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们的帝国第一部第五章

作者:总督阁下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三篇:书生上山记

瑶山上妖精少,非妖类更少。

于是,山上来了个鬼书生这件小事就成了一等一的大事。山中精怪们奔走相告,不出半个时辰大大小小十几个妖精都聚集在了鬼书生暂居的小屋前。就连和尚,哦不,前和尚,也叫好奇心旺盛的符河拉了过来。

鬼书生长得好脾气好,任妖精们围观也不恼怒。他对众妖拱手道:“我并无打扰诸位修行之意,此次贸然上山只求与小狐狸一见。”

妖精们闻言面面相觑,神色犹豫,唯有小喜鹊心直嘴快:“饶云哥哥被隔壁山的青蟒带到蛇洞里当压洞夫人啦,不在这里。”

乌鸦精连忙捂住她的嘴安慰书生:“你不要伤心,书生不跟狐狸精在一起还可以和花妖啊、猫妖啊、蛇妖啊……勾勾搭搭的。”

在场的猫妖和花妖立马跳离三丈远以示清白,蛇妖则暗暗羞红了脸。

书生失笑道:“你们误会了,我对小狐狸并无爱慕之情,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弄清楚。”

“哦……”常年被话本洗脑的众妖明显不信。

树精捋捋他长到拖地的胡子语重心长地说:“人生苦短,当忘则忘啊年轻人。”

“嘁……”众妖一致鄙视。

谁不知道树精年轻的时候最喜欢装树洞骗人,现在就天天把那些秘密当笑话讲给小树苗听,什么陈芝麻烂谷子都能抖出来。

“既然小狐狸不在,那小生也不便久留了,告辞。”书生甩甩袖子准备离开。

“且慢!我们可以派小妖招小狐狸回来。”

“没错没错,年轻人不要心急嘛。”

“留下来陪我们玩呀。”

众妖七嘴八舌地拦住他,山里无聊了几百年,好不容易有个话本里才会出现的书生怎能放过。

书生素来性子温和,架不住妖精们的热情,被迎到了豪华小别院从此“被长住”。

瑶山上的妖精们轮流跑到书生的小院聊天,他们对人间的事和书生为什么会变成鬼书生很感兴趣。

书生也没有藏着掖着,知无不尽,尽无不言。

这天,一条小蛇羞羞答答地游弋到了书生脚下。

书生弯腰把他捡起来,盘到胳膊上。

“书生,书生,你真的是鬼吗?”小蛇迫不及待地问。

书生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我是人是鬼。”

他本来该是死了的,不知为何又活了。以为活了,却没有心跳。许多事忘了,依稀忆起曾救过一只会说话的小狐狸,他这才不畏艰险地闯入瑶山,盼着能回想起一星半点的前尘往事。

小蛇摇摇小脑袋,小心翼翼地凑到他耳边说:“我觉得你是神仙。”

这种猜测倒是新鲜,书生问:“何以见得?”

小蛇以为自己猜中了,高兴地说:“书上说鬼是没有影子的而且怕阳光,你什么都不怕。”

“嗯,有道理。”书生对眼睛发亮的小蛇说,“可惜我不是神仙。”

“这样啊……”

小蛇颓然地低下头。正在书生想着要不要安慰他的时候,他又一下子把头钻进了书生的衣袖里。

“你不是神仙的话,愿不愿意跟一条蛇在一起?”

透过布料,书生都能感受得到小蛇羞得发烫的身体。

小蛇说:“猫妖、花妖都怕跟着书生吃苦,我不怕。”

书生权当童言无忌,好笑地说:“如此看来,你也什么都不怕咯。”

“对啊对啊,我们是天生一对,”小蛇欢快地钻出来,对上书生的眼睛瞬间蔫了,“其实我怕猫妖抓我,怕花妖撒花粉,怕树妖碎碎念,还怕猴妖灌我喝酒……”

他一个一个地数,把山上的妖精都说完了。

“还怕什么?”书生听着有趣,追问道。

小蛇想了想:“姑且这么多吧。”

书生点点头:“看来还有不少。”

小蛇不好意思地从书生胳膊上爬下来,把身体拧成了一个麻花。

就在此时,林间的风乍起,书生被一片飘零的花瓣迷了眼睛,再睁眼时一只花蝴蝶翩翩落在了“麻花”上。

“好啊,你骗我说鬼书生不在,自己却来找他玩!”

“麻花”抬起一个小蛇头:“书生死了不会化成蝴蝶,不能跟你飞走的。”

“笨蛋,你没听过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吗,书生死了就是蝴蝶!”花蝴蝶扇动翅膀拍打小蛇的脑袋。

“我不是笨蛋!”

“你就是!”

两个小东西吵作一团,倒把书生忘到了一边。

书生清清喉咙一手一个地拎开:“你们想来找我,我随时欢迎,不用吵了。”

小蛇委屈地缠住他的手,花蝴蝶哼哼唧唧地飞到他的肩头。

“书生你快告诉他,你是蝴蝶。”花蝴蝶趾高气昂地命令道。

书生无奈地说:“抱歉,我真的不会变蝴蝶。”

小蛇一扫刚才的萎靡,挺起蛇身舞动着尾巴说:“看吧看吧,还是我说得对。”

花蝴蝶瞅瞅书生再瞅瞅小蛇,化成一个身着彩色罗裙的女童,“哇”的一声哭着跑走了。

“你们欺负我,我要告诉红鲤姐姐!”

书生摸摸鼻子,虽然他没做错什么,但还是有种欺负小孩子的感觉。

小蛇贴心地说:“你不要担心,蝴蝶每天都跟红鲤告状,红鲤不会当回事的。”

书生心说我担心的不是这个,他捏捏小蛇的尾巴:“你呢,委屈的时候向谁告状?”

“以前我都是自己说给自己听,”小蛇偷瞧了眼书生的脸色,“以后我跟你说可以吗?”

许是这风太轻、花太香,书生的声音也不由得柔上了几分。

他听见自己笑意盈盈地应了声:

“好。”

书生是个随遇而安的人,生前是,死后是,不生不死亦是。

他在瑶山住得惬意,身体也不再是病怏怏的,每日种种花喝喝茶听听妖精们聊八卦,日子过得很安稳,也不着急去找小狐狸了。只是有条小蛇时不时地窜出来,或是草丛里或是房梁上或是被褥间,好几次书生一个不留神差点压着他。

小蛇不像初见时那么羞怯,话也跟着多了。

“我想去要点种子送给你,花妖不愿意,她说会变成定情信物的。女妖为什么不能送人东西呀?孔雀看到漂亮的人就喜欢送羽毛,那他岂不是有很多情人了。”

自从书生答应他有委屈可以来倾诉之后小蛇几乎是天天来报道,没有委屈也要装出几分委屈来。

他绞尽脑汁想出的那些委屈在书生听来啼笑皆非。瑶山上的妖精们不像山下村民们说的那般穷凶极恶反而单纯得很,话本上写什么他们便信什么。当书生告诉他们自己既没有打算上京赶考,亦未在山野间迷过路,更不曾偶遇绝世美女、同深闺小姐私过奔时,妖精们俱是感到不可思议,瞠目结舌,无法相信世上还会有这种无所作为的书生。

“书生、书生!”小蛇用脑袋撞他的手掌。

书生回过神来,对小蛇笑着说道:“两情相悦的人互送礼物才叫定情信物。”

“两情相悦……”小蛇喃喃重复道,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一脸羞赧。

隔天书生醒来时发觉胸前沁着凉意,他掀起里衣一看,小蛇盘在他的身上吐出了一个晶莹的圆珠。

“我不会养花养草,不会写诗作画,”小蛇说,“我只能送你这个了。”

“且慢!”书生大感不妙,“你万万不可失了元丹。”

“我失了元丹?”小蛇不解地问,又惊恐道,“我几时失了元丹!”

书生意识到是自己误会了,咳嗽两声尴尬地说:“没有,我希望你小心。”

“哦。”小蛇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献宝似的把珠子叼到书生眼前,“这是我第一次化**下山时买的珍珠,好看吗?”

原来是珍珠啊……

书生松下一口气,接下珠子:“很好看。”

小蛇期待地看向他。

书生愣了愣,才意识到他是在等待回礼。

莫非是……定情信物?书生头疼地想,这下可真的不妙了。

“书生我的礼物呢?”小蛇红着脸说,“你给我写副对联也行,其他小妖们都说你写的字特别好看。”

说到这,小蛇露出了骄傲的神情,仿佛写字好看的是他一样。

书生坐起身子,把小蛇放到桌子上,然后把珍珠也摆到了他旁边。

“对不起,这个珠子很漂亮,但我不能要。”

“为什么,”小蛇眼睛湿漉漉地问,“你嫌我送的不好吗?”

“不,你的礼物很好,只是我不能要,”书生摸摸他的头,“我也不能送你礼物。”

小蛇顺着他的手缠了上来:“既然礼物很好,为什么不能要呢?”

书生想说他们没有两情相悦自然不能交换定情信物,又想说自己从未想过与一个山中精怪在一起,他还想告诉小蛇喜欢的感情不是这样的,然而对上小蛇那双无垢的眼睛后又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有些不忍,有些怜惜。

小蛇爬到了他的肩上,微凉的鳞片贴在他的脸边。小蛇学着猫妖的语气撒娇道:“书生,书生你就收下嘛,我以后送你更大更好看的珍珠。我、我不要你的回礼了还不行吗?”

书生叹了口气说:“我还没有见到小狐狸,想知道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无暇分神想其他的你明白吗?”

小蛇摇摇头:“不明白。”

“简单来说见到小狐狸之前我不会和人……妖精互相送礼的。”书生撒了个小谎,他其实早就不在意是否能见到小狐狸了,只是面对小蛇他需要一个借口来推拒,这般纯粹的感情值得每一个人珍惜。

小蛇若有所悟:“让你见到小狐狸,你会收下我的礼物吗?”

“姑且可以这么认为吧。”书生说。

小狐狸在青蟒的保护下是出不来的,小蛇早晚会知难而退,对他的感情大约也会跟着退去吧。

小蛇重新叼起珠子,缠着书生蹭了蹭,带着困惑钻进了草丛里,而书生则注视着他离去的身影呆立了许久。

那日小狐狸被青蟒带走,他就是这么立在客栈门前茫然失魂。书生自嘲地笑了笑,转身回到自己的小屋里。

然而,他忘记了,小蛇不是小狐狸,他亦不再是当年的病痨。

这之后小蛇消失了好几日,瑶山的其他妖精们倒是来得勤了,收到花蝴蝶告状的鲤鱼精拖着红裙婷婷袅袅地站在书生面前,她的身后是高高壮壮的螃蟹精。

鲤鱼精撩了撩长发说:“小蝶怎么也算是我的妹妹,妹妹哭了,我这个做姐姐的总得有点表示不是。”

书生温和道:“是我不对,惹哭了花蝴蝶。”

“哎呀,我这妹妹我还不懂吗,任性又爱哭。”鲤鱼精挥挥手,“我来说你几句意思意思而已,别当真。”

书生闻言哭笑不得,摆出受教的姿态。

鲤鱼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书生喜欢蛇的确比蝴蝶多,这事不能怪你。当初我们教小狐狸下山勾`引你,谁承想半路杀出条青蟒,还好现在有了小蛇,不然我们真愧对于你啊。”

此番言论太过荒唐,书生张口欲驳,却被鲤鱼精捂住了嘴。

“你不用说,我知道你心里苦。狐狸精跟书生本是一段佳话,现在上不了话本不说,有没有说书先生愿意传蛇与书生的故事都不知道。”鲤鱼精接着说道,“可是往好的方面想,小蛇比小狐狸学习更努力,我教他勾`引书生要长得漂亮,他幻人之后发现自己不够妖媚难过了好久,这种专一的小妖不多见了哦。”

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好些安慰话,鲤鱼精略略思忖,自认为确无遗漏,才一个转身带着螃蟹精跳到水里游走了。

瑶山的妖精们思考的角度和书生完全不一样,书生的解释毫无用武之地。甩甩头,书生忽然想到他从没看过小蛇的人形。

大约是和花蝴蝶一般大的孩童吧。

书生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张肉嘟嘟的脸,不由笑了。

小蛇不见的第八天书生意识到不对,他在树精家前面的花园里找到花蝴蝶。

花蝴蝶平时跟小蛇不对盘,关键时刻倒是讲起了兄妹义气,在书生的追问下瘪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硬是不说小蛇去了哪,最后还是树精捋捋胡子告诉他小蛇到了隔壁山头。

书生乍听这个消息险些站不稳,隔壁山的青蟒是怎样的妖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大妖近千年道行岂是小蛇能够对付的。

无数念头在脑袋里转过,书生定下心神,向树精道谢后转身回到自己的小居收拾东西。

树精一扫正经脸色,弯腰对脚下的小草说:“书生要去找小蛇啦,千里寻夫啊,他们准是想私奔。”

小草张大了嘴巴:“这么传奇?”

树精意味深长地笑了两声:“我们瑶山终于要出故事了。”

小草招来花蝴蝶,花蝴蝶飞去通知鲤鱼精,八卦在妖精们中间越传越离奇,书生系好包袱时,全山的妖精们已再度聚到了他的门前。

书生诧异了一瞬,继而笑道:“既然你们都来了我就不用一一道别,小生将暂别几日……”

猫妖沉不住气地跳到他面前义愤填膺地说:“那青蟒欺人太甚,抢了你一个小狐狸不说,还想抢小蛇!”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沉默寡言的螃蟹精走上前:“我愿意帮你。”

“我不是去斗法的……”

小喜鹊眼里掉下泪珠:“你们都往隔壁山跑,不陪我玩了。”

乌鸦捂住她的嘴尴尬地对书生说:“你不要伤心,书生不跟狐狸精、蛇妖在一起还可以和猫妖勾勾搭搭的。”

猫妖闻言立即缩回腿跳到树精身后,日月可鉴天地可表,他们不跟朋友抢书生的。

书生听这些妖精们说完,明白说不过,也不准备解释了。他怀里霎时多出了一大堆东西:花蝴蝶给的迷魂散、猫妖送的媚药、鲤鱼精做的大红袍……

这些妖精们也不知是真关心他还是纯粹凑热闹的。

书生下了山,把妖精们的心意埋在山脚下,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青蟒盘踞之地,山路崎岖难行,雾气弥漫,书生捡起一根长树枝当棍棒挥开茂盛的杂草灌木,堪堪爬到半山腰。身上的白衣长袍蹭得灰扑扑的看不出本来的颜色,指尖陷着泥土脸上亦是蒙着一层汗水。

事实上,他是第三次经过这个地方。

每每快到山顶时便会掀起一阵大风把书生吹回山脚,这是谁的把戏自不用说。

书生拖着酸涩的腿一步步攀登,他自己跟自己说,你如今是鬼书生多走点路怕什么,生前不是天天巴望着能下地吗。

再度被吹下去,书生摇摇头,重新迈开腿。青蟒终于看不过去,现了身。

“小狐狸跟我在山中住得快活,你带不走他。”

书生弯了弯腰,拱了拱手。

“小狐狸与我早就缘尽,我此次前来是为小蛇,他心智懵懂,若是有甚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那个小蛇妖?”青蟒眸光微变,“他三日前已离去。”

“三日前?”书生闻言皱眉,青蟒应该不会骗他,小蛇既已离去为何不回瑶山,难道是遇到了什么不测。

“知道了就走吧。”青蟒开始赶人。

“等等,我还有一事想问。”书生说。

“你是想问为什么没有死吧。”青蟒说,“那是因为你得了我的一半元丹。”

“你的元丹?”书生万分惊异。

青蟒哼了一声:“自然是我的,小狐狸欠你一条命我替他还了,从此你们才能再无瓜葛。”

彼时他算到书生阳寿将尽,以小狐狸的心性豁出性命也会救他,青蟒怎能允许这种事发生,他散了五百年功力献出半颗元丹把书生从阎王殿拽回人间,往后小狐狸要报恩也只能报他青蟒的了。

书生得了答案,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可另一块仍高高悬着。

小蛇莫不会被某个道士抓走了吧。

远在道观的小道士募地打了个喷嚏。

延伸阅读

路桥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yg1u.shtml
路桥少售主要交通安全产品:柱式轮廓标、板式轮廓标、梯形轮廓标、长方形轮廓标、塑料道钉

老巴陵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bfd7.shtml
老巴陵加盟详情岳阳老巴陵水产食品有限公司原名岳阳红锦鲮水产冷冻有限公司,成立于200

仕达家纺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ylzl.shtml
的品牌理念是满足现代重量级消费者内心对家庭归宿感的需求,满足疲惫过后内心深处寻求的心

远东轻化装备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npnb.shtml
远东轻化装备致力于好环保建材研发,远东轻化装备出众的技术设备,的制作工艺和过硬的产品

每慧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dfsn.shtml
每慧婴童辅食引进出众的欧盟育婴理念,倾力打造适合中国宝宝的营养辅食,让宝宝营养更均衡

益节 eje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sujf.shtml
关于益节益节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扎根全球“吸尘器之乡”——苏州,始终专注于吸尘器的研发

良家干洗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6d5u.shtml
良家洗衣选用全球环保型全套洗涤耗材,洁净效果好且很环保,任何油渍污秽通通洗掉,更闻不

宏昌洗衣连锁店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godo.shtml
采用五星级酒店的洗整烫设备建立起来的北京创新推出中央洗衣直营工厂,工厂地处顺义区李桥

投币洗衣机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gpsr.shtml
经济学家巴莱的二八定律表明,20%的人拥有国内外80%的流水。眼界决定未来,只有具备

夏尼英语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uht9.shtml
夏尼英语是来自美国的专业英语培训机构,夏尼采用国外先进的英语教学理念,纯英语语言环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之捕头娘子在线阅读大明好有钱

    司礼监,内廷最大的权利机构,而司礼监掌印太监的权柄,堪比阁老。当正式成为司礼监掌印太监的那一刻起,唐峰在这大明朝内的权利,也仅次于当今皇帝。如果说,这位皇帝,是位英明圣君,唐峰或许还会忌惮点,最起码,在羽翼未满之前,是不会轻举妄动的。可是,咱家这位小皇帝呢,简直就是一个作死小少年,游手好闲不说,关键

  • 重启之风之劫(2)

    众所周知,哪怕是准圣,其一言一行皆是法则大道相随,可谓言出法随。墨云此刻的道袍,隐隐有霞光流转。他的这句话,婉如天雷阵阵,上彻九霄,下撼幽冥,宛若天公发怒!三霄忽然一怔,被墨云吓了一跳。可旋即,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暖心。她们的夫君为了她们,嫣然是做出了一副违抗圣人的态势。最小的琼霄,立马一脸花痴的看着墨

  • 六道生在线阅读第七节

    洪荒纪20000年。果然,在部落举行丰收庆典不久后,村里来了三位异兽化形的天龙人,他们向帝俊和太一转达了伏羲召唤天龙人前去云阳部落集合的消息。所有族人得知帝俊和太一即将离去,悉数前来为兄弟二人送行。对于兄弟二人的离去,人们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到了这个时候,许多人依旧忍不住潸然泪下。面对曾经一起劳动以

  • 凤弈阑珊处在线阅读第七章

    郑欲民不依不饶的继续阐述着他的观点,也算是能言巧辩,说的头头是道,但是中心思想却依旧是围绕无涯岭村获得千万专款的事宜,忽左忽右的讽刺起后台靠山之类,十足让首脑台上的几个领导有些坐如针毡。会场内此刻已经失控,各种说辞纷纷不一,县长猛的拍了一下桌面,吼了一声道:“都给我肃静,成何体统。”“郑主任,反映事

  • 哦我的皇帝陛下同人哦我的王爷殿下第三章

    翌日初晨,天还未大亮,梅子爬起来上厕所,突然发现左手边的小灯还亮着。窗帘没拉开,宿舍就她和郁筝两个人,灯光昏暗,她又是在半梦半醒之间。灯光下那人长发披散,小镜子寒光泛泛,倒影出那人的脸来。梅子:“……卧槽!”猛地清醒过来了。面前的女生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坐在镜子前面无表情地化妆。“筝筝你怎么成这个

  • [清穿]福晋改嫁指南之达成共识

    回了西境娑罗教,商栖月去见了洛神医和沈一希.拔除遗留在任督二脉上,陆林轩所下的封穴金针.“阿月,此行可有收获?”唤着商栖月的小名,沈一希关切地她.“小舅舅眼目众多,又何须多问?”脸色不佳,商栖月无意多说.“你娘亲的事……”觉得十分抱歉,沈一希的话被人打断.“小舅舅,我乏了.”商栖月话音还未落,就失去

  • 听说王爷很傲娇之团子,你要加油呀!(9)

    “这....我也不知道。”另外一名伏地魔也是满脸的愕然,看着不远处的两个盒子。看着灰白的屏幕,林小团有些欲哭无泪,本来想要潇洒的进圈,但是最后却是遭遇了车祸。“对不起,房东大大,我翻车了。”林小团扭过头,满脸的难为情,对着叶枫说道。“呵呵,没事,如果你真能能做到,我才会感到意外。”叶枫笑了笑,出声说

  • 清穿之王妃不好惹在线阅读相亲

    天界神仙很快知道帝后感情很好。新婚五日后,天帝回复了朝会,天后从新房搬进了天帝的寝宫。天帝朝会时偶尔会微笑,朝会结束必然去天后书房,与天后携手同行回寝宫。原先每逢旬日休假天帝必勤于修炼,如今若不是和天后一起切磋,便是共游天界风光。传说中海皇性情暴烈,连老天都无可奈何,如今看来也不过寻常一个小女子。除

  • [红楼]重生之公主同寿之穿越后遗症(新书求收藏!)(4)

    对于在精灵蛋店铺之中,那些同样购买精灵蛋的训练家,苏奕没有过多的理会。他冲着面带微笑上前,应该是导购员的服务员妹子点了点头,随后就直接将之无视,上前几步非常仔细的独自观察起了那些精灵蛋,并将一些花纹一样的精灵蛋进行着对比,以期望能够发现些许不同之处。精灵蛋的摆放分两个区域,一边摆放着未鉴定的精灵蛋,

  • 直播算命群在线阅读第7节

    任府。大堂。任发和任婷婷回家以后,任婷婷拿着自己买的东西就往楼上走去。她刚刚踏上楼梯,任发就叫住了她:“干什么去?”“回屋。”任婷婷回道。“等会儿再上去,有事跟你说。”任发道。任婷婷闻言,拿着东西走到沙发坐下,看着摆弄着烟斗的任发,问道:“有什么事,你快说啊?”“你跟九叔那个小师弟,是怎么回事?”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