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闪婚总裁太凶猛第九章在线阅读

作者:三粒白米 来源:17K小说网

天街小雨润如酥,京城笼罩在烟雨之中,淅淅沥沥的春雨带着些许寒意,飘洒在东市西坊、北权南贵的大小街坊间。

倒马街的青石板被多年雨水冲刷的格外光滑,可是各家门前的屋檐下的石板却是满是坑洼。

张老汉今天坐在门里的一侧,看着酒坊一楼的客人独自喝着酒,二拐子王二依旧瘸着条腿跑来跑去,和别家的跑堂看起来没什么区别,后厨门口刘嬷嬷把一盘盘精致的小菜摆放出来,面上带疤的女掌柜低头拨弄着算盘,只是少了那个病秧子。

北权南贵,京城南北两边的多是铺满青石砖的宽阔大道,虽然还是比不上南北、东西走向的两条京城主道,但其中的佼佼者却也是不遑多让。南边最大的是青鱼坊,青鱼坊最阔气的是青鱼街。而青鱼街上最阔气的宅子不在临街宅子的当中央,却在青鱼街分支出的清水胡同里,若不是有人带领,生人还真的不容易找到这座可能是满京城最阔绰的民宅——卧鳞居。

卧鳞居占地极大,大小将近是明面上京城首富的那处最大民宅纳财园的六倍,甚至有人称北边最大的端王府也不过是这卧鳞居的四分之一。

卧鳞居院落极大,当中的却不是任何一间屋舍,而是一处万鲤湖。亭台水榭绕湖而走,湖心却只有一处湖心亭,从通往湖心亭的桥上往下低头,大大小小的锦鲤随处可见。

此刻,湖心亭处一个披着黑色锦衣的中年男子坐在栏杆上靠着亭柱,双眼微闭认真欣赏着在亭中央的女琴师弹奏的乐曲。曲罢,女琴师冲着男子行礼后,小步退出湖心亭。男子睁开眼看向在亭外等候多时的青年,开口道:“事情办完了?”

那青年与到水十坊闹事的小王爷相貌极像,走进湖心亭行礼答道:“父王,二弟已经去过水十坊了。与父王所料相似,被那个新来的男子丢了出去,同行的三窍武夫,全然不是对手。”

中年男子伸手摸了摸自己蓄着的的长髯开口道:“看来这个男子也非等闲之辈啊。”

“父王,为何您一直对这个酒坊如此上心?虽然这个酒坊有些古怪,但是也犯不着让那位在东市一蹲就是七年?”青年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中年男子停下抚摸长髯的手,看了一眼自己期望极高的长子摇了摇头,道:“最近课业如何?”

青年愣了一下道:“先生说尚可。”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此地你不宜久留,还是回府吧。”

青年行了一礼,慢慢退出湖心亭。

看着长子背影,中年男子从手边的鱼食碗里抓出一大把鱼食撒到湖里,万里翻滚争抢鱼食,其中大多是红色或者红白相间的锦鲤,但个头最大的却是一黑一黄两条锦鲤。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翻滚的湖面,起身看向北边的宫城嘴角带笑。

大明端王,最喜黑袍。

北边端王府堪称北边诸坊中最大的一处府宅,不仅占地极大,其里面也是奢华至极,侍女极多,端王父子本身又是京城出了名的风流贵胄,西坊里的许多花魁、头牌都曾被端王父子赎身后金屋藏娇,甚至还有父子二人为夺头牌首夜而争风吃醋的笑谈。而坊间更多传闻有青楼头牌曾一夜接连伺候父子二人,一女共侍父子二人的花边笑资。

小雨中,名字唤作顾南归的端王世子下了马车,快步穿过府宅层层华贵的廊阁,直接走到后院深处的端王书房。

“父王,西坊的秋月楼新头牌琴艺着实不错,与现在的西坊第一女琴师琳琅相比也是不遑多让。”还未进门,顾南归便大喊道,与先前的青年判若两人。

书房内,大明端王爷一袭华贵黑袍,正在描绘一幅仕女图,听到顾南归的喊声后,用笔的右手猛然一抖,原本完美的仕女脸上猛然多出一片墨渍。可是端王爷似乎对于自己被毁坏的作品全然不放在心上,快步走出书房,与疾步快行的顾南归撞个满怀,一把抓住自己长子的肩膀道:“可是当真?当真能与琳琅姑娘一较高低?”

顾南归推开自家父王放在自己肩膀的手道:“自是当然,而且今晚便有这位新头牌的场子。”端王闻言眉角一挑,看向顾南归低声道:“几时动身?”

看着面色急切的端王爷,顾南归低声道:“马车已经备好,父王随时可以动身。”

端王爷点了点头,对自家世子的安排十分满意,吩咐道:“你先回房,为父换身衣裳,咱们分开前往。”纵然,父子荒唐的名号早已经在京城传遍了大街小巷,但身为皇室,端王前往这些花街柳巷还是要便衣打扮,低调前往。不仅端王如此,除却京城内部分权贵的纨绔子弟,例如这位端王世子顾南归,其余权贵,权贵子弟都是如此,这也是东市西坊间的潜规则。

日快走,月渐起。

淅沥了一日的小雨,在黄昏渐渐停住。西垂的落日为帝都染上一层昏黄,东市水十坊门前,张老汉又坐到了门槛靠外的一侧,看着手中酒碗里不多的酒水,长叹了一口气。此时酒坊早没了生意里面,瘸着腿的二拐子擦拭着桌子,面上带疤的女掌柜和刘嬷嬷靠在柜台边唠着家常。

“老爷子,酒又不多了吧。”张老汉看着酒碗发愁之际,身边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边坐下边调笑道,“刘嬷嬷一天只准你喝三碗酒,没猜错这是你最后一碗了吧。”

张老汉扫了一眼身边这个消失了一天的病秧子,闷闷道:“兔崽子,伤没好利索就出去乱跑,要是带酒回来老头子就不骂你了。”

醉生死把油布伞靠在门边放置好,对着张老汉笑了笑。张老汉突然觉得脊背上汗毛立了起来。不出他所料,醉生死朝着酒坊里面喊道:“刘嬷嬷,张爷爷问我带酒了。”酒坊里,顿时飞出一根放在柜台记账的毛笔,赶在张老汉把酒碗里最后的小半碗酒液倒入嘴里前,稳稳的把酒碗打落在地。

“兔崽子!”张老汉跳起脚正欲骂道,突然面色一变立马坐下,捡起酒碗心疼道:“还有那么小半碗嘞,可惜嘞,可惜嘞……”

柜台后的刘嬷嬷看着抱着酒碗哭天喊地的张老汉,把手里的毛笔挂在了笔架上。女掌柜笑了笑道:“这水十坊能管的了张老爷子的也就嬷嬷你了。”刘嬷嬷笑了笑:“这个老东西就是不能惯着。”

门口的醉生死拍了拍哭天喊地的老爷子,起身拍拍衣衫,拎起雨伞走进酒坊,找地坐下后,对着柜台道:“刘嬷嬷,还有饭菜吗?外面的可没有嬷嬷的那般手艺。”刘嬷嬷应了一声好,便去后厨忙碌。偷眼看见刘嬷嬷进后厨的张老汉停下了哭天喊地,抱着酒碗走进来,先在二拐子屁股上踹了一脚,骂道:“兔崽子不好好干活,笑个屁。”然后坐到醉生死对面低声问道:“转了一圈,如何?”

醉生死点了点头道:“京城果然藏龙卧虎。”

张老汉点了点头道:“明白就好,皇室除了明面上的四位‘看门人’,江湖皆知的锦衣卫,东厂两大机构和那几个声名远播的大内侍卫外,暗地里可还有不少高手。你小子年年进京几天,不会今天才知道吧。说吧,姑爷你到底是做了什么打算。”

醉生死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张老汉道:“我也不是新出茅庐的雏了,京城皇室的水有多深我还是知道的。只是在城外酒肆对我下手的是崑教的血海枪魔的弟子,这一点你不说出来,但应该早已经猜到了吧。”

张老汉点了点头,缓缓道:“这不用猜,老头子我当年在崑教虽然跟着小姐不作恶事,但论本事高低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这血海枪魔的武功路数还是看的出来的。”

醉生死缓缓道:“七年,我养伤七年崑教不曾来找过的麻烦,七年后,暂且不说我是否完全恢复,但必然一年好过一年,此时来找我的麻烦。谷渔樵不会这么蠢笨。”

张老汉面色微变低声道:“是为了……”

“不错,就是玉幽兰。”提到最后三个字时,醉生死来着浑浊的眼睛闪过了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悲伤、哀痛。

二人谈话间,刘嬷嬷端着些饭菜走到桌边,放下饭菜后坐下对着醉生死说:“姑爷,你的伤还好利索,此时不是报仇的好时机。”

醉生死点了点头说:“刘嬷嬷,这个我明白。七年都忍过去了,我不差这些日子。”

刘嬷嬷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张老汉骂道:“老东西,谁让你坐着的。”

张老汉摸摸肚皮道:“老头子也饿了。”

“滚!”刘嬷嬷骂完,看着跑回门槛的张老汉,扭头严肃地看着醉生死说:“姑爷,老婆子有句话要说,咱们水十坊里都是小姐留下的人,我们没了小姐,若再看你冒险丢了性命,那就九泉下愧对小姐了。”

醉生死面色一怔,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柜台后面一直看着自己的女掌柜笑了笑道:“酒姑娘,你还有啥要说的?”

被唤作酒姑娘的女掌柜面色认真地说:“小姐让我照顾好姑爷,姑爷要冒险,我先去把险排完。”

醉生死咧了咧嘴角,一边擦完桌子的二拐子站在门口,摸摸了后脑勺,憨憨一笑道:“俺的命是小姐救得,上次没替小姐去死,以后一定要死在姑爷前面。”

醉生死面色一怔。

门口的张老汉吊起脚踹在二拐子屁股上骂道:“死什么死?不能说点吉利的?”

屋里醉生死笑了笑对着刘嬷嬷道:“刘奶奶,没酒吃饭不甚香呐。”

刘嬷嬷看了一眼醉生死道:“伤没好利索,没酒喝。”说完起身走向后厨。

看了一眼幸灾乐祸的张老汉,醉生死无奈的吃起饭菜。

西坊多是烟花柳绿之处,尤以愁红街为醉。曾有人赞叹:燕城起风裹胭脂,必从西坊愁红来。确实,进了西坊空气里只是带着些许胭脂气,可到了愁红街前后五道街,便是满满的脂粉香。

秋月楼便是这条愁红街最大的青楼,也是整个西坊排在第三的青楼。今日,秋月楼从上到下早作打理,只为是这秋月楼又要捧起的新一位头牌,一位号称琴艺可与早已闻名满京城的第一女琴师琳琅相提并论。

此时,京城南北的权贵们,如同闻着腥味的野猫早早就暗做打扮来到这愁红街,准备一睹佳人,一赏妙音,更有自诩财力雄厚的准备今晚一掷千金,拿下这位新晋头牌的首夜。

夜色下,西坊各家青楼花肆悬挂着的彩灯格外显眼,彩灯光影下,一个白衣翩翩的俊朗公子,带着个随身侍从往愁红街漫步着

延伸阅读

都市之死亡飞车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gtywbxw.cn/aq5p.shtml
不知道过了多久,地上的纪牧之慢慢蠕动,睁开眼睛,扫视了一眼周围,还是熟悉的出租屋,没

风吹着的狗尾草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gtywbxw.cn/b70w.shtml
一道白光闪过,黑白无常拉着李雷出现在了一片漆黑的土地上,李雷被一把仍在了地上,吐的那

洪荒:开局成为无上道祖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gtywbxw.cn/nft6.shtml
三天后,《关山》剧组启程前往C市影视基地,开始补拍乔瞻的戏份。C市的影视基地已经投入

[JOJO]学生守则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gtywbxw.cn/a5er.shtml
他在夜色中前行。风声与他为伍,树木为他喝彩。双眼窥见的林中湖泽在微弱的夜光中泛起粼粼

我在明朝当大侠之第一章  http://www.gtywbxw.cn/dv33.shtml
\姐,我要解约。\终于下定决心坐在你对面,把这句憋了很久的话说出来。你定定地看着我,

先婚后爱当渣攻之差之毫厘  http://www.gtywbxw.cn/p8bt.shtml
清脆的系统提示音一连响了三遍,整个神州里所有的玩家,无论正在刷野还是在赶路,一瞬间全

逢青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gtywbxw.cn/a7m6.shtml
“哈克爷爷!”夜殇忽然想起来,那些人还不知道怎么样了,他着急地左顾右盼,忽然发现,自

穿成短命炮灰女在线阅读暴龙掺杂体  http://www.gtywbxw.cn/gbh9.shtml
忘了还有这一茬。王筠拍了拍脑袋想到,之后沉思了下回道:啊~!也没什么,就是拜托你给我

镇星海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gtywbxw.cn/ah9i.shtml
“呤~~”冷凌受伤的手镯泛起了红光,过了一会,就变成了一只漂亮的小萝莉。“吃得好饱!

地球唯一男子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gtywbxw.cn/ursa.shtml
这一点也是秦枫比较疑惑的,自己在刚接手任务的时候,就知道了萧彬山的身份是一个商人,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之各自欢喜在线阅读第六章

    在倪麟抱着霍雨浩,旁边二人也在感动的时候系统提示了。叮,恭喜宿主完成隐藏任务。任务内容:成为霍雨浩的哥哥。任务奖励:霍雨浩的好感值永远满值。开启主线任务:“坑弟”任务内容:既然成为了哥哥那当然要对弟弟好了,一个哥哥的爱是要坑弟来表达的,让弟弟感觉到你的爱,来把让坑弟弟的风暴来得更加疯狂吧!任务等级:

  • 王爷,能不能不撩我!之潜伏的梦魇

    第三章潜伏的梦魇说来女生真是神奇的动物,前一秒视你如仇人,恨不得活吞了你,下一秒却待你比亲姐妹还亲。这算是校暖从陆小菲身上总结出来的。“下雨了。”校暖和乔微站在走廊上看着外面的大风大雨,有些雨水都划过廊檐打进走廊里。“往后站站,别打湿了。”“你们没有带伞吗?”易远杨站在他们身后,一脸得意的举高自己手

  • 他的龙[种田]第8章在线阅读

    “罗斯将军……”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卡尔回忆着有关于这个老军人的信息,罗斯是个麻烦的家伙,不过不是因为权力,而是他既拥有权力,同时也固执无比。比罗斯更有权有势的人很多,但一份利益与弊端摆在面前,他们都会明白如何选择,可罗斯不一样,一旦上头了,那他可就不会去理会利弊,这种人很难控制,你永远不知道

  • 斯曼小皇妃在线阅读第七章

    这样的事情,他们对自己做过很多次。可为什么对她?他们可以辱骂他,可以打他,却不该欺负一个乖巧安静精致的女孩,不该侮辱一个公主。女生蓦地凑上来,毛茸茸的发尾勾着他的脸颊,指腹轻轻按压在他的伤口上。她的双眸清亮,像是盛满星光。水润晶莹,有光泽在蓄着。——可是,看着很疼呀。一抹电流从伤口处传遍裴归舟的全身

  • [大唐]魔门小师弟在线阅读第三章

    希莉亚恢复意识的时候,正好听见卡魔拉和星云压低声音的口角。“你没有看见她刚刚的表现吗?这就是你保护的人,她可以为了灭霸牺牲你。”“错不在她,如果你被灭霸从小灌输理念长大,你只会比她更极端。”卡魔拉说,“我反而更想知道你刚刚到底为什么要煽风点火。这么多年了,我以为就算我们之间互相仇恨,也至少比那五个人

  • 西游之太上老君是我哥在线阅读反派想杀我3

    韩熙想把手抽回来,对方的力气意外的大,片刻都没把手抽回来。他低沉着嗓音:“你到底是谁?”“尤可啊,忘了?”尤可笑了笑,手上的力道稍稍加重了些,“尤其的尤,可人的可,我觉得还挺好记的。”韩熙吃痛,眼神渐渐冷了下来:“松手。”少年的声线介乎青涩与成熟。尤可将脑袋偏向一边:“我松手了你就会收手?”韩熙冷笑

  • 穿成甜文反派后在线阅读闪烁的烛光

    看着那高耸的大理石城墙还有背后一望无际、连绵不绝的雪龙山脉。念宇知道前方就是西班德尔城了。虽然是晚上但城门竟然没有关闭,门口站着两个睡眼惺忪,强打起精神的士兵。念宇下了马向城内走去,又在脑海里构思一下自己这几天临时想出的人生经历准备接受盘问。走到两个士兵前,念宇停下看了一眼左边一个略高些的士兵。是个

  • 暴君乖乖:别惹腹黑妃在线阅读骑士和他的龙【修】

    第7章封灼长得好看,是模糊性别界限的那种好看。成年后还好,轮廓线条变得有了几分刚毅,看上去就是玉树临风、俊逸非凡。但是封灼年龄尚小的时候,当真是雌雄莫辨。当初封灼进入特案局的时候,才十三岁,就因为自己的模样,被不少大妖怪调侃、欺负。封灼因为这张脸吃了不少的苦头,所以尽管在他十五岁的时候,就用拳头教会

  • 穿成哥哥对头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4节

    韩煜也给了贺亿辰一个轻飘飘的眼神,似乎在怪他多管闲事。赵沁安放心的坐下,这次调整好心态把自己尽量武装成个小大人似得看着韩煜。只听韩煜淡淡的开口:“三个问题,回答我。”赵沁安心里有些紧张,攥着小拳头连连点头,“你问。”韩煜:“第一,详细介绍一下自己。”“第二,怎么认识的我?”“第三,那句老公我相信不是

  • 穿成炮灰后我上位了(穿书)在线阅读第九节

    每个人一生下来就有轮回之眼,但每个人的轮回之眼都是紧紧闭上的,如果没有能力睁开,那么它将默默地陪你一生,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变化。这个世界每天都有无数人在生生死死,能够睁开这只眼睛的不过寥寥数人,而蜀山弟子中,连同侯易在内,数十万年来也只不过三人而已。普通人对于轮回之眼也有一定的认识。早在许多年前,便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