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女尊之小和尚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卟许胡来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走在倾嬿前面,感觉到风清楚的拍在我的脸上。陌生的原野上时不时传来兽的哀嚎。我将袍子裹进,回头看看倾嬿,她紧紧跟着我,踩着我的脚印,牙伏在她肩膀上四处张望。她抬头看看我,微微一笑!

幽云十三骑背着刀,骑在高大的战马上,一言不发的把我们围在中间,像一个移动着的牢笼!

原野上各种兽的足迹凌乱的延伸到看不见的远方。领头的那个扯掉手套,伸手在空气中试探着什么,然后示意其余人停下前进的步子:“风雪马上就要来了!东边有个废弃的驿站,我们去那里躲一晚上!”

驿站已经只剩下几方低矮的土房了,院墙上排放着的陶罐提醒着这片风雪曾经这里也曾喧闹过。我和倾嬿被送进最里面的一间小房子里,十三个人解下斗篷和大刀,将我们看守的滴水不漏。倾嬿靠着我的肩膀,额头布满细小的汗珠,我知道,她腹部的伤口很可能被扯开了,牙目光低垂着,耷拉这头盘在她的大腿上。

“翎珏,你还记得这里吗?”倾嬿轻轻的问我!

我低头看着她,摇摇头:“这是那儿,我不知道!”

倾嬿闭上眼睛,双手捂着胸口微微颤抖着:“我真傻,现在的你怎么会知道?”看着她,心莫名的疼。我轻轻擦掉她额头上的汗珠,说:“对不起!”倾嬿听见我的道歉,抬头注视着我,微微一笑,笑容温暖而舒心。良久,她把头枕在我的大腿上,像一只找到温暖毯子的小猫一样放心大胆的睡着了!

我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拴在柱子上的马屁歇斯底里地叫唤着,我知道一场暴风雪正在袭来,我紧了紧倾嬿的袍子,然后将牙抱到我怀里。那十三个人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方破木板堵在门洞的位置,然后靠着墙面对着我和倾嬿坐下!

我伸手试探着倾嬿的额头,发现她的额头滚烫,而她依旧像只小猫一样安静的睡着!我看向领头的那个骑士:“我需要一些退烧和消炎的药!”

“没有!”领头骑士没有回答,是他旁边的骑士冷冷的对我说!

牙抬头看着那个骑士,露出锋利的獠牙,底底的怒吼着!

似乎听懂了,它呲着牙发出地鸣。

我说:“没有药她会死的!”我把手按在牙的头上,安抚着它。

牙领头骑士对旁边的骑士说:“把我们备的药分他点!”

那骑士不情愿的翻出药物递给我,嘴里小声的嘟囔着什么。

暴风雪丝毫没有减退的意思。倾嬿躺在我怀里沉沉的睡着。

领头的骑士透过缝隙往外张望,眉头紧锁的说:“不对劲,有蹊跷!”旁边的骑士一听,赶忙凑过去张望,目光聚集在拴在外面的战马蹄下:“对,怎么风雪这么大,地上的雪一点没见加厚?”他们迅速拔出刀摆出一幅大敌当前的样子。

牙竖着耳朵机警的看着他们,我则下意识抱紧倾嬿!

“有人来了 !”领头骑士示意伙伴做好应敌准备,自己则透过那条缝隙继续张望着。

我从他们的眼神里得到两条讯息,首先,这个人能力一定在他们十三人之上,其次,他的目的是阻止眼前的骑士们带走我们。我心里稍稍松口气,这时,躺在我怀里的倾嬿用手在我的腰上轻轻捏了捏,我立刻会意,原来她是清醒着的。

风雪骤停。外面听不见马的嘶鸣声却传来叮叮当当的驼铃声,那声音空旷而清晰。幽云十三骑互相看看,都没有说话。而外面逐渐靠近的驼铃声突然停了,有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幽州鸣王的手是不是伸长了点?”

领头骑士故作平淡的回答:“阁下的手也不短嘛。”

“哈哈”男人传来笑声,语气有些戏谑:“好一个幽云十三骑,真是十三条好狗!”顿了顿,又继续说:“所以你们不愿意放人咯!”男人说完话,挡在幽云十三骑前面的那堵墙瞬间坍塌成一堆,像是尸体一样一块一块的铺在雪地上,原本拴在外面的十三匹战马没有了束缚点,拖着缰绳四处跑了!

墙塌后,我看清了对面的男人,他骑着一头白鹿,头上着戴垂帘遮面的帽子,衣着华丽并且气质高贵!他的目光越过十三个骑士落在我和倾嬿身上,然后语气有些微怒地对领头骑士说:“我要救的人,谁也挡不住!”

“你到底是谁”幽云十三作战斗准备状!

男人几乎是眨眼的瞬间便从白鹿背上移动到距离领头骑士一步的位置,然后他摘掉头上的帘子,露出平静却不怒自威的表情:“冰帝。擎渊。”

我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想起老路说的话:冰帝擎渊帅兵五十万,仅仅三个月攻占庐州南境七城,直逼庐阳!老路口中的人物现在就站在我面前,又是一阵熟悉又陌生的矛盾感觉出现在我的意识里。擎渊,好熟悉的名字;冰帝,好陌生的人!

再看幽云十三骑,他们自从看清擎渊的脸便丧失了对待我和倾嬿的那种高傲和轻蔑,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和紧张!领土骑士向后退了几步,轻声的对同伴说:“看来我们带不走他们了!”他一边说,一边向我和倾嬿靠近!其他骑士听完她的话,一部分挡在擎渊面前,一部分提着刀向我和倾嬿靠近。当他们亮出寒光闪闪的刀刺向我时,我瞬间明白了,他们的任务是带走我和倾嬿,一旦带不走,就地斩杀!

庐阳湖面漂荡着厚厚的积雪和浮冰!

老路站在甲板上,佝偻着身子朝着混沌的远处眺望。风雪贴着他的身体掠过。

尹照走近他,安慰道:“不要担心,翎珏会没事的!”

老路转头看着尹照,微微叹着气:“起航吧,我去看看翎珞!”老路伸手在尹照肩膀上拍了拍,无数想说的话此刻都化成一声轻薄的叹息!

宙达跑过来,神色有些紧张的对尹照说:“呼伦来了,还有两个街区!”

老路的脚已经踏进船舱,听到宙达说的话又折回来:“马上起航!”宙达转身冲着对面挥动了一阵旗子,七艘战船相继起锚,小腿粗细的铁链哗啦啦的被拉出水面。

岸上的人听到动静,纷纷围到码头上,冲着水面上的七艘大船指指点点:“他们是要去抵抗冰域的敌人吗?”

“不知道!管他呢!”

“好家伙。看那铁链和我腿差不多粗!”

“他爸,回去吧,和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

越来越多的人围观,岸边一时间人头攒动。

一列长长的队伍,全副武装的朝岸边开过来!人群一整骚动,随后听见一声响亮的怒吼:“都给我让开!”呼伦骑在高大的骏马上,一手里握着长剑,一手执着缰绳。人群连忙让出空间,士兵们迅速封锁了整个码头!

呼伦胯下的马冲到支出水面的木板站台上,前蹄高高扬起。呼伦眼看着最后一艘战船离港,他扔掉手里的缰绳,身体一用力,脚在马鞍上轻轻一点,腾空向着排在最后的战船跃过去。

战船上的水兵没有想到呼伦能跃出这么远的距离,一片混乱中。几个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水兵被跃上船来的呼伦掀翻在甲板上,然后呼伦冲着指挥船跑去,船和船之间的数丈距离仿佛门槛一样被他轻松跃过!

指挥船上,尹照回头看到这一幕,抽出腰间的长剑,冲着老路说到:“师傅,劳烦您代为指挥!”说完,他托着剑跳下指挥台,冲船尾跑去。

老路站上指挥台,伸手接过宙达递过来的手杖,然后对宙达说:“全力冲,我负责开路!”老路咬着牙,挥动着手杖,随后便听见湖面传来嘎吱嘎吱的破冰声!厚厚的冰碎成块状向两边分开,一条水路出现在船队前。老路咬着牙,眼睛里崩出血丝。 宙达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老路控制着手杖,声音虚弱:“快,冲到外海就没有这么多冰了!我撑不了多久!”宙达连忙回过神来,挥动着旗子示意其他几艘船提速,情急中他顾不上其他的船能不能听到他的声音大喊:“弟兄们,快呀!”

另一边,尹照和呼伦轮着长剑战成一团,双方都倾尽全力,招招致命,却招招被化解!

岸上围观的人群听着剑与剑相撞的声音,看着七艘大船驶出庐阳湖的避风塘,一番嘈杂后纷纷散去了!跟随着呼伦而来的士兵站在岸上放了一串乱箭后眼睁睁看着大船远去。

尹照挡掉呼伦刺过来的剑,说:“我很佩服你的忠勇,但是,我也忠于我的王!”呼伦立即再次展开攻击,尹照觉得呼伦的能力变得高出许多,力量也重得不可估量,而就在昨晚,尹照还能轻松将他制服!尹照边战边拖延,他很疑惑,疑惑呼伦能力的变化之大!

终于,船队开出庐阳湖,进入外海!水面上的浮冰变得少了许多,但是海面上有一层白茫茫的雾,视线变得很短!老路叹了口气,虚弱的伸手指着一个方向,然后像一颗断根的树一样向后到去,宙达慌忙接住老路,只听见老路微微说:“去白岛,往南!”

……

破风声停在我的耳边。我听见牙的声音变得缓和许多!

我睁开眼,擎渊已经站在我的面前了。三柄寒光闪闪的大刀落在雪地上,十三个骑士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那三个手里没有刀的骑士迅速往外围退去!

擎渊朝我们这里看了一眼,余光落在我身上。牙的眼神变得欣喜起来!擎渊回头看着蠢蠢欲动的骑士们,口里平淡的说:“我知道你醒着的!”这话是说给我怀里的倾嬿听的,倾嬿慢慢睁开眼,但是脸色依旧苍白,浑身发烫。她弱弱的看向擎渊:“哥!”

哥?!

延伸阅读

囍家纺加盟  http://www.whistler-real-estate-online.com/b7gz.shtml
囍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南通喜牧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是高标准、高起点的现代化家纺企业,以家

绿带水机加盟  http://www.whistler-real-estate-online.com/nm9i.shtml
随着水污染的越来越严重,广大消费者对饮用水的卫生问题会越来越重视,巨大的市场需求必然

心歌迷你KTV唱吧加盟  http://www.whistler-real-estate-online.com/uzdm.shtml
心歌迷你KTV唱吧,千元投资,K歌新玩法,1人体验,2平米玻璃小屋独享空间,2017

娇艳加盟  http://www.whistler-real-estate-online.com/nf3e.shtml
娇艳床上用品是床品套件、四件套、多件套、枕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

宇恒加盟  http://www.whistler-real-estate-online.com/yqwh.shtml
宇恒机电设备总部成立于2008年,是以可再生能源--浅层地能开发应用为主的新技术企业

食界玩家新西兰岩烧乳酪加盟  http://www.whistler-real-estate-online.com/69pt.shtml
公司简介:北京甲子餐饮管理公司:2008年甲子公司创立“食林外传·传奇酸辣粉烧烤”餐

开立翔加盟  http://www.whistler-real-estate-online.com/geld.shtml
开立翔宠物用品是深圳市开立翔贸易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成立于2012年,以外贸起步,依托

马拉桑酒业加盟  http://www.whistler-real-estate-online.com/dpm5.shtml
马拉桑酒业是一家用传统酿造理念配合现代科学技术纯酿造好酒品的现代化酿酒企业。马拉桑酒

众孝中老年健康生活馆加盟  http://www.whistler-real-estate-online.com/gzgv.shtml

TENKA加盟  http://www.whistler-real-estate-online.com/x2ms.shtml
TENKA平衡车总部成立于2011年(ShenzhenTenkaTecknology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到古代卖甜点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秦轩就起床了,他要赶去市场买第一批到的新鲜货!梳洗完毕,打开手机看了下留言,把秦轩自己都惊呆了。就一个晚上的时间,评论居然高达几百多万条,满屏的评论,根本就滑不到底!“我靠,失踪人口终于回归了!”“主播好帅!话说我啥时候关注的主播来着?”“楼上的,你没关注就赶紧取关好吗,这样就能少

  • 我就是渣又怎样[快穿]之魔界异动

    元孤走到杜宁山下时,看见有人在打斗,中间好像是个女子。他快步走过去,看见几个小妖在欺负一个女子,他将周围小妖驱逐开,将那女子拉起。“姑娘可还安好?”他问那女子刚刚回过神来,看着元孤,目不转睛。“姑娘为何在此?”元孤见她不说话,以为她没听清自己的话。“我……我去杜宁山上为天后娘娘采露水,却在山脚遇上了

  • 穿越万界破坏剧情是诅咒,还是另有黑手(求收藏)

    ※※※突然之间,原本满是慌乱的姬乘风,这时心中突然就冷静了下来。随后转念之间,他心中就忍不住喃喃的道:“不对呀,我记忆之中的那个苏妲己,好像与现在这个苏妲己,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没错,姬乘风记忆之中,那个在封神大劫之中,葬送了一半殷商王朝的苏妲己,根本就是九尾狐妖所化。与现在苏护膝下的苏妲己,根

  • 反派又让她翻车了[快穿]神仙

    第一章神仙当薛清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自己都难以置信。最终掌握了这个身体的,是他,而不是那个好似神明一样的……人。生而为人,种种欲.望、贪婪、渴慕、执念,在满足自身生存之外附加了太多的情绪,有时竟能让自己也觉得人当真是一种可怕至极的生物。然而此时,竟然还要应该感谢生而为人的这些诸多的繁杂奢求,丑恶心思,

  • 香蜜沉沉烬如霜—重生一世之邪恶藤蔓王(6)

    “—54”“—49”“-64”.....又是一连串用让人蛋疼的伤害数字。boss终于恼羞成怒,伸出两只触手将袁飞紧紧的缠绕,好像包粽子一般。叮,邪恶藤蔓王。对你释放技能,野性缠绕。每秒损失生命。五十点。持续时间十秒。不好,马上吞下一盆金疮药。先保住小命要紧。十秒过后,袁飞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终于可以好

  • 穿到星际的锦鲤少女在线阅读第九节

    暮色降临,星辰悄无声息的爬上了天空,乐人最喜欢每天的这个时候。日夜交替的片刻,无垢花树上的簇簇白花会在眨眼间,变成点点白光,虽是和白天一般栖息枝头,但却忽明忽暗的甚是好看,宛若身处仙境,被群星环绕,处处都透露着玄妙而又静谧的美。每当此时湖边就只剩下乐人自己,虽在楚怀卿面前并不会过分认真,让他认为自己

  • [高达seed]红衣小队的男装公主在线阅读第4节

    祸不单行也就算了,居然还来个屋漏偏逢连夜雨!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外喋喋不休的房东太太,安柒染瞬间有一种将她嘴巴缝上然后丢进太平洋喂鲨鱼的冲动。一大早来扰人清梦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她今天之内搬离这里,她可是预付了半年的房租的,现在还剩余三个月,想赶她走,门都没有!“喂,我说安小姐,你到底听明白我在说什么没有

  • 大少这病治不好[快穿]之留下(5)

    “我这是关心你们整座寨子的安危。”梁倾墨说,走近苏小洛一步,“世上行当数不清,若做的好也是能赚到大把银子的。你们为何要不顾安危的选择山贼呢?我觉得你们本性……”苏小洛翻着白眼,没好气打断梁倾墨的话:“您还是关心自己比较好,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在山贼的寨子里,随时狗命不保!”笑意又回到梁倾墨脸上,“我又不

  • 幻身新生之血之第二章(2)

    安静的小屋中凌乱不堪,桌椅横七竖八倒了一地。一个男人倒在地上,衣领已被鲜血染红。在他身旁,少年放下手机,悠然靠坐在斑驳的墙壁前,长长的睫毛低垂,不知在想些什么。时间一分一秒推移,隐约间长鸣的警笛声在街口响起。原本安静靠坐在地上的少年微微侧头,静如深潭的双眸中掠过淡淡波澜。他垂在身侧的手指悄悄弹动了一

  • 唐末五代风云录在线阅读第4节

    楼下,只见外面一本书飞(跳?)来飞去,而小樱也跟着它,以一种绝对超过人类极限能力的气势,迅猛地扑来扑去。刚刚还被说到的男孩——相较而言就显得十分文雅了:身姿挺拔地站立着,右手执剑,左手拿符,几句略显拗口而又有些莫名熟悉的咒语过后,只见一团火焰从符咒中喷射而出!才见过的神奇黄色玩偶,在旁边叽里呱啦地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