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综穿]天生凤命·2在线阅读第5节

作者:忘川水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晚上十点,大家如约而至,在废弃楼后门集合。

“我前两天发现,这后门的锁是坏的。”赵伟直接把锁拉开。

“嚯!原来你早就蹲点好了的。”张凡易笑着说。

“大家把柳叶水擦在眼睛上吧,这是我用雨水,烧完的香灰和我的一滴血放进罐子里混合,再把新鲜柳叶泡进去,最后把罐子密封放在阴暗处三天,这种方法可以见鬼。”王悅萌自信的说。 大家都用柳叶水擦眼,只有蒋亮不愿擦,大家也没再勉强他。

“我们进去吧,鬼屋探险开始。”赵伟打开手电筒带头走。

“亮子走吧,你怎么了?”张凡易看见蒋亮双腿发抖。

“哎!走吧!有什么好害怕的。”张凡易把蒋亮往门里拉。

只见蒋亮双腿跪地说:“我腿软,走不动了。”

“呃……!好吧!既然你这么害怕,你就先回寝室吧!”张凡易显得很无奈。

“我就知道他这个胆小鬼是不敢进去的,大家别管他了,我们快点进去吧!”王悅萌轻蔑的说。

废弃实验楼只有两层,占地面积很大。王悅萌他们进去,再拐过另一个门,就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边各有三个实验室相对。

“我带了几个护身符,大家各自带一个辟邪。”王悅萌从包里拿出护身符发给大家。

“嘿!还是萌萌姐想的周到。”张凡易嬉皮笑脸的接过护身符。

“别喊的这么肉麻,真恶心。”王悅萌皱起眉头。

“萌!别和他一般见识,我们继续走吧!”赵伟一手拉着王悅萌继续向前走。 他们打算把每个实验室都看一遍。

一楼很快被他们探完。

“嗨!这里面除了摆的乱七八糟的杂物,什么也没发现。”张凡易有点失望。

“你别抱怨了,二楼不还没去吗!听说那几个人都是死在二楼的。”赵伟准备向二楼进发。

在大楼外,蒋亮并没有走,而是一个人在门口徘徊,“应该和他们一起进去的,现在又想进去了,可是我一个人又不敢。”

“你该练练胆了,年轻人!”身体里的僵尸又说话了。

“呃啊~~!(尖叫)”蒋亮差点吓的摔倒,连连拍胸,“僵尸大爷,我不是说过吗!不要突然跟我说话,会吓死人的。”

“唉!本尊说你什么好,真后悔附在你身上,窝囊!”

“你嫌我窝囊,就离开我的身体呀!”

“本尊不是告诉你方法了吗!可是你又不愿意去做。”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没有。”

“切!我看你就是不想离开。”

“随你怎么想。对了,你又想进去了?”

“去哪里?”

“进鬼屋啊!你刚才不是亲口说了吗!”

“哎呦~!我的腿又软了!”蒋亮再次双腿跪地。

“行了!别装了!既然想进去,你就进去,有什么好怕的。”

“我不知道那里面有没有那玩意儿。”

“有!”

“啊!你不要吓我。”

“本尊没有吓你。”

蒋亮更加不敢进去了,这次两腿真的软了。

“如果你遇到什么危险,本尊可以帮你。”

“真的?你要怎么帮?”蒋亮站起来。

“你先进去,到时你自会知道。”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给我一个相信你的理由。”

“你看看你的双手。”

“双手?”蒋亮看向自己的手。

“啊~~!(尖叫)我的手怎么变成这样了。”蒋亮看见自己的手变得苍白,指甲乌黑尖长。

“吵死了,闭嘴!”僵尸怒吼。

“我变僵尸了。”

“你没有变僵尸,是本尊控制了你的身体。”

“这又能证明什么?”

“要是屋里的家伙想害你,本尊可以帮你对付她。”

“那……好吧!我就信你这一次。” 蒋亮壮着胆子走向大门。

延伸阅读

益果便利店加盟  http://www.bookings-world.com/210.shtml
“益果”是一个运用“善商”模式响应党的号召,带动残疾人就业创业,推进精准扶贫,实现精

长锐加盟  http://www.bookings-world.com/anug.shtml
长锐车饰主要生产加工小型迷你水族箱,水族器材,鱼缸底柜,很白草缸,有小弯,平U子弹头

非同加盟  http://www.bookings-world.com/s461.shtml
一、产品介绍:非同清洁系列产品:一擦即亮·光洁如新·光亮持久·不沾灰尘·卫生无毒·气

咔汁鲜果加盟  http://www.bookings-world.com/bb1q.shtml
咔汁鲜果,隶属于天津咔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以水果零售、水果制品生产销售为主的连

格物斯坦机器人加盟  http://www.bookings-world.com/6nko.shtml
格物斯坦机器人教育是格物斯坦(上海)机器人有限公司旗下高端机器人培训教育品牌,是国内

百耀加盟  http://www.bookings-world.com/nol2.shtml
百耀礼品盒总部是纸袋、手提袋、礼品袋、纸盒、包装盒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O+K卧尔康加盟  http://www.bookings-world.com/gyub.shtml
卧尔康健康睡眠和家具休闲健康护理产品源于美国太空技术。怀着“普及记忆绵,健康中国人”

新大陆加盟  http://www.bookings-world.com/y5if.shtml
新大陆礼品瓷器依托陶瓷研究所与陶瓷高等院校的研发力量,团结了一批工艺美术师、工艺美术

扶元春重头滋补养生酒加盟  http://www.bookings-world.com/nvj8.shtml
低投入大额帮你分散风险期购酒五千元轻松拿下代理权“黄金60助富行动全面启动从即日起,

特蕾莎干洗店加盟  http://www.bookings-world.com/u3rj.shtml
特蕾莎干洗店是重庆市涤丰洗染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知名品牌,专业从事洗涤设备销售、洗衣店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苏了一脸血,快擦擦在线阅读第三章

    叶灵忙碌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又顶着黑眼圈上班去了。当然了,这少不了要被嘲讽一阵子……“呦~~咱们叶灵大公子昨晚看来是风流一晚哪!”这就是来自洛天雨的嘲讽。“哪敢呀,老板,我昨天只是突然想要学习,一不小心研究过头了,忘记睡觉了!”叶灵只得继续编瞎话。“说!昨晚去哪了,我怎么晚上查岗时你没在啊!”洛天雨对

  • 浩劫之战第二章在线阅读

    阳光照射在身上,苏谈成却依旧坚持锻炼体魄,是的,他要往武者方向发展。作为一个从一个大世界九里逃生的人,他要重修刀术,如果触碰了之前的刀决,肯定会有仇家感应到,所以只有重新来过,重新感悟世间刀法,才能超越以往,杀回黑海世界,那是他被囚禁的地方。鸿蒙宇宙生而三千世界,其中千八小世界,九百中世界,三百大世

  • 无限之愿力位面系统在线阅读第10节

    从海边看完日出回来,周奎利他们准备好了早餐之后,便坐在餐桌边安静的吃着早餐,郑妮可一边吃着油条,一边观察着大家的表情。郑妮可笑得很讨好:“那个,我给大家一个建议,我们吃完早餐之后一起去海边玩水吧。”“不行。”周奎利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绝。郑妮可直接进入委屈模式,很是可怜兮兮也略带不满的看着周奎利,真的是

  • 淮景2之第十章(10)

    主题曲评级是一个重新分班的机会,学员们要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学会主题曲的唱跳,接受导师的重新评级。偶像世纪的主题曲名为《hello,girl》,节奏轻快,歌词朗朗上口,体现了少女的蓬勃生气。问题在于舞蹈动作太多,歌词易含混,对学员是个很大的挑战,尤其是基础不好的学员,在规定的时间内记完动作和歌词都很难,

  • 我和众男神曾当街互相要饭之诛其九族

    入夜。郑方独立院中。背缚双手,目露怅然。方家被灭,看似偶然,实则处处透着反常。秦泽仕这样的四品大员,并非财利能够趋使。下令守备军帮屈芸等人围剿方家,事后却只字未记入档案,本身就是极度反常之事。这背后,必有一只大手,在暗中推动。方稳的死,真相越发扑朔迷离。“先生,有收获...”就在郑方思索间,阿七推门

  • 青山补天减肥的洛

    6.就这样,兰洛在王一宝同学哀(leng)怨(mo)的目光下搬到了他楼上的房子里,和王一宝的屋子格局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三居室,兰洛已经叫人里里外外打扫过了,此刻简单收拾一下就能住。刚收拾妥当就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听声音应该是个温和睿智的知性美女,应当知道了兰洛的身份,言语上相比王一宝那个经纪人钱姐,显得

  • [综英美]她的世界在线阅读第五节

    于秦摆摆手制止了于小白将要说的话!一个人背着手走出房间之外!走着走着,于秦猛的站住了脚!!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感觉一阵的心口痛!仔细一想自己这个儿子突破的速度,简直是匪夷所思啊!看来自己要为自己儿子再次争取一些东西了!曾经拥有的需要夺回来,曾经不曾得到了,现在要努力的争取一下了!自己消沉了这么多

  • 男神居然也暗恋我在线阅读一个王者和五个青铜

    两人吃完饭,就地又睡了个午觉。顾欣然枕着手臂,看着头顶湛蓝的天空,思绪万千。她想起前世,与伊岚初见的那天,也是这般晴空万里。那是在公司的年会上,她穿着素净的白色碎花裙,跟在家人身后一起出席,明明打扮的最是简单低调,可偏偏,同行的人里,数她最惹眼。她柔柔的笑着,礼貌的跟向她问好的人躬身回礼。那笑容欣然

  • 香杂水沉生水灵珠

    叶大富走后,叶肖父亲呆呆望着院子里养的鸡,面色灰暗不已,叶肖的母亲从地里回来,听到消息后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今年本就是旱年,怎么可能比去年丰收?他们分明就是算准了这点,故意抢我们的地呀!”“那叶大富在村里就是个强盗,臭名昭著!我们怎么能打过他呢?我们可怎么办呀?”……“爸妈,我回来了!”叶肖兴冲冲

  • 综论嫖男神这门艺术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夜,皓月高悬。一个农家小院亮起昏暗的灯光,映出一男一女两个浮动的人影,女子不时以手抹泪,男子则连连叹息,看那样子是有极度郁结之事。“浩哥,要不咱们选峰儿吧!他好歹也有八岁了,没了我们或许他也能独自活下去。云儿才四岁,叫我怎么放心啊!”屋内,一位三十岁上下的妇人泪如泉涌,对坐在桌子旁不住叹息的男人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