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反琼瑶]一帘幽梦之云中浮萍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澄安然 来源:晋江文学城

郑东全速跑向沐云儿那边,长矛迎面飞来,他的脚步却没有丝毫停滞,甚至不去躲闪。长矛擦着他的脸颊飞过,“嗷嗷”几声凄厉的惨叫,一头白毛饿狼被刺了个对穿,挣扎了几下,蹬直了腿才咽了气。

冲进屋里,用力关上铁门,随即传来令人牙酸的爪子挠门的声音,顺着射击孔往外看,门外四处撒欢的都是狼,每只个头将近一米高,近两米长。一只饿狼闻到了人的气味,将爪子搭在了射击孔上,黄褐色的眼睛摄人心魄,呲牙低吼,涎水流淌,扑面一股腥臭的气息。

离开了射击孔,地堡里一片漆黑,散发着一股发霉的味道。刚才经过这一场剧烈运动,两人都站在原地,喘了会儿气,心跳声也渐渐趋于平缓。

“云儿?”

“我在。”

循声摸了过去,郑东再次握住了她的手,他决定和她开个玩笑,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摸她的脸庞。

“你干什么啊?”黑暗中传来沐云儿娇羞的声音,郑东明知故问道:“怎么了?”

“你摸我脸!”沐云儿嗔怪道,他停在她脸上的手有些烫。

“没有啊,我没摸你啊?”手又故意轻轻的在她脸上摩挲起来。

沉默------

“鬼啊!”沐云儿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小猫,跳着扑进了郑东的怀里。

得意,郑东憋着坏笑,故意问道:“在哪,在哪?”

当他实在忍不住,笑出来的时候,腰间又是一阵酸爽,“哎呦呦,疼,疼,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一招,不带掐人的。”

“叫你使坏!”

“下次不敢了。”

“还有下次?”

“哎呦-------”

摸着墙上的电线,顺利的找到了电机房,合上闸,却没有接通电源,摸黑找到了电机,闻到的气味是柴油,在周边同时发现了几桶柴油。郑东熟悉这种发电机,都是发达国家淘汰下来,在非洲很常见。

找到了抽油器和一个小油桶,给柴油发动机加满了油,电机抖动了一下,喷出呛人的黑烟,轰鸣着开始工作,再次合闸,灯泡忽明忽暗的闪了几下后,整个地堡灯火通明。

机房墙上有一些文字,走进一看,很快就辨认出来,德文的电机操作指南。EO公司要求签订合同的雇佣兵,掌握至少三门语言,德语就是郑东学习的其中一门。

操作指南旁边还有一张输电线路分布图,标明了房间位置和功用,办公室、指挥中心、警卫室,仓库------,看到这些字样,熟悉德国历史的都知道,在东欧这个国家,修建了这种设施只有是二战时的德军,他们设置在东线战场的临时指挥中心—狼穴。

郑东看着地图说道:“我们先去指挥中心,再去仓库,希望能有点收获。”

一条长廊,两边都是警卫室,门都敞开或半开着,推开一间,正中间的桌子上放着一顶德式头盔,床下还有一只长筒靴。两边是上下铺的木床,被褥都变成了黑色,发出霉臭的气味,床上还扔着一件党卫队士兵的制服,制服的袖子上,缝着一个击毁三辆坦克的臂章,这是极为勇敢的士兵才能获得的荣誉。

在二战残酷的东线战场,能靠一己之力独自击毁三辆坦克,不仅需要过硬的战斗素质,还需要直面死亡那种超人的勇气,而这件制服的主人,是什么情况让他惊慌失措,没穿好衣服,还留下一只靴子就仓皇撤离。

郑东拿着斧头走在前头,沐云儿紧紧跟在后面,顺着走廊往前行,路过每一个房间,都扫一眼室内情况,但无一例外,全是空荡荡的,连个鬼影都看不到。

拐弯处,墙上出现了散乱的弹痕,显然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战斗。郑东依着墙边,探头看了一眼,走道有两个人,举起手里磨得锃亮的斧头,伸出墙边一点,斧头像镜面一样反映了通道的情况:一个躺着,一个站着,两人手里都有武器,特别是站着那个还保持着射击的姿势,一动不动,看清了他们的面部,皮肤如木乃伊一般的黑色,确认无疑是两具尸体。

郑东和沐云儿走近第一具躺着的尸体,浓烈的尸臭扑面而来,沐云儿看了以后,转身接连干呕了几声。

“没事吧?”郑东关切的看着她。

“没事!”沐云儿连忙摆手,捂着嘴,却没有再往前走一步。

死者是一个普通党卫队的士兵,衣装整齐,干瘪的皮肤呈黑色,双手还紧紧握着那支步枪。他倒下的最后一刻,似乎看到令人可怕的东西,还保留着惊恐的表情,大张着嘴,奇怪的是身上看不到任何的伤口。

取下枪时,差点把把尸体的手腕给拽下来,是一支Kar.98K毛瑟步枪,郑东检查了一下,枪的整体状况良好,弹仓里还有四发子弹,看样子他只打出一枪,再没有开第二枪的机会。掏出手帕,简单擦了擦,扔给了站在一边的沐云儿,又从武装带上挂的弹药盒里取了几排子弹递给她。

第二个站立的尸体穿着内衣,光着一只脚,手里的MP40冲锋枪依然对准了前方,这应该就是那个有坦克臂章荣誉的士兵,即使早已死亡,仍然保持着生前气势汹汹的表情,他的身上也看不到任何的伤口。

一碰他,尸体就倒在了地上,郑东拿了他的冲锋枪,只有一个空弹匣,他在死前射出了所有的子弹,身上也没有备用弹匣,没子弹的枪毫无用处,出于对勇者尊重,把枪放在了尸体的身边。

走没多远,终于到了指挥中心的门口,却发现房间的门是锁着的,斧头砍上去,火星四射,门上只有浅浅一道痕迹,斧刃还崩坏了一个口子,是加厚的铁门。

郑东看着沐云儿,摇了摇头,“我们去仓库看看,那里应该有撬棍。”

根据他对线路图的记忆,在地堡深处找到了仓库,仓库门前也有几具尸体,在其中一个身上找到了库房钥匙。

打开仓库的门,郑东眼前一亮,这里就是一个小型军火库,货架上摆放着各种枪械,甚至有“铁拳”火箭筒和迫击炮,墙边整齐码放着没有开箱的武器弹药。

沐云儿高兴的叫了一声,扔掉手中那把枪,兴奋的像个小女孩进了玩具店,挑拣心爱的玩具,找到了一个带瞄准镜的毛瑟狙击步枪。拾起一根撬棍,撬开一口箱子,里面码放着乌黑油亮的机枪,MG42希特勒电锯,打开另一口箱子,是防水油纸包裹着崭新的MP40。

郑东随意挑拣了一把崭新的MP40,穿上了武装带,别上了几个弹匣,在货架上抓了几个手雷,带上一根撬棍,“选好了吗?”

“哥,你看这还有军用罐头,不知道还能不能吃。”沐云儿背着枪,盯着一排货架看。

“你饿了?如果我没猜错,应该过期大半个世纪了,你看看那生产日期。”

“半个世纪,不会吧?”她拿起一个墨绿色的铁罐,瞪大了眼睛仔细一瞧,“我真饿了,可惜了。”恋恋不舍的又放回了货架。

“有枪了,等会打几只狼,咱们吃狼肉。”

“好吃吗?”看来她真饿了,郑东随便回道:“和狗肉味道差不多吧?”

“哼,你知道我喜欢狗。”

“我也没吃过,咱们先去指挥中心。”

回到指挥中心门口,郑东用斧头和撬棍在铁门和水泥墙砍凿出一个小坑,刚好能放进一个手雷,拔掉保险,迅速离开,紧接一声巨响,捂着耳朵都震的嗡嗡作响。待烟尘散尽,走到门口,铁门已经被炸开,一大块碎片飞进屋里,扎进了对面的墙上。

一张椭圆形的桌子放在屋子中间,另一面墙上还挂着当时的战场态势图,爆炸的气浪掀翻了一些椅子,屋里一片狼藉。

借着忽明忽暗的光线,又发现三具尸体,这些尸体看着有些诡异,两个靠在一起面对面的尸体,枪落在了他们的脚边,还有一个坐在地上双手摊开,手里还握着一把手枪,从伤口和身体僵硬的姿势判定,他们是自杀的。

会议室旁边还有一个隔间,打开门进去后,一开灯就看见一个人趴在桌子上,一顶软边军帽放在边上,看到他的肩章应该是上校军衔,走近一看,他左手里还握着家人的照片,右手伏在一个笔记本上,握着一支钢笔,最后一个单词似乎没有完成,笔画拉的很长,显然他是服毒自尽。

郑东拿起了笔记本,他想知道的答案可能就在上面,沐云儿却轻轻从那人手里拿起了照片。郑东也凑上前瞅了一眼,照片上有一个女人和两个孩子,沐云儿仔细端详着,有些伤感的说道:“他的妻子真漂亮,你看,这两个孩子------”

女人还是比较感性,郑东心里暗道,在那个时代背景下,这名军官的家人能否在战争中幸存下来都是个问题。

他翻开笔记本,从后往前看,因为那是他死因最直接的线索,最后一句是:“亲爱的克劳迪娅,我可爱的孩子们,我回不去了,希望你们好好活下去,爱你们,冯•布劳克绝笔。”

往前翻了一页,“1944年8月16日,该死的施耐德,该死!该死!他不应该打扰他的灵魂,怎么办?怎么办?我们不敢出去,外面的人都死了,我们几个人困在屋里,三天了!汉斯已经自杀了,其他人的精神也快要崩溃了,上帝啊,我是你虔诚的信徒,请你接受我的忏悔。”

他的灵魂,谁的灵魂被打扰了?难道这里闹鬼吗?

延伸阅读

韩蹄客猪蹄加盟  http://www.lujiaojia.com/sleb.shtml
韩蹄客猪蹄统一采购西班牙猪蹄,并且严格质检,支持新鲜健康,为加盟伙伴降低成本,采用香

大力五金工具加盟  http://www.lujiaojia.com/srxb.shtml
大力五金工具招商连锁_大力五金工具代理_公司简介中国.大力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集五金工

三多窗帘加盟  http://www.lujiaojia.com/6t7g.shtml
三多窗帘隶属于杭州三多窗帘布艺有限公司前身为杭州市华虹窗帘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设计、

朗顺加盟  http://www.lujiaojia.com/akum.shtml
朗顺网业以“创新的产品质量、创新的员工素质、创新的售后服务”为宗旨竭诚为广大客户提供

智高点教育加盟  http://www.lujiaojia.com/shvl.shtml
智高点教育,中国个性化教育。始于公元2004,栉风沐雨、砥砺前行,迄今,傲然屹立京城

思源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lujiaojia.com/61hh.shtml
3-6岁的孩子有惊人的学习与模仿能力,善于在**学习,但注意力不易集中。思源少儿英语

国内贸易,货物及技术进出口加盟  http://www.lujiaojia.com/gyn1.shtml
深圳市金泽顺电子有限公司是一家综合性、专职化的电子元器件独立分销商;至今已成为欧、美

龙凤珠宝加盟  http://www.lujiaojia.com/yg2q.shtml
龙凤珠宝总部位于深圳市水贝国内外珠宝园,主要经营的产品有黄金、铂金、钻石、翡翠等货品

初慕面膜加盟  http://www.lujiaojia.com/si32.shtml
敏感肌肤十分脆弱,需要特别的呵护,敏感肌肤如何护理才能避免过敏?敏感肌肤专门设计护肤

佰迪乐KTV加盟  http://www.lujiaojia.com/b484.shtml
佰迪乐公司自2005年创立以来,现已发展门店至25家,是唯一一家进驻南宁华润万象城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悟空之现代明星捉妖记之拜师

    热闹的街市上,到处是小贩们摆设的摊位,到处是穿着古装的人们······一个身穿蓝色衣服的小公子,在大街上左看看右瞧瞧,仿佛永远也看不完。“哎呀,蓝翠你倒是快点儿呀!”这位小公子就是花了男装的易梅。好不容易穿越到古代来,要是不好好玩玩儿就太对不起自己了。所以易梅就带着个拖油瓶来好好逛逛。“小·····

  • 我的技能太奇葩在线阅读家访

    爱情是什么?想起初见安盈时,那个在阳光下笑颜如花的姑娘,像一道夺目的光线,直直射进了蔡菜眼底。之后血脉开始贲张,呼吸变得紧迫而急促,脸颊发热,手心出汗,这种类似于痛经的生理反应让她很是尴尬。那时候还很稚嫩,不知道什么叫内分泌失调,只知道这个女孩对她来说像月经一样重要。蔡菜的记忆很年轻,一直在几栋教学

  • 火影之最强咸鱼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二天一早,浅音就走了过来问:“有什么打算吗,总不能一直待在家吧。”“我想去上学。”“上学?”浅音挑了挑眉,“怎么,这一伤还伤的爱学习了?”“听你这么说,我以前不会不上学吧。”“呃,有一种职业叫家教,懂吗?”谎话浅音信手拈来“总而言之,不管以前怎样,现在我要去上学。”幽梦眨了眨眼睛,可怜兮兮地说。“

  • 捉妖撞鬼第三章

    尽管许清雁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回到十年前,一整天还是做着该做的事。完善复习计划,初步熟悉除了数学以外的其他五科的课本。或者看着班上一张张半熟悉半陌生的稚嫩面孔,回忆起关于她/他的细节。莫名的新奇感,掺杂一点兴奋。果然记忆力是提高了的,记东西比从前快了不止一倍,好像脑袋特别清晰,记住的东西也不容易模糊。

  • 末路死神陷入冷战

    他冷哼一声,“我听原晴说你是去拔树。”咦,拔树?什么情况?我急忙摇头,不是的。我只是比较好奇那棵树,然后一下子没站稳就掉下去了,真的只是意外。半晌,他说,“秦亦歌,那时候全家只有我知道你谈恋爱,你也每次在我面前炫耀你们的事。”秦亦风挑眉,“你应该对于那时候的自己还有印象吧!”额。哥哥,你说的是哪段?

  • 夫人一心生包子在线阅读第二章

    最后一次见楚玉还是在三年前的上元节,两个人本是约好了夜里去赏灯,却没想到那个混蛋不知被谁灌的醉意醺天,竟然借着酒劲儿把他搜刮的一干二净。然后出于对他做过的荒唐事感到后怕,一句道歉也没留,整个人凭空消失到现在。难道他曲思天是蛮横无理的夜叉或者老虎吗,会吃了他?何况对自己做了那种事的人是他,也没什么大不

  • 名侦探柯南:吉田步美第9章在线阅读

    白兰带着陈文智回到家中,卸下背上的背篓先去房间看了一下陈誉有没有醒?陈誉看着没有一点事的白兰有些惊奇,“你现在就能下床走动了,身上不痛吗?为什么我感觉我身上就像散架一样的疼?”“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前面一觉醒过来看到你还在睡就带着文智去山上转了一会儿,现在菜都摘回来了。我反正除了感觉上山走了点

  • 村姑召夫令在线阅读第3章

    折断宝剑并不稀罕,只要对着剑背用力,或是硬功夫高手用巧劲儿都能做到。岳不凡却是在寸许之间,从剑刃最锋利处下手,生生的将剑尖给掐碎了!这功力实在是太过骇人,简直闻所未闻,即便是黑木崖上那位也做不到吧?要是被这一指戳在身上……余人彦打了个哆嗦,岳不凡却是没有停顿,从剑尖掐到剑柄,随着一连串的“咔咔咔”,

  • 捡个鬼夫去溜溜在线阅读第10节

    在收盘前的五分钟,‘麒麟科技’股票终于涨停了。“真的涨停了!这家伙什么来头?太神了!”“是啊!不会是股神吧?”“难道比宋凝月还要强?”宋凝月心里震撼不已,如果说刚才第一轮楚明的判断可能是运气,那么这一回,她相信这绝对不会是运气了。在场的人也都不是傻子,看楚明的目光都是带着敬仰了。“这位同学,你叫什么

  • 网王之凉如秋月第八章在线阅读

    因为见到甄宝玉炉火纯青的剑术,宝玉对独孤求败的仰慕简直到了极点。甄宝玉说独孤求败他老人家早已经作古了,宝玉心想:这样的奇人死后肯定升仙,说不定现在还在天宫中掌管着某个司呢。嘿,只要在天宫,找到他还不是易如反掌?!甄宝玉的酒都端到了跟前,宝玉想独孤求败想的入迷,想到能找到他,心情一愉悦,又咧开红,唇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