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女相(gl)拍卖会进行中(上)

作者:神经不正常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叶尘,叶天明,叶雪儿三人下了马车后,看着离去的华丽马车,叶辰扭过头向叶天明问道:“老爹,这马车里的王宰相他是谁呀?看样子你好像和他认识啊。”

“哈哈,他也是一个传奇人物,他叫王仲,他随着前天景王朝帝王打下了天景王朝这片江山……”叶天明哈哈一笑,然后对着叶尘讲解起王宰相的事迹。

“哦,这么说王宰相确实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物。”叶尘也是微微一笑,心里对王宰相也是开始有些钦佩,先帝都已过世多年,竟然还对现在的幽起忠心耿耿,像这样忠心之人已经不多了。

叶尘向着万宝阁所在处看去,大气辉煌,叶尘的双眼则在万宝阁周围四处的乱扫,似乎是在找东西一般,叶尘确实是在找东西,但不是东西,而是一个人,没错,他是在找凌雪,不是说在拍卖会时集合么,怎么压根没见着人呢,叶尘实在找不到人,摇了摇头,心道罢了,不过是只见过一面,如何能信他人之言,他看了看身边的两人,说道:“老爹,雪儿我们去拍卖会吧,我等的人可能不会来了。”

“哥哥,嗯,你要等的人是什么人啊,能不能告诉我啊。”叶雪儿有些好奇,

“嘿嘿,就是昨天哥哥快要被废了的时候救我的那位清冷女子,我虽然在悦来客栈请她去吃了一顿饭菜,但这根本不能报她出手之恩,我本想报答,但可惜啊,人家可能是不图回报的人,走吧,去参加拍卖会。”叶尘扭着自己的脖子,然后边向万宝阁走去边嘿嘿笑道。

“那救哥哥的人她叫什么名字啊。”叶雪儿点了点头,对那位救了自己哥哥的女子也是非常感激,于是好奇的向叶尘问清冷女子的名字。

“凌雪。”叶尘稍微顿了一下,就开口道出了两个字。

“叶尘。”就在叶尘三人要递交邀请函时,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在三人身后想起。

“咦,雪姐,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呀,是不是昨天睡过头了。”叶尘听到熟悉的声音,微微一愣,转头看向声音来源处,只见一位女子从远处飞速奔来,叶尘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打趣地说道。

“够早了,你看下拍卖会外面还站着多少人。”凌雪白了叶尘一眼,示意他朝四周看一眼。

“咳咳,来了就好,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叶尘看了下四周,人果然是还有很多,都是皇族中人。

“凌雪姐姐,你好,我是叶雪儿,谢谢你能救了我哥哥。”叶雪儿转着滴溜溜的大眼睛打量着凌雪,然后笑嘻嘻的打招呼。

“雪儿妹妹长得真漂亮,你不用那么客气,当时我也是看不惯玄武王朝的恶行,才出手的。”凌雪见到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和自己道谢,凌雪也露出了笑容,和叶雪儿一起聊了起来,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友谊建立的太快了,不一会儿就谈到了一起,成为好姐妹,叶尘也咂舌不已。

……

进去万宝阁后,里面被收拾成一个拍卖场,非常的大气辉煌,场内由非常多的下品灵石打造,灵气充满整个拍卖场,在拍卖场的最前方,有着一座拍卖台,而在拍卖场,有着非常之多的座位,而凌雪,叶尘,叶天明,叶雪儿四人则在邀请函所对应的座位坐下,离天景王朝皇室所在的位置也不算太远,但拍卖场内禁止喧哗,也没有人会在这里吵闹,打招呼,都微微点头示意,叶尘还感受到了几道怨毒目光的注视,向四处张望,最后停在了玄武王朝皇室的所在位置,那里有三人一直盯着自己,叶尘先是将目光落在了一个青年人身上,那个青年人面色苍白如纸,整个人宛如骨头架子一般,骨瘦如柴,全身气血似乎都被抽空了一般,然后又将目光移到了一位中年男子身上,叶尘对其点点头,露出一口大白牙嘿嘿一笑,然后嘴唇蠕动,做了几个口型,又转回了头看向拍卖台。

另一边,玄武王朝座位处的中年男人脸色难看,因为他读懂了叶尘的口语,叶尘只说了五个字,你们死定了。

玄武王朝为首之人是一位龙眉虎目的中年人,身着青色衣袍,头戴金龙头冠,乃是玄武王朝的帝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朝着中年男子问道:“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没有什么。”中年男子没有将叶尘刚才的口语告诉为首男子,只是恭敬躬身回答。

“诶,刚才叶尘那狗贼说了什么。”玄武王朝皇帝并不在意中年男人说的是真是假,继续盯着拍卖台,而在中年男子身旁的少年凑到中年男人耳边问道,他是玄武王朝的六皇子玄秋,他刚才可是盯着叶尘的,当见到叶尘转头那嚣张的模样,他恨得咬牙切齿,当然他很嫉妒叶尘,叶尘和他的骨龄都是十六岁,可是叶尘不止修为比自己高,战力也是他的几十倍。

“哎,那小畜生刚才说我们死定了。”中年脑子叹了口气,一脸惆怅的说道。

“这狗贼太嚣张了,总有一天他会付出该有的代价,我玄通是不会放过他的。”一边骨瘦如柴的玄通愤怒地咬牙切齿,他是玄武王朝的太子,从小就没有人敢违逆自己,可叶尘这小子在三天前不仅违逆自己,还差一点杀了自己,他心里不能忍受,他必须要找人杀了叶尘那个小杂种,不然他妄为玄武国太子。

……

很快拍卖会开始,拍卖台走上了一位妖娆妩媚的女子,身着艳丽红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肤如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满头的珠光宝器在阳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一个眼神就能勾魂夺魄,台下的不管是皇族的青年男子,还是小宗门的青年子弟,全部都露出狼一般的目光,好似想把女子给生吞。

叶尘看着这拍卖台上的女子,微微眯了眯眼睛,眼中闪过一丝缅怀之色,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中年胖子,不由叹了口气,心道这万宝阁还是这么的会做生意,竟然还玩这美人计,死胖子,啧啧,你还是当年那个臭德行,老子都瞧不起你,一直祸害人家小青年。

“哥哥,你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叶雪儿正在和凌雪聊天,突然见到自己哥哥盯着拍卖台上的妩媚女子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白皙的小手掐了一下叶尘手臂上的肌肉,她心里有些生气,你的妹妹这么漂亮,你竟然都不看,也不给我解闷,竟然盯着别人这么入迷。

“嘶,我擦,雪儿,你好端端地掐我干什么?”叶尘正在回忆一些东西,突然感觉到手臂一痛,扭过头看见自己妹妹用黑溜溜的大眼睛盯着自己,有些不知所以的问道。

“哼,你说我为什么掐你,哥哥,你说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拍卖台上的大胸女子看,难道我和凌雪姐姐不好看么。”叶雪儿瞪着大眼睛,装作生气地说道。

“雪儿,这不是拍卖会吗?我是在等拍卖开始好不好。”叶尘委屈的说道,是,你们都好看,你长得很可爱,凌雪虽然相貌不算绝顶美人,但是胜在身材好,可我真的没有看台上的女子好不好,只是在想一些事啊,这都能无辜的被冤枉。

“哼,男人的话通常不能信,这是你教我的。”叶雪儿一脸鄙夷的说道,还给了叶尘一个白眼,看美女就看美女了,竟然还不承认。

“呃。”叶尘没话说了,沉默不语,也不看拍卖台了,直接闭目,运转起了吞天神魔功,不过为了不让人发现拍卖场内的灵气向自己汇聚,他将功法控制的很小心,他心里却是觉得很无奈,自己这是把自己给坑了吗?自己为什么要多嘴教雪儿那么多道理呢?

“凌雪姐姐,我对你说,我哥哥以前不能修武的时候,天天带着我玩,哎,现在能够修武了,也不知道天天去哪鬼混,都不疼雪儿了。”叶雪儿一脸委屈的和凌雪抱怨,声音也不低,明显也是给说给叶尘听的。

叶尘听不下去了,睁开了眼睛,看着叶雪儿有些抱怨地说道:“我说雪儿丫头,在来参加拍卖会之前我不是带你玩了两天吗?你怎么能这么冤枉我呢?”

叶雪儿朝着叶尘做了个鬼脸,又和凌雪聊了起来,理都不带理叶尘的。

叶尘自找没趣,他四处扫描,突然和一双大眼睛的主人对视上,叶尘微微一笑,伸了伸手向着对方打招呼,叶尘打招呼的人名叫幽雪菲,是一个绝世小美女,骨龄也在十六岁,身着紫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紫烟百褶裙,肩若削成腰若约素,露在外面的肌肤白如羊脂玉,再加上她俏丽的容颜,三千紫发被玉青簪扎着,配上她绝美的小脸蛋,整个人犹如女仙降世,这小美女是幽起最疼爱的小女儿,皇族中人争权夺势,幽起也是无奈,皇族早已没有了亲情可言,为了权势甚至连兄弟都可能杀害,幽起只能尽量以后退位了,不会让自己儿女自相残杀,幽雪菲到现在的骨龄都能保持纯真善良,也算是难能可贵了,也许就是因为幽雪菲的单纯才让幽起对她这般喜爱,遥想当年,叶尘和父亲还有雪儿丫头一起进去过皇宫,这位小美女当时孤单一个人坐在皇宫天湖边,她从小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别的人接近她都有目的性,还有一些人因为她是公主和她玩的时候都很拘束,而叶尘则在这时候以一个大哥哥的形象带着雪儿和她成为了好朋友,叶尘也时不时带着叶雪儿去皇宫找幽雪菲一起玩。

幽雪菲俏脸一红,她觉得是自己偷看叶尘哥哥被发现了,赶紧把小脑袋低了下去,叶尘则是微微一笑,觉得幽雪菲这个样子太可爱了。

延伸阅读

范儿加盟  http://www.cebuanddavao.com/p5cs.shtml
范儿家具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

德夫曼整体衣柜加盟  http://www.cebuanddavao.com/gb5n.shtml
暂无

全脑教育好学速记加盟  http://www.cebuanddavao.com/gsb8.shtml
暂无

京师阳光北师大老教协幼儿园加盟  http://www.cebuanddavao.com/gde6.shtml
京师阳光儿童教育机构于2003年正式成立,同年开办创新推出直营园,是先吃螃蟹一家按照

金座钻石加盟  http://www.cebuanddavao.com/u1vf.shtml
金座钻石作为杭城专业从事裸钻及钻饰销售与批发的公司之一。早在创立之初,其隶属的母公司

昭洋加盟  http://www.cebuanddavao.com/nxiz.shtml
昭洋手机壳总部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本厂是从事硅胶制品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

曼斯贝勒女鞋加盟  http://www.cebuanddavao.com/dd1.shtml
曼斯贝勒女鞋通过接轨国际才发现的流行趋势、制造工艺,融入中国人的特质,在保留了经典、

大易视觉加盟  http://www.cebuanddavao.com/un3g.shtml
大易视觉是一家从事专业艺术创作的摄影工作室,致力于时装人像摄影、商业产品摄影、原创写

鸥洁干洗加盟  http://www.cebuanddavao.com/rhf.shtml
干洗行业虽然迎来了更加广阔的市场空间和前景,但品牌之间的竞争以及面对的挑战也更多,这

尼尼潘达户外用品加盟  http://www.cebuanddavao.com/uo1t.shtml
尼尼潘达户外用品项目介绍Nininand——一个倡导人们追寻生命意义、享受时尚户外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修罗之舞第3章在线阅读

    孟婆不用她帮忙,她也没想帮忙,只是看着她忙前忙后。参观了许久便有点累了,看中了一个盆栽便过去了。它放在茶几上,可是却只有花,没有叶。“孟婆,这可是彼岸花?”小霜柒小心翼翼地捧了这盆栽。“你这丫头居然识得?这是黄泉第一朵彼岸花,老婆子养了数千年……”孟婆点头说道。“花开一千年,叶开一千年,见花不见叶,

  • 抖音之最强高富帅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高三最后的时间里,白靖一边复习一边学习易道。对于舅舅的书和村长档案里的易道残篇,白靖每一个字都会做最细腻的思考。以至于十多天的时间过去了,他彻底搞懂的内容也不过那么几百字。当然,这两份残篇他已经从头到尾翻阅了两三遍,对于里面的内容略有了解,不过要说真正懂的话,很多地方就得一个字一个字的去推敲才行。

  • 弃子谋(逸尘×曼丽,佛爷×曼丽)在线阅读第二节

    然而世事无常,正当小露易丝在自己童年时期努力锻炼的时候,英国魔法界当中,以邓布利多为首的凤凰社也在和以伏地魔为首的食死徒,两个魔法结社正处在争斗最为激烈的时候,当然了这两方势力组织的争斗也都和小路易斯以及萨伏伊没什么关系的。虽然之前不管是凤凰社也好,还是食死徒也罢都曾为了增加己方的实力而想着要邀请萨

  • 极品渣男之网络教父在线阅读第九章

    “好提议。”温阮深吸一口气,然后用手按着自己的胸口,强撑着露出个非常标准的微笑,咬着牙反问道:“那你觉得我是为什么不穿呢?”傅知焕垂眼扫了下坐在旁边一脸无辜的伯爵,反应过来。他转身,弯腰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抬手扣上自己刚解开的衣领,淡声问了句:“需要帮忙带东西么?我要出去买伯爵用的猫砂。”温阮愣了下

  • 战痕在线阅读水下

    “他奶奶的,这柳老爷居然敢阴我!”一苇道人知道实情后气得火冒三丈,恨不得立马去找柳重明算账。“嘘,秋后再算账也不迟,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那只怪物。”叶澜清提醒道。三人跟着一个剪纸小黄人,它停,他们停,它走,他们也走,也算得上是荔城的一大奇景。紧赶慢赶,一行人跟着小人出了城的时候太阳已然西斜,颇为绚烂

  • 综漫九尾白狐第十章

    “啊,没什么,受刺激了呗。”丽贝卡挑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一起往购物车里扔,漫不经心的回答。“?”玛格丽特挑挑眉,受什么刺激了?“um......”丽贝卡想了想,回答玛格丽特,“据我的推测,他大概是积压了很多的郁闷和怨气。你知道他妻子是谁吧?”翻了个白眼,“我当然知道,妮可·基德曼,别把当成不理外界的书呆

  • 与港黑干部联姻后在线阅读第三节

    “这下可就是栽了啊……”就在张泽扭头看到那一鳞地焱蛇喷出的那光柱直奔自己后心窝而来的的时候,心头也是升起一丝绝望的感觉。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光芒从张泽的眉心升起!“砰!!!”一声巨大的声响传来,张泽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想象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一副让张泽一生都难以忘记的画面出现在眼前。张泽看到自己伸出

  • 我在墓中疯狂刷钱在线阅读女扮男装

    刚才第一次有男生敢这么对我,不过,幸好我穿成男装,才没有人知道我是女的。刚才早知道就下手重一点,反正他长得那么帅,多几个黑眼圈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对了,广陵街?!广陵街在哪啊?!忘记问了!该死的!现在怎么办啊?!我拖着沉重的行李向前走着,还是找个人问下路吧!前面正好有个人,过去问下。我拍了一下他的

  • 平凡后的疯狂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九章秦寒七已经拔.出了随身携带的伯.莱.塔手木仓,却没有扣动扳机,“入侵者”实在不堪一击,那身影慌乱而笨拙,好一会儿才跌跌撞撞地消失在竹林里,李呦呦却依旧做出小白花应有的反应,怯生生地拉住秦寒七的衣角,“是敌人吗?”秦寒七:“是你温柔的室友。”“……”自家男神最近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看李呦呦难得吃

  • 空花无卦之公主嫁到

    果然不出苏慕白所料,宁淮渊用他仅剩的一口气去找了枫岚。枫岚也是毫不留情的将他踹了出来:“师哥哈,不是我不帮你,你看人家姑娘也不错,知书达理年轻貌美,人家也不欠你的,你就从了吧!”语毕,抬手正欲关门。宁淮渊从地上爬起来,一个箭步冲了过去,试图要推开房门。“哎呦师妹啊!你就帮帮我吧!明天她们过来你就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