有后手,如果因为他,大量愿意支持他的人,并且有潜力让这个世界恢复到原来的法治社会的人才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