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综]男神快到碗里来一个接着一个

作者:叶家小柒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李管家?”韩彬根本不相信抛尸这种事是自己身后谦逊祥和的管家干的。

“可是他确实是从你们家拎着两个黑色塑胶袋走出来的啊!”刘一也只是猜测,就是想探探李文义心里有没有鬼。

“你,你有什么证据?”李管家回答得结结巴巴,毫无底气。

许伟二话没说,一个箭步上去反手扣住了李管家,。

“李文义!装的挺像回事啊!”许伟手中的枪也抵住了李文义的头部。

“你,你们怎么知道?”李文义挣脱了几下,可他哪里是许伟的对手。

“说吧!怎么回事?”王建国又坐了下来。

李文义,男,李文忠的同胞弟弟,但是在十二岁时犯盗窃案进过少管所。出来以后在李文忠介绍的工厂工作,不过后来又涉及“521”儿童拐卖案而入狱。因为只是从犯,判刑较轻,狱中表现不错,刑满就出来了。

换了一个城市以为可以重新生活,可是碰见王建国这样的刑警算是李文义倒霉。

“你们早就查出来了?”刘一瞟了许伟一眼。

“小许,你没告诉小刘吗?”通过警方对各街道监控的排查,发现抛尸男子最后回到了别墅区。王建国一早就告诉许伟了,没想到许伟并没有告诉刘一。

许伟支支吾吾道:“我,我……”

“回警局再说!我看你是不想干了!”王建国气从口中吐,脖子都红了。

“你想帮你哥哥自首?”刘一尽量把事情往好了去想,毕竟改造过两次的人。

“帮他?呸!这个衣冠禽兽,算他走运被别人给杀了,要不然我非让他断子绝孙。”李文义原本亲和的脸,霎时间变得凶神恶煞。

“断子绝孙?”刘一感觉李文义与他哥哥应该有什么感情上的纠葛。

王建国示意许伟暂时松开李文义。

“说吧!知道什么都说出来,对你也有好处。”王建国递给李文义一支香烟。

李文义接过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两眼望着天花板,回想起自己出狱的那一天。

那天下着小雨,李文忠带着李文义的媳妇秀琴,一起去接李文义。其实当时李文义就感觉两个人有些古怪,行为和语气都不是很正常。回家吃饭的时候,秀琴的眼神根本就没有在李文义那里。

直到有一天李文义加班提早回家发现李文忠与秀琴在家中偷情。

李文义当场大发雷霆,骂他是畜生,自己弟妹都不放过。随后拿起厨房的菜刀就砍向李文忠,哪知这一刀被秀琴挡了下来,砍在了秀琴的胳膊上。幸好只是擦伤,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秀琴埋怨他到处惹事,没本事,不能给自己想要的生活。

李文义一气之下便离开了B市来到了C市,那年李文义再也不像以前吊儿郎当,开始努力工作,直到被韩彬父亲韩涛看重,当了韩家的管家。李文义在韩家做事开始还令人嫌弃,毕竟是一个受过刑的人,但是不知怎么,韩涛就是特别信任他。

“李文忠给你戴绿帽子?理解!你什么时候注意到他的?”刘一还想了解更多。

“这也是从少爷口中得知的,我没想到是这个畜生教少爷。其实少爷跟踪李文忠的时候我也在,不过我们的目的不同,我是想给这老家伙点颜色看看。”

“那后来为什么将高小晴的尸体丢进警局?”

“一来,我不想让少爷被这个女人迷失了心智,毕竟不是什么好女孩。二来,就是想报复李文忠,让所有都知道他是个伪君子。”

“不是好女孩?”

“你见过哪个女孩天天去夜店的,还经常管我们少爷要钱花!最可气的是勾引那畜生。”

“老李别说了!”韩彬歇斯底里的声音制止了李文义。

刘一费解,高小晴条件应该很优越啊!为什么还会管韩彬要钱花?

“那为什么不早点去报警?”王建国突然问了一句,要是正常报警也不会这么麻烦。

“这,这……”李文义不知怎么说才好。

“你还想隐瞒什么?”刘一逼问道。

“其实我这也是为了救少爷,毕竟韩哥对我有恩,我这辈子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

“救我?”韩彬完全蒙蒙的。

“少爷还记得那条短信吗?丢尸体的应该是谁做才是?”韩彬忽然感觉一股冷汗从脊背冒出。

前几日韩彬三人都收到了不知名的短信,每人都不同,许伟和王建国并没有问出短信的事情,李文静和韩彬都说是打电话恐吓,而王亚玲的手机里并没有恐吓信息。

“看来你还有事情瞒着我们啊?非得这么一点点的问吗?”王建国根本不明白这些火烧眉毛心不急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短信是前几天发的,特别备注了报警者必死无疑,我正愁着怎么办呢!哪知尸体却不见了!”

“我也是怕少爷有什么闪失,就自作主张将尸体丢进了警察局。”刘一心想,看来这两人的确没有说谎,凶手到底在想什么?

“知不知道你们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小许将他们带回警局,继续审问!”王建国拉起刘一就要往外走。

王建国并没有开车直接回警局,而是将刘一带回了自己家。王建国因为单身一直住在单身公寓,平日也是独来独往,很少有人知道他的住所,大家都担心他的人身安全,但是王建国确是没在乎这么多。

“请进!”

六十多平米的公寓,一个单身汉还是够住的。刘一见屋内摆设也很普通,只是电视机上面的相框吸引了他。

“这些都是你的战友?”刘一指着相框问道。

王建国一边倒水,一边回答:“对!不过应该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哪两个?”

王建国走上前指着站在最后一排瘦高的男子说:“这个是郭达明,还有这个矮一点的叫万国,我们好久没见了。”

“你带我回来不是叙旧的吧!”刘一坐下后,哼笑了两声。

“张局宽限了几天,王亚玲的母亲说前一阵有一个声称王亚玲同学的男子打过电话给她,当王母问他是谁时他就将电话挂断了。但是打电话的男子声音比较纤细,她也不认识。李文忠的存折交易记录正常,没有异常。”

“我知道了,张局一直都这副德行。李文忠虽然杀了高小晴,但是引出的祸端倒是一个接着一个。王亚玲的遇害,证明凶手应该会将宴会上所有人都杀掉。

“小刘,你别和小许一般见识,这次给他记个过,让他长点记性,多耽误事啊!”王建国一想起来许伟,气就不打一处生。

“没事!王哥,我还是很了解他的。还会有受害人,高小晴被杀应该在凶手布局以外,李文忠杀高小晴应该只是精神疾病发作,分割尸体是为了掩盖罪行。凶手布了一个大局,要杀的人不止李文忠一个人,下一个应该就是李文静。”

“你这么肯定?刘星也在宴会上。”王建国特意提醒了刘一。

“我知道,还得请你帮忙,我手上的线索也不多。”

两人交谈了许久,都是围绕着案情,刘一大胆的猜想让王建国不得不佩服刘一的脑洞。

“小刘,你先回去休息吧!这几天给你忙坏了,剩下的事我来办。李文忠的案子结了也好给学校一个交代。”其实王建国最怕那些无聊的记者胡编滥造,不修边幅的炒作。

刘一点上一支烟离开了王建国的住处,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静静地看着街道两侧交错的画面。对于他来说,这种平静已经好久没有宠幸自己了。他并没有回家休息,而是赶到了艺术学院附近的一家酒店,这样他才可以越来越接近凶手。

刘一判定下一个受害者就是李文静,王建国已经派人在学校附近进行监视,但是往往越是小心,越是会成为别人的猎物。

凌晨四点,晨曦尚未划破万丈迷雾,黑夜好似不愿离去。刘一站在窗户旁观察着女生寝室。寝室楼下并没有警车,甚至连一个巡警也看不见。

刘星失踪对刘一在内心上打击不小,但是为了不让人发觉,他不得不掩盖着一切一切。肖佳每天都会给自己发来一些暧昧的短信,刘一理都不想理会,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学长你在哪?”

“白鸽?起来这么早啊?”

“先不说这个了,你不是让我私**意点李文静吗?就在刚刚她一个人上了天台。”

“你在哪呢?”

“我就在天台楼下的厕所,你等会,咱们开视频!”

刘一与白鸽开启了视频通话。白鸽在另一边嘘了一下,然后缓缓地推开门。她找了一个视角比较好的地方,将手机对准了李文静的方向。只见李文静穿着睡衣,站在七层楼的寝室天台上走来走去,拿着手机,好像嘴里还念叨着什么。由于距离较远,听不太清她在说什么。

刘一刚要赶过去,可是一切都晚了,李文静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小刘,你猜对了,李文静死了,下一个受害者就是韩彬了吧!”

刘一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延伸阅读

艺晨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dopp.shtml
艺晨毛绒公仔总部是毛绒玩具、孕妇侧睡枕、束腹带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清风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drso.shtml
清风渔具总部是矶竿、海竿、台钓竿、路亚竿、矶竿、海竿、台钓竿、路亚竿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桑卓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n4m5.shtml
桑卓车饰以中国深厚的文化为底蕴,工艺融入艺术,着力打造工艺业界品牌,公司主打产品小叶

从美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n92t.shtml
从美油画总部经销批发的油画装饰画、油画布材料、画框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

麦瑞时护肤品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dyr7.shtml
麦瑞时护肤品坐落于美丽的海滨城市大连位于城市中心地带。公司总经理暨创始人马桂霞女士从

基鸿橱柜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p83w.shtml
基鸿橱柜本着“沟通赢客户,诚信创未来”的企业理念,专注于客户的需求和使用的科学性、人

茶风暴奶茶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sf0t.shtml
茶风暴奶茶加盟公司介绍上海新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开发、销售茶饮品的企业。

大蚂蚁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y7v6.shtml
大蚂蚁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床上“四件套,三件套,竹席,草席,藤席,枕芯,宾馆床上套

午瓯茶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ub81.shtml
午瓯茶是一个英式风格的茶饮品牌,主打英式红茶与欧包等产品。以英式古典茶饮文化为基调,

淘众福家州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grk4.shtml
一个可以让你改变一生,改变你家族的命运的机会,你要不要了解呢?了解不会损失什么,错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古武神医第二章在线阅读

    七年后,“爸爸,妈妈,我回来了,”“叔叔,阿姨好。”安然放学了,一蹦一跳的往家跑去,非常有礼貌的跟长辈打招呼,长辈们也非常和蔼可亲的说:“哎,然然回来了。”走到家门口,冲进厨房,抱住妈妈,“妈妈,我回来了,好想您呀,做什么好吃的呀?”王慧珍手里拿着铲子,反过来也抱住了安然,在脸上亲了一口说:“宝贝回

  • 农家贵女:将军小叔要抱抱第五章

    刀疤男死了之后他的那群小弟顿时慌了。这是罗晴意料之中的事,她当场挑了一个还算稳重的管事,让他们不至于变成一盘散沙。那男的年纪不大,叫阿泽,看着似乎还不到三十岁,被选中后感到十分意外,但更多的还是畏惧,显然还没从罗晴的震慑中缓过来。看着阿泽慎重的点头,眼中丝毫没有被提拔后的惊喜,罗晴就知道,这算是个聪

  • 穿成万人迷文里的恶毒光明神在线阅读第五章

    程熠身体一僵,瞪大了眼睛盯着解璟晟,怎么人一清醒就变的不正常了呢?解璟晟倒是很满意他的反应,低沉地笑了笑便起身了,“看在你今天身体不好的份上我就放你一马,下次可没这么简单了!”程熠:……谁能告诉他这究竟是怎么一会事?解璟晟嘴上说出的话虽然欠揍,可行动上却一点儿都不少,在程熠洗漱好了出来之后迎接他的就

  • [自杀小队\x特遣队]堕落与救赎在线阅读第9章

    林青玉睁开眼,将那一片黑暗压在心底,自己不再是独自一人,还有弟弟与自己相依为命呢。只见环佩叮当,进来了两个锦衣公子,前面一个鬓如刀裁,眉如墨画,眼似桃瓣,睛若秋波,面如敷粉,唇若施脂,天然一段风骚。后面一个身量稍高,嘴角微翘,见之可亲。原来是程邶新,后面跟着陈楠新,两人先向长辈请安道:“祖母,伯母,

  • 仙武破空第9章在线阅读

    闫肃木着脸打发了大堂内的人,只留下他和侍卫在。梁慕华离开前的眼神惴惴不安,但闫肃并没有心思搭理他。待大堂内无人后,闫肃才露出些许疲态,道:“王爷,邱敏虽然找到,可是这刘家……”侍卫目光灼灼,似有寒芒,“不必担心。”他的声音似乎带着铁锈,含着煞意,滚过刀刃的敞亮,“邱敏不是个傻子。”闫肃微愣,随即皱眉

  • 剑萧熙瑶在线阅读第2节

    宴会开始,席间无不是对燕鸣鼎的恭贺之辞,对燕篱的赞赏,燕鸣鼎一一回敬,心中充满了自豪。席间宾客相谈,觥筹交错,好不热闹,忽然有人对燕鸣鼎道:“燕兄,燕少爷再过几年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我家小女与其年纪相仿,且我两家更是世交,门当户对,不如结为亲家如何。”那人刚说完,又有人道:“我家小女年纪也与燕篱相

  • 射雕之江山美人第五章在线阅读

    华宇和易微城的目光同时放在了我的身上,全场的目光也同样的集中在我的身上。我紧张地说不出话来,主持人为了调节一下气氛,牵着我说,“思瑶好福气,不过两个导师中只能选择一人,要不思瑶想想,选谁?”“好,我想想。”我看着易微城,他还是温柔的笑着,又看着华宇,一脸严肃的样子。可是,对不起呀,华宇,我此次来。便

  • 黑暗军团前传之虚空起源在线阅读第七章

    一处小树林,身穿一袭白衣练功服的南少锋,不断劈开瓦片堆成的“小山”,以及砖头。诸星团一脸凝重的走过来,说道:“任何一招都必被另外一招所克制,然而破二段攻击,非三段攻击不可!”话音刚落没多久,诸星团就攻了过去,速度极快,有点迅雷不及掩耳,没等南少锋反应过来,就被一棍打趴下。倒地的南少锋快速爬起来,开始

  • 无限穿越之虚无之神在线阅读第七章

    早上十点多林禹就打车到了镇子上,准备换一身像样点的衣服。还有就是花钱,尽快的升到2级,现在有了十万元已经足够让自己升级了。但是林禹还没想好要买什么,先随便看看吧。路过汽车站的附近时林禹看到一家名为潮店的男女士衣服专卖店。这家店在全国都有分店,主打年轻人,活力,轻奢华的品牌形象,最近几年都很火爆。林禹

  • 血性世界在线阅读第十章

    允子对排球的执着不会有人比他更加的狂热了,原本做完手术后的康复工作为期半年,硬是被柳生允子坚强的意志力浓缩成了三个月,即便是在此期间也没有放弃对大叔队的训练,一个劲地折腾,也终于将大叔队给重新推上了巅峰,深受排球粉丝的追捧,唯独教练还是一个谜。而此时允子再次回到了排球队,却被告知排球队去了比赛,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