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只想做个好演员第六章

作者:娱乐向往家 来源:飞卢小说网

06.

我养大的猪:【为什么不是你来找我?】

梁怀洲看见这条消息,咬着烟的唇角微不可察的上扬,打字回复宋知欢。

对话框里的字眼才输入了三分之二:【真是猪,走两步怎么了?行,我来】

剩下的“找你”两字,只打了个首字母“Z”。

梁怀洲就听见耳边响起娇滴滴的女声:“怀洲哥——”

梁怀洲揣起手机,指节夹着烟,火星咋现。他吸口,吐出白雾,眼皮懒懒的掀起,看一眼面前的人:“有事儿?”

“真巧,没想到能在这遇见你。”

陈知晴低垂着头,偷偷用余光瞄眼梁怀洲。

少年靠着白墙,单膝站立,灯影笼在他线条分明的脸上,眉峰凌厉,黑眸狭长,眸底夹着几分戾气。

他手指间夹着烟,烟雾袅娜飘起,嘴角捎着漫不经心的弧度。

纵使衣着狼狈,也掩不住眉宇掩藏的桀骜。

陈知晴心猛跳了下,小心问道:“怀洲哥,你怎么弄成这样了?”

梁怀洲将半支烟摁灭,眼角余光扫过陈知晴,语调漫不经心,带点讥诮:“和你有关?”

“我……”

陈知晴脸上笑容僵住,手指揉着手里的购物袋绳子,咬着唇,不知所措。

“晴晴,你来吸烟区做什么?”

六楼吸烟区与洗手间毗邻,陈知晴原是和几个朋友一起来欧凯斯,她看见梁怀洲进了吸烟区,忍不住借口去洗手间跟了过来。

她久没回去,和她一起来的那几个女生也等得不耐烦,干脆就过来找人,哪想看见陈知晴和个长得好看到极点的男生在一起。

留着短发的女生打量梁怀洲,上前挽住陈知晴的胳膊,八卦道:“晴晴,这是谁?”

“梁叔叔家的怀洲哥…”陈知晴有点儿羞涩的开口。

其他几个女孩子面面相觑,梁怀洲这名字,在沪城名流圈可谓如雷贯耳。

出身一流,长相一流,偏脾气是个古怪的,没人能和他好好说上几句话。

从陈知晴借口去上厕所到现在,可已过去快十多分钟。

在座的谁家里不是富豪阶级,最是会看人眼色。

几个女生交换目光,还是那个短发女孩出声道:“晴晴,都这么晚了,要不叫上梁少,咱们一起去顶楼新开的那家西餐厅吃晚餐?”

“好,”陈知晴点头,和梁怀洲道,“怀洲哥,要不要我们一起去吃…”

陈知晴声音被打断:“他手都断了,怎么吃?你喂他吗?”

陈知晴与一众小姐妹顺声看去,宋知欢手领着购物袋,斜靠在墙边,唇角染着点儿漫不经心的笑意,眼神轻蔑扫过她们。

“姐姐…”陈知晴怯生生出声,眼眶带着一拳红,像只受惊的兔子。

宋知欢讥嘲的“啧”了声,倨傲抬起下巴,看着梁怀洲:“还不走?真要她喂你吃饭?”

梁怀洲伸个懒腰,朝宋知欢走去,“你总算来了——”

他都快被这群疯婆子折磨疯了。

宋知欢把手里购物袋甩到他怀里,轻哼一声:“谁让你不来找我,活该!”

梁怀洲拎起购物袋,弯唇,望着宋知欢:“走?”

宋知欢偏头不理他,转身往电梯走。

梁怀洲迅速跟上。

才走两步,梁怀洲听见身后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议论声:

“晴晴,这就是你那个常年不着家的姐姐啊?”

“啧啧,小小年纪就不回家,就知道追着男人身后跑,真是不知羞…”

“谁不知道,陈叔叔最疼爱的女儿是晴晴,这么不知羞的女儿,说不定随她妈。”

宋知欢原不在意这些话,听见有人侮辱她妈妈,指节捏紧成拳,正要转身。

梁怀洲按住她肩,宋知欢红眼看他。

“我来。”

轻飘飘三个字,宋知欢满心阴霾一扫而光。

她仰头看着他,笑声:“行,你来。”

陈知晴一众人看着两人还不走,正是疑惑。

下秒,走廊上放着装水晶花瓶从天而降,砸碎在她们脚下。

“啊!”

一众女生惊叫一声,吓做一团,瑟瑟发抖的望着梁怀洲,不敢说话。

陈知晴腿抖了抖,红眼望着梁怀洲:“怀洲哥…”

梁怀洲脸色阴沉,扫眼陈知晴,语调不耐,“滚——”

“怀…”

陈知晴瞄见梁怀洲眼底戾气,半个字都不敢说,领着一群小姐妹灰溜溜跑了。

宋知欢长睫垂下,在眼下映出一片倒影。

她视线扫过地上碎裂的水晶花瓶,抬眸,看着身边的梁怀洲,问:“梁怀洲,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梁怀洲看见少女蕴着希冀的杏眼,耳畔响起那声:“梁怀洲,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这半月一直像魔咒样,紧紧跟随他,怎样也甩不掉。

心里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那点烦躁,又萦绕上来,缠得他快疯了。

梁怀洲慌乱避开宋知欢视线,依旧是那句:“你是我养大的妹妹,谁也不能欺负。”

宋知欢眼底光彻底熄灭,哦一声,再没说话。

诡异安静,在两人之间流窜。

先前吵闹引来工作人员,但因认出梁怀洲身份,只默默打扫干净离去。

梁怀洲看眼宋知欢一句话说得闷葫芦样,烦得很,又想不到话打破沉默。

想了半天,才艰涩开口:“不去医院吗?”

宋知欢抬头:“去。”

“跟上。”

梁怀洲转身,往电梯走。

宋知欢看着少年的背影,头顶光线将他的影子拉长,她只要轻轻往前一步,就可以追上。

可也只是影子。

远处梁怀洲回头,没看见宋知欢跟上来,停下步子,看着她:“宋知欢,你属蜗牛吗?赶紧跟上。”

宋知欢敛起满心落寞,踩着少年影子的尾巴,追了上去,“来了。”

梁怀洲见她小跑过来,抬手帮她整里凌乱的额发:“走吧。”

他步子刻意放慢,让她好能和他并肩而行。

宋知欢唇角弯了弯,用余光瞄眼身边少年,灯光将他侧脸临摹得格外精致。

他的侧颜轮廓分明,微扬的下颌线条带点锋利的流畅感。

进了电梯,宋知欢偷偷靠近梁怀洲,将两人距离拉到网上所说的恋人距离。

少女小心思在这一刻,展露无疑。

宋知欢歪头看一眼少年,又偷偷收回视线,唇角耷拉。

梁怀洲,我真不想当你妹妹。

-

从医院包扎出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阿彪去医院地下停车场取车,宋知欢和梁怀洲在医院门口等他。

夜风瑟瑟,吹乱宋知欢的长发。

发梢扫过站在她身后的梁怀洲鼻尖,梁怀洲嗅见空气里残留的香味。

有点儿像棉花糖的味道,又有点像雏菊的花香。

香甜而不腻。

“梁怀洲——”宋知欢忽然叫他。

梁怀洲抬眼,嗯一声,“怎么?”

宋知欢担忧道:“我们这么晚回家,干爸会不会生气啊?”

“你会怕?”梁怀洲嗤声。

他家自他奶奶到他爸妈都是把宋知欢捧在手心里宠着的,用他爹梁禹的话说,当年他妈怀孕爱吃辣,本以为是个小棉袄,哪想到生出来是个儿子,气得他奶奶当年差点提刀给他做阉割手术。

后来,宋知欢住进梁家,满足了梁家三位大佬想要个小棉袄的夙愿。

这些年,无论宋知欢闯多大的祸,到最后挨罚的都是他。

宋知欢手里拎着购物袋,用肩去撞梁怀洲,软声道:“我怕你被罚,我会心疼。”

少女声调软糯,混着靠近时像棉花糖的香味。

梁怀洲忍不住喉结滚动一下。

操,这鬼天气。怎么这么热?

梁怀洲拉开两人距离,皱眉嫌弃:“靠这么近做什么,你穿这么多,不热吗?”

宋知欢:“?”

是他叫她换的衣服,这会还嫌弃上她了?

梁怀洲心尖那点烦躁愈发浓郁,像是有股子火在乱窜,就像那晚一样。

他“蹭”得后退一步,怒道:“你离我远点——”

梁怀洲这怒火来得莫名其妙,宋知欢无辜受累,杏眼横他:

“梁怀洲,你有病啊?”

“……”

梁怀洲看她一眼,没说话。

汽车喇叭声在对街响起,梁怀洲率先走过去上车,也不等她。

宋知欢咬咬唇,迅速跟上,上了车。

阿彪要发动车时,梁怀洲开口:“去香榭园——”

香榭园是梁怀洲十五岁生日那年,梁奶奶送他的别墅。

后座的宋知欢听见,挑眉:“不回家,你去香榭园做什么?”

梁怀洲回头看她:“我去香榭园,你回家。”

宋知欢要说什么,梁怀洲对她晃了晃打着石膏的右手,宋知欢到嘴边的字眼,又咽了回去。

-

香榭园在沪城郊区外的鄄华山半山腰,鄄华山是沪城著名风景区,以天然温泉闻名,亦是隶属梁氏集团旗下旅游产业。

车子一路从公路开上来,宋知欢偶尔能听见度假山庄里游客的谈笑声。

香榭园的镂空铁门映入宋知欢视线,车子快要停下了。

宋知欢握紧购物袋的绳子,偷瞄眼前座闭眼假寐的梁怀洲,咬了咬唇,下定决心。

阿彪踩了刹车,梁怀洲睁眼,解开安全带下车,关上车门,嘱咐阿彪:“把她安全送回去。”

“等会,”宋知欢看着他要转身要叫保安开门,急忙推开车门下车,“梁怀洲,我…那晚…你…”

她眉目低垂,贝齿咬紧唇角,十七年来,她头一回在梁怀洲面前露出如此娇羞一面。

梁怀洲走神一瞬,内心暗骂自己,那是你妹妹,想屁。

他看着宋知欢,扯了扯唇,说了一句话。

延伸阅读

伊派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peqp.shtml
佛山市顺德区伊之派电器销售和生产火锅电磁炉,商用大功率电磁炉,火锅电磁炉桌,火锅配套

易拉宝展架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gtk3.shtml

福顺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yots.shtml
福顺渔具支持产品质量始终如一,不让每节次品进入市场销售渠道;同时我们坚信客户就是上帝

泰克菲尔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dqax.shtml
泰克菲尔科技,位于中国九省通衢的武汉,是一家供应工业用复合材料及光学器件产品类的公司

帝宸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yal4.shtml
帝宸保温杯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家美盾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yh95.shtml
家美盾防水材料所有的产品符合相关质量检验标准。如产品质量出现问题,包退,包换,包赔。

聚玩优品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yedq.shtml
聚玩优品毛绒公仔总部是一家生产销售毛绒玩具礼品、卡通公仔、毛绒卡通布艺包包产品厂家,

恒威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aepn.shtml
恒威家纺用品总部是主营很细纤维浴巾、毛巾、很细纤维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BLESS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a4lo.shtml
BLESS儿童安全座椅总部产品是国内批获得3C认证产品,通过了欧洲ECER44/04

发信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d3kh.shtml
安徽发信装饰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装饰设计、工程施工、材料配送、木门、地板、家具、装饰品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逃离这个本丸在线阅读第7节

    “哼,文优啊,准备下说辞,就说李肃积劳成疾暴毙于案牍之上。”“诺!”暴毙你个大头鬼啊,啊?积劳成疾能积到脑袋直接掉了?真搞不懂这些上位者,既要面子,也要里子。砍了人,还要惺惺作态,不是我砍的,他自己嘎嘣一下就死了,他死了我也很伤心啊,我也少了一条左膀右臂啊……“退兵之计已有着落,那该退往何处啊?华雄

  • 神豪:反正都没我有钱冯少爷!我的天!(各位衣食爸爸妈妈收藏一下!求求了)

    还我大好江山!还我醇酒美人!“系统!打开任务!”“任务面板已打开。”顿时冯羽脑海中显现:接受挑战系统:任务:来自左骁卫副将候进的挑战!已接受。完成条件:搞砸候进的婚礼,让他无婚可结!任务结束时间剩余:43分钟27秒。接任务获得:100点临时属性点(未领取)。完成任务获得:100点挑战点。“我日特么的

  • 武侠之毒杀天下家人

    午间的暖风吹拂而过,抚过窗纱,穿过了寂静无声的中堂。一对夫妇无言地坐在那堂中,那妇人一言不发,眼神时而焦急难待时而迷离恍惚,双手抚在那椅把上却仍忍不住打颤,后背紧紧地贴在那椅背上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滑下来一样。那男子却是时而双眉紧蹙,时而站起,不断的在那踱步徘徊,双手不知该防在何处,只能不安地挥动着,还

  • LOL:联盟女皇之擦肩而过(7)

    虽然画庭芳说李猎是自己的小弟,但现在谁也不敢真把李猎当成“小弟”来看待。故母给他安排了最好的客房,就在画庭芳房间的斜对面。李猎进屋后迅速地扫视了房间一圈,接着把刀往墙角一甩,小蓝帽一扔,往柔软的大床上一蹦,死鱼般一躺,口中一叹:“舒服!果然陆地才是人间。”画庭芳在后面双手抱胸,侧倚在门边上,冷淡道:

  • 九神记之穿越

    扑通!一声巨响。元旦佳节,本该在家休息的我,仰面朝下摔在了户外的雪地里。狼狈的吃了一嘴的白雪。手臂也被什么割伤,鲜血一滴一滴的落在雪地里,颜色鲜艳又明朗。“呲……”骤然出现的冷风,吹得我浑身抖了一下。我狼狈的从雪中抬起头来,看到了从没见过的景象。新年初雪中,我坐在一个不知名的超级大土坑里,坑顶上是平

  • 天生道神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是怎么回事?”易蓉皱着眉头,不顾苏清水的阻拦,直接翻看起了她的另外一只胳膊。两只胳膊上的伤痕,看起来就像是被拿什么东西抽的。有的地方甚至都破了皮,流出了血。苏清水的脸上倒是没有什么伤,易蓉在征求了她的同意后,把她带到了卫生间,并且锁上了门。“太太……”苏清水羞怯地低下了头。易蓉冷着一张脸,叫她脱

  • 栗扬一中之第七章(7)

    简铭的笑容让简艺意识到,她也许该给简铭尽快接个工作,填补这段空档期。之前她心疼简铭才拍完一部戏没几天,下个月又有新剧开拍,想着让简铭多休息一段时间,才没接任何活。但现在看简铭在家闲着,闲得慌了就想上网,上网就要看别人议论自己,弄得情绪低落,其实还不如累一点。简铭只要像以前那样认真拍戏就好,其他都交给

  • 漫威:九头蛇的崛起!在线阅读午餐的小趣事

    翌日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刚下课的邵馗,从课桌的抽屉中,拿出准备好的,盒饭。对一旁的桂言叶轻声道“桂,一起去吃午饭吧?”邵馗发出邀请一脸期待的看着桂言叶。“嗯。”桂言叶点点头,回道“邵君,还真是奇怪呢。明明认识没多久,却对我这么照顾,谢谢你。”怎么说呢,本来在邵馗没出现的时候,桂言叶确实有点在意那

  • 我无限重生拯救末日!在线阅读第九节

    “裁员?小白,你从哪儿学到这个词?”全雨欣喜的放下水杯,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江小白,自己的儿子简直太棒了,裁员都会用了。“是从电视上看到的。”江小白随便编个理由,眼睛里却是求知的目光。“呵呵,小白真棒,”全雨摸摸江小白的头,“小白你听着,爸爸的厂子遇到了困难,有些叔叔阿姨呢,爸爸就负担不起他们的生活了,

  • [剑网三]焚心以火/丐明·策藏·唐毒唐在线阅读第2章

    寂静,这是沢田纲吉此时唯一的感受。他本是想把门外顾问已经找到了足以对查尔斯家族动手的线索这一消息告诉巴吉尔,没想到电话刚刚接通,就听到了这么劲爆且震撼人心的消息,一时间大家谁也没反应过来。沉默了一会,电话另一边传来了斯库瓦罗的声音,“喂贝尔,说清楚,怎么回事?”很反常的是,斯库瓦罗这次并没有大喊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