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百科全能系统在线阅读序

作者:时空者 来源:纵横中文网

瑟瑟的天山上,寒风萧萧。虽是七月时节,却四处覆盖着冰洁的白雪。天山凛云峰上,一对夫妻站在悬崖峭壁之上,脚下便是万丈深渊。女子的怀中还抱着一个安然入睡的婴儿。此时的他们已经没有后路可退,过不了一会儿便会有人追上来,如果不是男子被小人陷害身中剧毒,即使不能使敌人全军覆没也能顺利杀出重围吧。

“羽昀,我们放下莹儿跳下去吧。”女子脸上散发着无所畏惧的光芒。

“茵茵,没想到我们创造的这项武功竟然引起了江湖上的如此波动,也没算白活啊。”男子虽然身中剧毒,竟然脸上还隐隐露出一丝微笑。

“更想不到的让我们走到如此地步的竟是同门的追杀,”女子垂目,看着襁褓里的婴儿,脸上泛出无奈,“可怜我们的莹儿了,这么小就跟着我们吃这般苦。”

“来,”夏羽昀接过陆茵茵手中的孩子,放在地上,“我们先把全身的内力传授给莹儿吧,至少,也是我们给莹儿最后的礼物。”

两人紧紧握着手,席地而坐,开始运用内力。

不远处的石壁后,一支箭瞄准了正在运功的夫妻。在箭即将离弦之际,被另一只手拦了下来。“你干什么?他们正在给莹儿传输内力,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射箭的男子责问道。“我们就算杀了他们也得不到龙凤呈祥的心法,现在他们将内力全部传输给莹儿,待莹儿长大后,我们也许能从莹儿身上找到些什么。”挡下箭的女子说。

悬崖边的夫妻已经将自己所有的内力传输给这个还未周岁的婴孩,两人执手而立,在瑟瑟风中显得如传说般壮丽。

“茵茵,来。”男子张开怀抱。女子轻轻靠在他的xiong前,将他环住。男子继续说:“我至少现在还能保护着你,让你等会儿摔下去的时候,不要将这么好的容貌划花了,不然,黄泉路上可不要说我认识你。”

“都现在了,还贫zui。”女子在他坚实而宽厚的怀中笑了笑,没有一丝恐慌,甚至是洋溢着幸福。

那,我么走吧。

嗯。

闭上眼睛,不要怕,我会一直抱着你。

陆茵茵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夏羽昀纵身一跃便跳进了深邃的谷底。

从此,名震江湖的抚琴楼楼主夏羽昀和夫人陆茵茵便从江湖上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让整个江湖为之惊叹的一套龙凤呈祥的武功心法。

岩壁后的人对着那一对像流星般陨落的眷侣,轻轻叹了口气,抱起襁褓里的孩子,便悉心抚养。

一抚养,便是十七年。

第一章

月光皎洁如冰,荧荧地洒在饶河的河水上,泛着星星点点的光芒,河面反射的月光让河岸升起一层朦朦的光亮。

河岸上坐着趁着师父睡熟后偷偷溜出来的两个孩童,约是垂髻之年。女孩漆黑rou软的长发如水藻般服帖在后背上,没有绾起发髻,更没有佩戴任何头饰,纯粹的如明镜一般,如夜一般漆黑的眼眸里泛着水面星星般的光点,像是盈盈秋水。而男孩束起一只发髻,发带齐腰,轻阖的眉宇见有种超越年龄的轻熟气质。

他说:莹儿,我们的师父现在不能在一起了,明天萧师父就要带我离开了,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你会忘了我么?

女孩脸颊泛起一丝绯hong,说道:莹儿当然不会忘记远哥哥。女子顿了顿,轻轻地问道:那你会忘了我么?

少年睁开轻阖的眼睛,看着她害羞又真挚的脸庞,温柔又调皮地捏了捏她的鼻子,说:当然不会了,我会一直记得你。

一直是多久?她微微扬起头,问他。

他缓缓呼了口气,答:一直,就是到我死后,甚至下辈子。

忽然间天气骤变,黑压压的乌云挡住了月光。饶河的水面不再清亮,变成了一条黑漆漆的河流,翻滚着混沌又粘稠的浪花。少女吓坏了,一把拽住身边男孩的衣袖,轻呼:远哥哥,莹儿害怕。可当莹儿抬起头,才发现身边的少年已经不在,而自己揪着的衣袖竟然是一个弱冠男子的衣袖,莹儿赶紧松开。男子的个字很高,莹儿看不清他的脸,她鼓起勇气问他:你是谁?这是哪里?男子从模糊的脸庞传来空洞的声音:莹儿,我是你的远哥哥啊,这里是忘川河边,来,把这碗忘川的河水喝了,你就能忘了我了。不知何时,男子手里已端着一只粗糙的磁碗,凑到莹儿zui边,气势咄咄逼人。莹儿害怕,用力地用手将碗推开

莹儿从chuang上猛地坐起,轻轻喘着气,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原来是自己又做噩梦了。她看着手中还握着的玉影剑,忍不住偷偷嘲笑自己,只要感到害怕,就会条件反射般地握起剑,连做梦也不例外,这算是习武之人的毛病还是习惯呢?

自从自己记事起,师父便喜欢给莹儿和远哥哥还有远庭师兄讲一些关于忘川河的故事,那些有关于剥夺人们前世记忆的河水,让莹儿记忆深刻。师父说,人死了,就会从黄泉路一直走到忘川河边,河面有座奈何桥,奈何桥上有个老婆婆,只要喝了这个老婆婆给的忘川河水,就能忘记前世所有的事,哪怕是刻骨铭心的爱,和血海深仇,都会忘记,那样才会进入下一个轮回里,如果不喝那忘川河的水,便要在忘川河里呆上上千年,看着自己熟悉的人一个个经过,一个个轮回,最后才能带着前世的记忆去下一个轮回。

莹儿天真的抬起头,问师父:师父,那莹儿的爹娘会不会喝了那河水,忘记莹儿呢?自幼丧亲的她,关于父母的记忆只存在在师父的口中,常常因感到好奇而发问,师父常常摸着莹儿从小蓄起的长发,对莹儿说:到时候你去了忘川河边,你就知道了。莹儿稚气地说道:莹儿以后绝对不会喝忘川河的河水,因为,莹儿要一直记得萧师父和陆师父,还有远哥哥和远庭师兄,这个不可以忘记。

莹儿坐到窗边,放下手中的剑,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回想着刚刚那个梦,心里不禁泛起一丝凉意。自己不知道为何总是做着这同一个梦,而梦里的远哥哥,自那次一别已有十年之久。不知道现在落成什么模样?不知道现在的他会不会带着别的女子去捉萤火虫。

手边反着冷光的玉影剑把她飘渺的思绪带回现实中来,玉影剑是陆师父专程从天山为她配的剑,冰洁如玉,挥剑成影而得名。陆师父说:莹儿,玉影与你甚是相配,莹莹如玉,但是你要记住,你并不是玉影剑的主人,而玉影剑是你的主人,它会保护你,但是你不能利用它,这便是你们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是,徒儿记住了。十岁的她回答。

想到这里,莹儿的眼泪已低落到光洁的剑鞘上。陆师父去世的这一百天以来,每天她都会想起陆师父临终前的样子。

那夜,陆师父在锦瑟楼的阁楼里只传了她一人前往,这也是莹儿十七年来第一次进入被视为锦瑟楼禁地的阁楼。原本以为这里藏着关于锦瑟楼的机密,结果,才是陆师父与萧师父成亲时的洞房,红绸彩帐,梳妆台上依旧安放着凤冠霞帔,chuang头还亮着龙凤烛,桌子上还有一壶合欢酒。只是,一只酒杯是倒下的,杯底流出的残酒在红色的桌布上灼出一个洞,莹儿赶紧拿起酒杯,放在鼻边嗅了嗅,竟是一杯毒酒。她吃惊地看着安坐在窗边的小师父,扑通一下子跪在师父chuang边,大哭起来。师父,你这是何苦,快让莹儿替你把毒逼出去。师傅疼惜地抚着莹儿的长发,气息微弱地说道:傻孩子,不要哭了,昨儿传来消息,你萧师父他已经走了,我也要随他去了,我终是放不下他的,这些年来,我们与抚琴庄的恩怨也该有个了结了。陆师父咳了咳,继续说道:我把锦瑟楼交付于你,也是安心的,你萧师父已经走了,待我走后,你就去抚琴庄,当年我和你萧师父,给你与抚琴庄的大弟子,也就是你方远庭师兄已定下婚约,那时琴瑟庄还未分开为抚琴庄和锦瑟楼,我和你萧师父,希望你与远庭来接手琴瑟庄,后来,虽然我与你萧师父分开,但是你们的婚约却没有解除,如今,我去了之后,你就与远庭成亲,也是时候让琴瑟山庄合在一起了,关于琴瑟山庄的事,待你见到远庭,他会帮你处理好所有的事情,你大可放心托付于他便是。

陆师父嘱托完之后,便躺在chuang榻之上,含着笑意睡去,再也没有醒过来。

莹儿把陆师父葬在生前与大师父经常习武的山头,葬礼在莹儿的主持下顺利有序地完成了。

那日,莹儿召集了锦瑟楼所有的兄弟,是的,锦瑟楼除了莹儿与小师父之外再无女子,现在只剩下莹儿了。莹儿站在锦瑟楼最高的台子上说:师父临终前已将锦瑟楼托付与我,今日,我便是锦瑟楼的楼主,从今以后大家将听命于我,我定不负众望。

人qun中窸窸窣窣传来议论的声音,莹儿道:大家有什么疑问但说无妨。

莹儿,我们虽知你是师父的近身弟子,但是师父辞世时只有你在场,你怎么证明师父把锦瑟楼是托付于你?说话的是锦瑟楼一分堂的大师兄尹辞云。

云师兄所言差异,既然你知道莹儿是师父的近身弟子,那莹儿继位也是顺理成章。二师兄尹辞竹也发话了。

师弟,莹儿说师父是自饮毒酒而辞世,亲眼所见的也只有莹儿一人,而师父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做出这么极端的举动呢?莫非是有人为了相互勾结的目的不择手段?

师父尸骨未寒,你竟然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你难道要怀疑莹儿吗?辞竹师兄气急败坏地说。

大家听我说。莹儿一声令下,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知道,十年前,江湖上因一些恩怨,各大门派都反目成仇,腥风血雨。锦瑟楼与抚琴庄原本是一家,而两位师父陆宛晴与萧怀山原本是一对武林中的人中龙凤,但是因为一些事件的缘由,两人将琴瑟庄分开,各取一字而另立门户,萧师父走的时候带走了一对师兄和所有的女子,而小师父留下了我和你们,两人从此便不相往来,而前几日,传来萧怀山师父去世的消息,而陆师父由于伤心过度,选择追随萧师父的脚步。莹儿说到这里,心里好像被堵了一块大石头,她顿了顿,接着说:师父临终前,并不只是将锦瑟楼托付于我,师父希望,锦瑟楼与抚琴庄再度合体,形成当年的琴瑟庄,由我与抚琴庄大师兄,也就是现在的抚琴庄庄主方远庭成亲,然后由我们共同掌管琴瑟庄。莹儿把视线转向辞云,继续说:想必抚琴庄庄主也必定知道此事,如果大师兄不介意我可将楼主之位让贤于你,你和庄主成亲之后重整琴瑟庄,意下如何?

大家听到这里,都忍俊不禁。辞云脸上更是红一阵白一阵,莹儿看了看辞竹师兄,朝他俏皮地眨眨眼。那好,现在起,我夏流莹就是锦瑟楼楼主,如果谁还有意见,直接与我的玉影剑说吧。

如今,陆师父已经过世一百天了,她已在锦瑟楼为师父守孝百天,想到师父交代的事情也是耽误不得,于是打算近几日动身,前往扬州的抚琴庄。

第二章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这是送别故人的诗句。而今天她是来找一位故人。她暂时还不想直接去抚琴庄,多观察观察也好。

莹儿从小在锦瑟楼里长大,锦瑟楼出入的全是男子,走路说话姿态,莹儿也是学的九分相像,经过辞竹师兄的乔装打扮,束起发髻的莹儿成了风度翩翩的夏公子。这样也不容易暴露身份,方便打探抚琴庄的消息。

四处打听,得到的消息是抚琴庄庄主方远庭竟然经常出没一家青楼。

莹儿想,既然来到烟花之地扬州,不去烟花之地玩玩儿怎么能行。于是她来到**楼前。**楼虽是一介青楼,却修建的极为气派。**楼三个大字也高高悬挂在翠绿欲滴的琉璃瓦之下。

**一刻值千金。莹儿念了出来。

这位公子,可不止良宵千金哦,价格也是名副其实的呢,就要看公子的荷包够不够玩一刻了?一位嗲身嗲气的姑娘挽住莹儿的胳膊。女子的气质虽然过于俗气,但是面容倒还丽质,只是身上的脂粉气让莹儿很不舒服。

哦,是吗?莹儿从荷包拿出一锭碎金子,放在姑娘的手心,说道:那也得看里面的值不值得我留一刻了?

姑娘立即奉上笑容:公子里面请。

果然是有名的青楼,进了大门之后,是一个极其宽敞的庭院,周围的建筑虽然高大,但是由于院子过于宽敞,阳光可以直接照射进院子,庭院中还栽种了一些有名的花草,不失格调。院内虽张灯结彩歌舞升平,每个空间都很好地布局,倒也不显得凌乱。莹儿心想,这方远庭还真会挑地方。

看到有客进来,掌事的人赶紧迎了上来:公子好面生啊,想必是第一次来我们**楼吧。

莹儿看到上来迎客的竟然是男人,便不觉得好奇,拱手以礼问道:请问您是?

我是这的掌事,一般由我为客人引荐姑娘。男人解释道。

恕在下孤陋寡闻,一般青楼都是由鸨母引荐,**楼为何……”

公子有所不知,我们**楼的姑娘多,客人也就多,鸨母一个人忙不过来,就由我们几个来做掌事,只有特殊事宜鸨母才会处理。”

**楼果然名不虚传,莹儿又掏出一锭金子,递给掌事,“在下初来乍到,请掌事莫见怪,还劳烦掌事替我引荐这里最好的姑娘。”

掌事看着这位风度翩翩、气宇不凡、出手也很阔绰的公子,也不敢怠慢,又加上是第一次来**楼,还摸不清楚来头,以他多年的经验,最好还是客气些。

随即,掌事破例一起叫来了**楼的四位很少待客的姑娘,笔韵,墨兰,纸霜,砚宁,一般听惯了以春夏秋冬或梅兰竹菊为名的女子,笔墨纸砚倒也觉得新鲜。而且,四位女子的装束却以白为主,在不同的地方,加以淡淡的黑丝作为点缀,清淡之中又不缺乏味。比起那些穿红戴绿的姑娘,简直天壤之别。

莹儿假装摇摇头,对掌事说:“四位姑娘果然相貌出众气质不凡清雅脱俗,可是,这不是**楼最好的姑娘,还请掌事不要吝啬啊。”

掌事面露难色:“公子有所不知,我见公子品貌不凡,万万不敢怠慢,便叫来这四位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是我们**楼难得待客的姑娘,公子就不要为难在下了。”

“**楼是扬州最有名的青楼,掌事可不要把好姑娘藏起来,不让我们这些外乡人一睹芳容啊,那我就问你,这四位姑娘上面,还有没有姑娘了呢?”莹儿追问。

“呃……”掌事有点结巴,“有,倒是还有一位,只不过……”

“不过什么?”

“这位姑娘心高气傲,虽是人间绝色,却不愿让人一睹容貌,所以,一直带着面纱,而且,只是与客人聊天,并不有其他……”掌事顿了顿,看了看莹儿的脸色,继续说:“公子出门在外,身上的盘缠想必是有限的,而这位姑娘,出价是没有定数的,完全由她的心情。”

“噢?”莹儿听的有点好奇,“如果是一直带着面纱,谁又知道她是人间绝色呢?”

“每年,这个姑娘会举行一次揭下面纱的仪式,一年只有在姑娘生辰那日不带面纱,那个时候江湖各界人士会赶来**楼一睹芳容,有人甚至不惜为她一掷千金,所以说,公子还是考虑周全比较好啊。”

莹儿想,如果真有这样美的姑娘,想必经常出入**楼的方庄主也是慕名而来。想到这里,莹儿对掌事说:“那就麻烦掌事替我引荐这位姑娘吧。”

莹儿来到这个女子的闺房,房间摆设的倒也雅致,香炉里淡淡飘出的香味是青草和梅花的香味,整个房间清香馥郁,既有夏季的清爽又有冬季的温润。闺中女子以碧丝遮面,上面绣了一朵粉色的莲花,碧色和粉色映衬的女子皮肤更加白皙,如粉妆玉琢一般,婀娜的曲线如杨柳rou软,却又清水芙蓉般清透,又稳重大气不失端庄。莹儿心想,都是女孩子,真的是有很大差别的。

“小女子阮娘见过公子。”阮娘微微屈膝,显得落落大方。阮娘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子竟如翠竹般ting拔,明眸皓齿面如傅粉,不禁微微一叹,心想,这公子竟然比抚琴庄的两位公子都要清新俊逸。

莹儿也拱手作礼:“在下尹辞竹,见过姑娘。”

阮娘为尹公子斟了一杯茶,问到:“公子像是外地人氏,不知前来扬州有何贵干呢?”

“为了找一位故人。”莹儿回答。

“噢?那公子找到了吗?”

“还没有。”莹儿饮了一口茶,一股清洌的香味充满口腔,好生舒服。

“哦?”阮娘继续斟茶,“那不知公子可否方便告知,**楼来来往往人多,小女子可以帮公子打听打听。”

“抚琴山庄方庄主,姑娘可曾听过?”莹儿试探地问道。

阮娘心中一怔,看了一眼尹公子,心想这样的男子与抚琴山庄的庄主是故人,也是很正常的,虽然自己与抚琴山庄交好,但是还不知道这位尹公子的具体来头,小心为妙。阮娘回答:“抚琴山庄,我想不止是整个扬州都知道的,应该整个武林都知道吧,虽说小女子很少见客,毕竟是抚琴山庄的方公子,小女子倒也还见过几次,偶尔与方公子聊起天,也未曾听他提起过尹公子这样的故人啊。”

莹儿笑道:“不知姑娘是否听说过十年前洛阳的琴瑟庄?我是在十年前与方庄主在洛阳乃总角之交,如今听闻他已接任抚琴庄庄主一位,特地前来道贺。”

阮娘心想,人家成了庄主你就来道贺,真是人心可谓啊。“想必只要是扬州人氏便无人不知抚琴庄,那公子只需一路打听着前往抚琴庄,直接去找方庄主便可,为何却先来了这**楼?”

“呵呵,现在方庄主已是整个抚琴庄的主人,现在我出现,难免不让人怀疑我是攀高结贵之人,况且,在下已有十年之久为与我这位好友谋面,也不知现在如何相貌,我此次前来,打听到方公子经常出没在**楼,既然姑娘见过庄主,也请姑娘帮在下指认,在下远观一面即可离。,”

“如此说来,公子倒是对方庄主十分道义,小女子当然义不容辞,那公子可是打算在**楼小住几日?等候方庄主出现?”阮娘问道。

“姑娘此言甚是,在下正有此意,还望姑娘替在下保守秘密。”莹儿心想,算是试探试探阮娘与方远庭的交情了,就要看接下来几日方远庭是否出现了。

延伸阅读

索宁空气能热水器加盟  http://www.forced4.com/sm20.shtml
索宁空气能热水器,以“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平”、打造“性价比最高的空气能热水器

洁思加盟  http://www.forced4.com/g1bv.shtml
一、年龄定位:25-40岁都市时尚女性二、价格定位:春夏价位:88元-488元主力价

佳博打印机/收银机加盟  http://www.forced4.com/gzkl.shtml

友丽医美加盟  http://www.forced4.com/g8cz.shtml
项目介绍一次性根除雀斑,支持10年不反弹;4天去祛除黄褐斑、片状皮质斑!不忌口、不红

好姆英语加盟  http://www.forced4.com/gkgu.shtml
英语宝在线少儿绘本馆互联网+少儿英语绘本教育=2017投资新热潮层层净化创业风险,低

卡丽坦加盟  http://www.forced4.com/yp7o.shtml
卡丽坦卫浴现主要产品亚克力浴缸销量节节高国内二十多个省市,并远销欧美及中东地区。公司

旺鼎鸡排加盟  http://www.forced4.com/bqmh.shtml
天津旺鼎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主营鸡排,鸡柳,袋装青柠汁,俄罗斯烤肉,子

有好生鲜加盟  http://www.forced4.com/0bn.shtml
河南有好生鲜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室地址位于国家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城市,以新郑国际机场

英高特国际教育加盟  http://www.forced4.com/nlca.shtml
英高特国内外教育发展有限公司运用国内外、国内高明的教育理念,通过多年探索,构建了完善

启昆教育加盟  http://www.forced4.com/6fhd.shtml
启昆教育(QIKUNEDUCATION),源自中国本土的儿童成长专家,是昆仑控股旗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绝世巫帝第二章在线阅读

    “发生什么事了?”上条当麻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的洛恩不可思议的问道。“只是让他们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罢了。”洛恩摇头笑了笑,紧跟着又拍了拍手说道:“我们现在还是来清缴一下战利品吧!”“战利品?”上条当麻再次茫然了。洛恩没有管他,而是自顾自的走到了躺在地上不断哀嚎的混混们的身边,shen手就在混混

  • 空间穿越:侯门弃女奋斗记大家去看鬼片吧(求鲜花,求评价)

    “顾命是吧?”磊哥听到刚才的话,心中思索了一番,也觉的很对,忍不住出言问道。“是,黄老师你说。”“那既然如果是鬼的话,他们没有惧怕的东西,那我们该怎么做好准备呢?”其他人也看向顾命。顾命笑了笑直接道:“我想,既然是让我们去做任务,肯定是隐藏生机的,这个生机肯定是在任务里,或者说是在江北精神病院,这需

  • 得偿所愿[快穿]在线阅读第十章

    电脑屏幕里各种技能轰开,但苏陌清亮的声线一直回荡在耳边,陈果也突然怔住,靠在椅子上盯着屏幕上的机械师发呆,忽然低喃道:“那可是……叶神啊!”邓以南凝神打boss,听着陈果低语也没说话,她是猜到的。她研究叶秋的打法已经很久了,但是这种在**里面对面遇上还是头一回,虽然叶秋用的是机械师,但是刚刚的时机、

  • 忍冬在线阅读你是我的

    武皇温柔地吻住了佳荷的朱唇,嘴唇压着嘴唇,佳荷喘不过气来,佳荷想逃脱,她攥起拳头想锤坏皇帝的后背,而他反手多住佳荷的后脑勺不放,犹如一只饥饿凶猛无比的野兽,抓住了能让他果腹饱餐的猎物,他不停的吻着,佳荷攥紧的拳头慢慢的松开,犹如一大片寂静的湖泊,有一个特意抛入一粒石子,激起了一片涟漪,他任意地狂吻,

  • 庶女弃妃:皇子太放肆第8章在线阅读

    洛冰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跑了回来。看见洛冰回来琪儿惊讶道:“忘了什么东西吗?“洛冰指着快打完的吊瓶道:“你的手很瘦,拔针头的时候容易出血,所以还是我来吧。“这时候洛冰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凌潇潇的打来的。洛冰拿起电话道:“什么事?“凌潇潇:“老公,回来带饭,我饿了。“洛冰:”还是,牛腩面和

  • 穿成王爷掌中宝在线阅读第6节

    看着萧凡一副自信的样子,盘王脸色更加的不愉,对方显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来到这里,完全是有恃无恐。“盘王道友,你以蛊毒入道,这洪荒五大凶虫与鸿蒙十大奇虫想必你应该知道吧。”“这五大凶虫六翅天蚕,嗜血黑蚁蚊,多目金蜈蚣,九尾地蝎,九头虫。其中六翅天蚕化蛹破茧而出而成六翅金蝉,如今已知的六翅金蝉一族已归于

  • 我家娘子猛于虎在线阅读一亿的*注

    “好了,直接一点,就在这里,随便选择一个古玩,我们两个来鉴别,谁胜谁负就可以了。”在这里比试,还可以显得徐聪达很大方,他连吴师傅都不怕,自然不怕林逸了。“这样不太好吧。”林逸摇了摇头。“有什么不好的,你如果还怕,赶紧认输,我也不是非要了你的钱。”徐聪达言外之意,只要林逸做狗而已,对于林逸这种穷鬼,这

  • 大唐养猫手札在线阅读第七章

    唐希恩做事向来雷厉风行,这边刚敲定要去傅时御家,那边就从乐蔓的酒柜里挑了一瓶年份最好的红酒,准备对傅时御示个好。俩人驱车前往傅时御所在的小区。唐希恩是下班后直接过来的,身上还穿着白天的衣服,白色合体衬衫和黑色高腰及膝包裙。配色很严肃,款式却极其有心机地将她身材的优点全部放大。乐蔓看着她那副包裹在沉闷

  • 王者:开局举报妲己之失踪少女(7)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就到了伏尘生辰这天。只见大街上人满为患,城主府更是门庭若市,。连一些叫花子,都来到了这里,城主夫妇决定开仓放粮。这些叫花子,跟普通老百姓,每个人都可以领到一些银子跟食物。全城百姓对城主一家充满了感激,也更加拥护城主的领导。在主厅里边,这时也坐满了人,大家依照次序坐在地毯上,每个人

  • 缺哥哥么?(全员重生)第七章在线阅读

    武兴国,是紫冲大陆七大国之一,不管是经济,政治,还是文化,都有着深厚的底蕴。武兴国国都汴城,更是深远广博。汴城之下,国家重要的官员都居住于此,各种职业的精英也汇聚于此。整个汴城的人口几亿之多,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真可谓盛极一时。重生的冯聪,此刻正叉着小腰感叹着,让路人一阵嘻笑。一个三四岁模样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