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玄幻都市之我为天道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断红尘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六章

于是,本来定性为交通事故的案子转手到樊城市局褚怀森的手上。死者程飞从医院太平间出来时是他的家人来接的,虽然看到了他尸体上异常的缝合线,但由于家人专业受限,并没有提出过多疑问。因为是横死,家人对这场事故一直咬着不放。

警方查到,该交通事故是由于出租车高速爆胎,司机紧急制动而导致失控,冲向隔壁车道后被后车一顶,翻过隔离带,被逆向大货车碾压。

并没有人为异常。

除了死者尸体的缝线外。

褚怀森一行人带着奠礼来到死者程飞的葬礼上,葬礼上来了很多人,包括死者身前工作的妇产医院等人,甚至包括他曾经接生过的宝妈,可见医德医行尚可。

褚怀森按照礼节拜过死者后,单独和死者的妻子见了面。

程飞的妻子孙女士已经哭红了眼睛,勉强能够回答警察的问话,因为一直不相信这只是一场交通事故,当褚怀森问道需要对死者程飞做进一步尸检时,她也只是犹豫几声便答应了。

褚怀森避开众人,将死者尸体运回了市局进行进一步尸检。

万小巷:“缝合线和手法的确与张建来身上的一样,只是换了颜色,张建来身上的是黑色,而程飞身上的是红色。”

曹岩:“是不是因为缝合程飞的尸体时他已经死了,对凶手来说造不出快感,所以换成红色达到刺激作用?”

褚怀森舔了舔虎牙尖,微微摇头,“不见得。只有小孩子对颜色敏感。除非有一定的仪式感,成年人犯罪没必要在颜色上有所区别。”

费米把乳胶手套脱掉,“表皮底下依旧是断离的,只缝合的浅表一层,稍微一点大动作的搬运肯定会脱离,如果是为了入殓,这种缝合是相当不合理的。——褚队,葬礼上有什么异常吗?”

褚怀森看了费米一眼,手上转着的钢笔掉了下来,啪地摔在桌上发出一声脆响,他轻咳一声,“葬礼人很多,作为产科医生已经算是广交,还有好几个他曾经接生过的妈妈,可见医德方面也很成功。不过……”

许逢年接过他的话,“程飞的妻子孙敏,她浮肿的眼睛和哽咽的语气的确能看出她悲伤,但我还能感受到她悲伤里有一丝过于的淡定,虽然相当克制,但我能察觉到。”

褚怀森招手,“福将,去,查一下这个孙敏的背景。——入殓师怎么说的?”

曹岩:“入殓师说这个死者的肢体连接部分不归他管,他只负责修复好面容交给专门修复四肢的入殓师。我后来问了那个入殓师,他说他根本没有这一项交接。我去查了他们的交接记录本,这一项交接条是被撕掉的。”

实习小女警匆匆跑进来,进了门才发觉打扰到领导们的会议,又红着脸堪堪退了回去。

“小溪,什么事?进来。”许逢年叫住她。

女警小溪这才敢进来,汇报说:“刚刚、刚刚有个女人来自首,说张建来和程风的死,都是她干的!”

*

华康福利院。

这家福利院是樊城条件最好的一家私立福利院,是樊城著名企业家褚英华先生投资创建,至今也有好些年头了。

褚英华,也是褚怀森的父亲。

不过父子俩关系并不是那么友好,加上父子俩的工作风马牛不相及,也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今天是周末,霍离离的全日制学习班公休,褚怀森和费米又都忙于工作,只好将霍离离交给福利院的张姐托管。

张姐曾经照顾过费米,费米与她比较亲,霍离离交给她并支付相应的托管费,张姐也答应每周末都可以顺带着一起照顾霍离离。

今天福利院的孩子们组织做手工棒冰,大孩子带小孩子分成几个小组,每人分发到各种不同颜色不同卡通的容器。

霍离离分到了红色,是个小猪的头像。不过她对这些小孩子的玩意不感兴趣,看了一眼就仍在一旁,也没有参与小组活动。

在张姐的教学下,大家开始搅拌添加各种口味的果汁和奶油,孩子们相当欢乐。

这时,有个小女孩走到霍离离面前,坐到她身边,“你不喜欢红色的?我的可以跟你换。”

霍离离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穿衣打扮有些轻熟的小女孩,她皱了皱眉看着小女孩手里的卡通容器,“你不是这里的孩子吧?”

“你怎么知道?”

这里的孩子怎么穿得起名牌衣服?

“因为我和你一样。”

施念念觉得这个姐姐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她从小就不喜欢和小朋友玩,觉得她们很幼稚,嘴里总是会念叨“我妈妈说xxx”或者是“我爸爸说xxx”,没有一个人有自己的主见,都是小屁孩。

但这个姐姐似乎很有想法。她忍不住和她说话,“你知道红色代表什么吗?”

霍离离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什么?”

“代表复仇。”

霍离离觉得好玩,笑了笑,“为什么?”

小姑娘的嘴角有些下垂,唇珠饱满,嘴巴很小巧,似乎还偷抹了妈妈的口红,像个芭比娃娃,“你没看过吗,如果看一个人不爽,就会拿着红漆在她家门口写‘婊/子养的’‘我/草/你/妈’之类的话。”

那两句脏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多少有点违和感,霍离离说:“那也不是红色的错。”

可能觉得这个姐姐和她没有同样的观点,她眉间微促,一把拿走姐姐手里的红色棒冰容器,小脸气鼓鼓不说话。

霍离离反而觉得她有些可爱,出言安慰道:“我不参与,你要是喜欢就拿去玩好了。”

小女孩把手里玩具扔掉,“我没玩,我又不是小孩子!才不会和他们玩这么幼稚的东西!”

张姐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赶紧过来劝慰,哄孩子很有一套,但这两个小姑娘都不是一般人,很不吃这一套,张姐也只好把她们俩拉开讪讪作罢。

棒冰做了一上午,在这一圈孩子中,施念念只对霍离离感兴趣,似乎越对她冷漠,她越想靠上去挠一挠这个姐姐,试图触碰她的底线,看她像其他孩子一样惊慌失措的样子。

“你知道死亡是一种什么样的过程吗?”施念念舔着一根棒冰,她没出一份力,却也可以得到小男孩分自愿给她的一根棒冰。

霍离离没说话,看着她,示意她继续说。

施念念有些自豪地说:“电视上总会放那种,死之前巴拉巴拉讲一堆遗言,然后手一松,眼一闭就翘辫子了。其实哪有那么简单,死亡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情。首先你会感觉到他的心跳变快,快得像打鼓,然后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心跳会从极值120逼近200,这个过程中呼吸也会加快,你会听到很明显地呼哧呼哧的声音。这种过程可能会很长,有些人维持这种半死不活的样子一天一夜都死不了。

“姐姐,你说,他们在这个过程中都会想些什么呢?”

傍晚的时候,费米一直没有来接霍离离,天快黑的时候,霍离离打了个电话给他。

费米接到电话时,市局里对施雯的审讯还没有结束。

今天下午两点多时,施雯到局里自首,说张建来和程飞都是她杀的,表皮的缝合也是她用绣线缝合的,这两个人都曾经是她的食客,因为一些私人原因,她和程飞一起把张建来杀了,后来警察找到她,她怕自己暴露,就设计把程飞也杀了。

好像很说得过去,但也依旧疑点重重。

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们要把张建来置于死地?

施雯年初怀上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孩子又是怎么没了的?

他们为什么要在鹤龄湖作案?

施雯这个女人又是用什么手段伪造了一场如假包换的车祸现场?

“抱歉抱歉,”费米接到电话立刻向霍离离道歉,“我马上过去接你。”

“没关系,”霍离离的声音并没有生气,“如果你们忙我可以自己去市局。”

“这边……”费米抬手看了看腕表,又朝审讯室看了一眼,“应该可以收案了,你再等会,我和你哥一起去接你回家。”

“等等,”霍离离打断他,“这个案子没那么简单。”

费米充满疑惑地挂断电话,审讯过程他没有参与,就法医角度而言施雯这个女人完全符合尸体上的缝合手段。他上楼走到三楼的观察室,褚怀森正坐着看监控屏幕。

费米倾身,手掌撑着红木桌子,衬着手臂细白,“怎么样了?”

褚怀森盯着屏幕,“这个女人很奇怪,她既说不出对张建来的作案手法和动机,也说不明白她在哪里把张建来杀了,问她把张建来的脊骨放在哪里,她也含糊其辞。如果不是她,她是为了什么而自首?你看,你看她的神情,她有很明显的护犊情绪,说明不是被威胁,而是自愿。

“我让福将又仔细查了一遍,她现在只有一个亲人,就是她的女儿,才十二岁。”

难不成——!

许逢年也突然意识到,“老褚,我们好像一直忽略了一个人。”

施念念!

褚怀森的瞳孔倏地一缩,“费米!快!快去福利院看一下施雯的女儿。”

延伸阅读

科乐家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pq6z.shtml
我公司是日本栗田工业株式会社微型净水机——“栗田”在中国的总代理,产品全部都是从日本

百果园水果超市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shil.shtml
百果园水果超市秉持“让天下人享受水果好生活”的企业愿景,信奉“博爱宽仁、诚实守信、义

孚味和风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61zl.shtml
孚味和风是一个主打海鲜刺身、寿司和鳗鱼饭等等日式料理的餐饮品牌,总部位于台州市,其店

全悦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djz1.shtml
全悦相框是全悦相框淘宝商城直营店铺。全悦是义乌市森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注册品牌。公司

信恒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gotu.shtml
信恒婴儿用品总部是蜂巢纱布方巾、童巾、毛巾、枕巾、童被、浴巾、广告促销用方巾、童巾、

宫廷小吃培训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s9ej.shtml
麻辣香锅培训麻辣香锅的做法哪里教麻辣香锅的做法麻辣香锅怎么做重庆麻辣香锅培训麻辣香锅

相聚时光快餐店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bn8i.shtml
美食快餐是很多人都非常喜欢的,相聚时光加盟就是珠海一家非常有特色的快餐美食品牌,珠海

双凤居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xdr2.shtml
双凤居床上用品总部主营的是枕头、蚊帐、被子、套件、垫子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京师宝宝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um31.shtml
在这个全球经济低迷环境中,中国经济也进入了三期叠加的新常态,各个行业都面临严峻的挑战

通如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pgou.shtml
通如孕妇装有电子图书馆_多媒体网络教室_在线考试系统_在线培训系统_数字语音室_网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系统是我网恋对象在线阅读第二节

    “水,水……”李暮晨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声音弱如蝇蚊。这已是李暮晨服下化髓汤的第四天了,他被玄赫安置在一处小屋里。小屋子终日不见阳光,让人分不清此时是昼还是夜。不过屋内还有一盏发着微弱光芒的油灯在滋滋的响着,好似告诉李暮晨还有它做伴。“吱吱,吱吱”一个蝙蝠突然从床头探出脑袋,扑到李暮晨身上蹭子几下,然

  • 爆红后我总在被迫营业在线阅读第6章

    梵隐宫是连篁的居处,仿着凡世尊贵之家的府苑建造而成,幽深曲折,无仙踪造访之处,石台之上、石缝之间,零落生着些湿藓。净水流过,叮咚成空谷之声。虽早已遍植四时花木,极尽景致变化,梵隐宫仍旧变着花样翻新扩建,仿若要将海外所有风光融进这有限的一域。唯独冠月木生长的这一处院子并一旁的书楼,数千年如一日的景致,

  • 向氪金势力低头在线阅读3)

    房间内。“你打算怎么办?”少年靠在墙上。“鸢尾香。”少女并没去答他的话,变出一支黑色的香,点燃。白烟在红香的上方一点点的聚拢。当凝聚到一定程度时,出现了一幅画面:一家古式的客栈,客栈的牌匾上写着红尘客栈。客栈周围种满了彼岸花,那些彼岸花开的妖冶,且清一色的是血红色,从远处看,好似一大片一大片的血,动

  • 相思意难言之古老的谱书(3)

    九叔是我们族中德高望重的老人,他曾经担任过宝庆县的县长,在位期间一生正气,嫉恶如仇,深受大家的拥护。退休后又回到生他养他的四房头,大把年纪仍在田间地头忙碌着,大家嘻笑他是一个地道的农民。九叔非常热心公益事业,在他的操劳下,村里的公路四通八达。十年前他积极参与了我们黎氏家族的四修谱工作,据说他在修谱期

  • 九策在线阅读第五章

    当莎拉再次回到纽约的时候已经是一星期之后了,不要问她为什么走的那么慢,边走边玩不行么?说实在话,她本来的打算就是出门旅行放松心情,结果却遇上了一个更加糟心的变态杀手。果然人生处处有惊喜。好吧,她大概是天生讨变态的喜欢_(:зゝ∠)_莎拉默默地回想了一下自己过去二十多年的人生,她遇到变态的概率大概也就

  • 兴汉之后手(10)

    “咻!咻!”两只穿云箭拖着长长的尾巴飞窜向高空,接连在高空之中爆炸。只是非常奇怪的是,爆炸上空泛起阵阵涟漪,好似天空被一层薄膜给笼罩一般。“不好。”一名负责保护剩余族人的府军队长脸色一变,大惊失色道;“阵法。”作为一名先天强者,这名队长的眼界自然不凡,一眼便看出,这里的天空已经被阵法笼罩,甚至连求救

  • 将军是我头号迷弟论坛系统

    谢枝的招式并不致命,却成功威慑住了那些杀手,他们纷纷朝后面退去,直到来到自己老大身后。老大拔出了刀,却也不敢贸然上前,他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想要放弃,可却有点不甘心,更重要的是,万一事情泄露,后果是他所无法承受的。思怵了片刻,他冲着谢枝喊道:“敢问阁下是何人,为何要插手此事?”谢枝觉得这个问题简直是

  • 我为魔中之皇第2章在线阅读

    “父皇,你来了啊……”就在李二还在思索这一尊雕像是哪一位神明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了李承乾的声音了。似乎是进来的人太多了,打搅了修行,李承乾这时候也是睁开了眼睛。“承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二也是面色一正,语气很是不爽的喝问道。作为大唐皇帝,他真的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大唐的储君跑到这深山里面来修仙问道

  • 美食征服世界进行时第二章在线阅读

    “啊!!!”的一声,从黑暗深渊包裹感之中狂叫的李慕云猛的一下睁开了眼。剧烈的真实感让他下意识的护住的自己的本应该断裂的右手臂。疼痛感和那份真实的恐惧感,狂乱沉重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以及,低着的头俯视自己手臂的脸,还在不停向外深处着冷汗。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李慕云突然似乎又感觉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大口大口

  • 我:第五天灾之大将军傲八马(求收藏)(5)

    屠杀持续了很久,路易沉浸在这种杀伐和升级的快感当中。连美貌的侍女伊芙琳站在自己身后很久都没有察觉。伊芙琳也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一大群蚂蚁竟然倾巢而出,不断猎杀草丛中的虫子,这有点太不寻常了。“少爷.....”在观看的间隙,伊芙琳轻声喊了一声。路易转身,这才发现侍女伊芙琳的存在。路易嘴角上扬,显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