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九宗罪魏王

作者:朱铭俊 来源:17K小说网

朝烟从敷华堂里出来时,门外的日光一样的好;寿康宫内外,一片堆砌的重檐飞甍、锦绣的朱墙碧瓦,尽是天家重闱的深肃;人眼望过去,瞧不见老宫女的霜鬓,只觉得这宫闱繁华庄重,乃是人世间最好的宝地。

庭前的小桃被风吹落了一瓣,朝烟眯了眯眼,就瞧见细嫩的桃瓣被风吹卷着,落到了门前扫地宫女的衣领里。

那扫地宫女瞧起来十三四岁,正是豆蔻年华,与朝烟初进宫时差不多大。朝烟的妹妹兰霞,如今也正是这个年岁。

朝烟与兰霞是异母姐妹。朝烟的母亲早亡,后来父亲又纳了续弦,那便是兰霞的母亲。只是这位继母身子底薄弱,生了兰霞后很快也没了。此后父亲就打消了娶妻的打算,只说自己大抵是没那个福分的。

兰霞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朝烟入宫时,她不过是两三岁的小娃娃。后来再一眨眼,就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不知道兰霞听了谁家的话,说宫中是好地方,便趁着采选宫女的当口儿也进来了。所幸那时朝烟在段太后身边已混的有些头脸;稍稍使了一些银钱,便将妹妹捞到身旁来照应着了。

朝烟穿过了转廊,到了下人所住的耳房,扣了扣妹妹兰霞的房门,许久都无人回应。

想起兰霞前两天正因一盒胭脂与自己闹脾气,朝烟猜到兰霞此刻多半是想躲着自己的,只得低叹了一声。太后催的急,今日就要去长信宫了,那只能留一封信给妹妹,改日再与她当面细说了。

半日过去,花漏渐近了酉时。夕阳渐沉,归鸦飞掠过深宫春庭。朝烟跟着领路的李姑姑,一同到了长信宫的宫门前。

“朝烟,太后娘娘待你恩重如山。你去了魏王殿下身旁伺候,也要时时刻刻记得她老人家的恩情。”李姑姑生的丰腴,人如白面团似的;与人说话,从来都是和和气气的,叫人挑不出错来。她是寿康宫的掌事姑姑,亦是段太后的心腹陪房,素日里与太后一个□□,一个唱白。

“谁才是你真正的主子,你可得牢牢地记在心底了。如此一来,太后娘娘也能安心地将兰霞留在身边仔细教导了。”李姑姑笑着说罢,拿手帕替朝烟擦了擦额际。

“朝烟明白。”朝烟点头,扭身望向了长信宫门。璨金夕晖洒落在碧琉璃瓦上,水榭楼台俱染上了乌金霞色。一抹晚云低垂,几与檐角同齐。

这回来长信宫,太后交代了她两件事。一来是那魏王殿下到底曾坐在皇位之上,叫太后放心不下,需多双眼睛亲自去长信宫替太后看着;二来,是太后原本放在长信宫的眼线如今不听话了,总是使唤不动,这多少让太后有些不快。

“萍嬷嬷年纪大了,老眼昏花的,肯定伺候不好魏王殿下。你去顶替了她,叫她早日回寿康宫来养养身子。”在敷华堂里,段太后是这说的,人懒洋洋抽着烟斗,一副漫不经心的架势。

朝烟心底清楚,什么“老眼昏花”、“回寿康宫养身子”,那都是台面之词。太后的言下之意,就是将不听话的萍嬷嬷赶出长信宫去。

李姑姑领着朝烟,一道进了长信宫。

不知是否因心虚愧怍,在银钱用度上,摄政王和陛下从不苛待魏王,更是将珍宝金银流水似的往这长信宫中送。魏王殿下虽不掌权,但却在这宫闱一角过着日夜颠倒、酒池肉林的荒唐日子。眼前的长信宫亦是金玉为扉银为瓦,穷奢极欲,灿花人眼。

长信宫的正殿前并无宫女太监把守,玉阶之上一片空空荡荡。黄昏之时夕阳斜沉,归鸦落在檐上,漆黑的几点,吱哇地叫唤着。可一旦跨入了殿内,却又只剩下一片幽深的寂静。

玉砖铺砌,散着幽寒冷意,几轴山水画卷,如废纸似地胡乱丢弃在地,上头还涂了数笔乌压压的黑墨,难看至极。这些画卷上印了不少红泥,想来也曾是各位大家争相收藏的名作。但到了这长信宫里,不但被随意地弃置在地,更是如废纸似地被胡乱涂改,当真是暴殄天物。

朝烟望着地上的山水画卷,目光安静。

“老奴见过魏王殿下。”李姑姑向着一片寂静的玉帘后低身行礼,道,“先时奴婢与您提过的朝烟,人如今已经来了。太后娘娘的意思是,日后就由这丫头来伺候殿下您。”

朝烟闻言,便将头垂的更低些,声音不紧不慢:“奴婢朝烟,见过魏王殿下。”

二人的嗓音落下许久,都未曾得到任何应答,正殿里一片冷清寂静,唯有风穿过珠帘时发出一串清脆的玉响。太阳西沉了,外头有宫人在点灯,火石摩擦时发出“嗤嗤”的响声,倒是显得一清二楚。

朝烟低着头,呼吸也放得细慢。

她早就听闻魏王殿下脾气古怪荒唐,此时被这般冷遇,也不曾觉得委屈。

据说魏王殿下自小便性格荒僻,撕了书页不进学堂;冠服后,人更是荒唐顽劣起来,与小太监偷偷摸摸*骰喝酒,气的先帝险些厥倒。后来他登上帝位,摄政王废黜他的原因之一,便是他荒谬失道,终日饮酒作乐不肯上朝,还想苛万民以扩修宫闱。

既然自小便是这样荒唐的人,如今成了废帝,性子也只会越发地难以捉摸。长信宫留不住人,尤其是留不住小宫女。人进去了,不过三四日,便哭着求着要各家的前主子将她们捞出来,说是再留下去,恐怕性命不保。

不知过了多久,朝烟的耳朵里终于听见了一点响动。一阵“轱辘轱辘”的轻响后,一道金杯从帘后滚了出来,慢慢地在她的鞋履边停下了。朝烟有些疑惑,低身捡拾起了这道空空如也的酒杯,看了一眼李姑姑。

“给殿下送上去。”李姑姑向朝烟打个眼色。

“……”朝烟垂了眸颔首,捧起小金杯,缓步向帘后走去。

这小金杯不过一指那么高,细细雕着几片半开牡丹,赤金之色晃得人眼炫。她低着头,人进了帘后,眼角余光瞥见榻上斜卧着一道修长人影,暗赤色的衣袍拖曳层叠下来,如波浪似的。

“殿下,您的酒盏。”她收回视线,没有再多看了,低身奉上了小金杯。

下一刻,一只男子的手掌探了过来,拽住了她的手腕,向着玉榻上一带。顷刻间,朝烟的视线天旋地转;回过神来,人便已落入了一道带着沈水香意的怀中。

“让本王瞧瞧,这丫头生的什么模样?”

一道轻佻悠慢嗓音,如沾了三月的春风醉意,翩而飘然地落入她耳中。旋即,她的下巴便被人挑了起来,视野对上一双眼尾扬起的凤眸。那眸似一团漆黑的焰,虽沉沉的,却也有火星子在跳;眼下一颗艳生生的泪痣,颜色是殊少的红,如朱砂点上去的一般。

朝烟轻愣一下,只觉得面前的男子有一副绝好的皮囊,招招摇摇,恰如盛春的光景。

“嗯…生的倒是不错。”男子挑高了她的面庞,悠悠道,“她叫什么?”

“奴婢唤作朝烟。”她回答。

“名字也顺耳,那就留下来吧。”男子勾起了笑唇,将她松开了,抬手抓过那只小金杯,捻在手里把玩,“李姑姑,你去回禀太后,这个新来的丫头长得秀气,本王很喜欢。”

帘外的李姑姑道:“魏王殿下满意,那是再好不过了。”

魏王斜倚在玉榻上,松垮的领间袒出一小片肌理。他挥了挥手,道:“李姑姑,你下去吧。本王这里从来只留年轻的美人儿,你也清楚。”

李姑姑恭敬道:“老奴告退。”

一阵脚步声后,李姑姑退出了正殿。这偌大的玉殿之中,似乎只剩下了魏王殿下与朝烟二人。朝烟从玉榻上安静地退下来,半蹲在魏王的身前,道:“蒙殿下厚爱,日后,朝烟定当尽心伺候。”

“尽心伺候?”魏王挑起了眉,“怎样的尽心?本王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朝烟为婢,殿下为主,自然是殿下要朝烟做什么,朝烟就做什么。”她屈着膝,不卑不亢地答道。

“哦?”魏王从玉榻上慢慢地直起了身,似乎对这话很有兴致,散漫道,“那你过来,给本王跳个舞瞧瞧?”

朝烟微愣。

跳舞?

她是掌事宫女,而非乐坊舞姬。由不通音律的她来为魏王殿下跳舞,这不合规矩。

那头的魏王尚在兀自说道:“听闻扬州有一种舞,舞姬边跳,边给主人家喂酒。你会不会?”

朝烟听着听着,脸孔不由自主地板了起来。

宫廷乐舞,多的是《兰陵王》、《长生殿》这些正儿八经的曲目,魏王殿下说的那种舞,又是什么荒糜之物?舞姬竟要一边跳舞,一边给主人家喂酒?这可真是…不知羞耻!

“对了,”魏王还没说完,他笑着,眉头高挑起,眼底露着一抹艳色,“听说舞姬喂酒啊,似乎还是用嘴喂的呢。”

朝烟:……

何等的不知羞耻!

延伸阅读

雄辉加盟  http://www.campaignswon.com/aldu.shtml
雄辉厨具是一家策划、设计、制造、安装不锈钢厨房设备的企业。有工程队对酒店、工厂、学校

利祥加盟  http://www.campaignswon.com/pcd2.shtml
利祥汽车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

黄食福剪刀面加盟  http://www.campaignswon.com/m8j.shtml
剪刀面起源于山西,因制面工具用剪刀而出名。又因剪的面条呈鱼形,亦叫剪鱼子,其制法起源

掌合天下超市订货平台加盟  http://www.campaignswon.com/gf7k.shtml
掌合天下是一家专注于互联网少售业的中国中小超市供应链社区电子商务平台,致力服务于各省

腾浩加盟  http://www.campaignswon.com/dqyp.shtml
腾浩保健食品创建于2009年冬,是集招商、代理、批发、经销于一体的贸易有限公司,是专

逸步童车生活馆加盟  http://www.campaignswon.com/szdn.shtml
逸步童车生活馆打破传统实体店款式更新慢、囤货压力大的缺憾,并同时击碎网络商城质量无保

琪琪饰品加盟  http://www.campaignswon.com/b1el.shtml
广州琪之琪饰品连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的特许饰品加盟连锁机构;公司引进国际化的时尚饰品

松萝加盟  http://www.campaignswon.com/griv.shtml
松萝懒人用品经销批发的生活日用百货、服装、饰品、玩具、工艺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

宏庭艺家整体软装加盟  http://www.campaignswon.com/s9aq.shtml
※品牌定位宏庭艺家依托绍兴轻纺中心的产业优势研发生产高性价比的刺绣墙布系列产品,宏庭

希品国际化妆品加盟  http://www.campaignswon.com/nvwf.shtml
希品国内外化妆品是一家以销售生产化妆品为主的贸易型公司,承接国内外护肤品的OEM加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白莲花系统升级在线阅读第6节

    一大早,杨明便简单的换了一身衣服,准备出去。杨振华要他去接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家妹妹李琳。想到她,杨明的脸上难得漏出了微笑!从小就是一个爱哭鬼的李琳,因为两家父母的关系,她从小学到高中就一直跟在杨明身后。天生胆子很小的她,很容易被同学欺负哭,小时候,每次哭了都是跑到杨明的教室告状,当然每次杨明都狠狠教训

  • 我的男友万年受在线阅读第六章

    来人是小太子,刚十二岁的年纪,却早已有了储君的风范,稳重,从容,处变不惊。“父皇。”小太子匆匆对他行一礼,额上还挂着薄汗,扭头问一脸慈爱看着她的嬷嬷,“姑姑呢,不是说她今晚留在宫里吗?”嬷嬷回道,“长公主宴席上饮多了酒不舒服,皇后陪她已经睡下了。”嬷嬷话音刚落,皇上就察觉小太子的视线若有若无地落在自

  • 死亡侦探社在线阅读第四章

    晚上九点钟的中央公园广场很热闹,这里占地面积很大,但是一眼能望到底。少了广场舞大妈的大音响,突然之间显得十分安静。何茜紫很快在另外一头看到了周又又,于是大步流星走到周又又身边坐下,猛一拍周又又的肩,“快回魂了!”周又又转过头,呆呆地看着何茜紫。老实说,还是感觉挺不真实的。“你怎么出来了?”周又又问,

  • 【黑塔利亚】沙雕地球的沙雕事在线阅读第4节

    【云颂视角】晏澄扒在门上的那一瞬间,我明白了,此刻不拔刀,更待何时。于是我平静地转身,进屋,去厨房拿了最大的一把菜刀出来。他这个人虽然一哭二闹三上吊很厉害,但是说到底是个怂的,我拿着刀走出来的时候他说:不,你不能就这么伤害我的信仰。我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说:“不!我不会屈服的!”当我拿着刀架在他的脖子

  • 穿成三个男主的前任而我...在线阅读天地格局

    经过几万年的演化,天地灵气充裕,大陆之上仙珍、灵宝众多。古木参天,灵兽遍地。特别适合生灵的生长,生灵寿命都特别的长连普通的人族都能活两千年左右,其他得天地福佑的种族就更不用说了。生灵若想获得更加长的寿命必须感应天道,集天地灵气锤炼形神,褪去凡胎,成就无上大道方得永生。世间万物生老病死、枯寂新生皆有定

  • 离弦歌在线阅读拒绝的理由

    “所以——”花江春日还是有点迟疑,但是想着既然大家都错过了彼此不如好聚好散吧,也就一咬牙说了出来。“所以不如我们这就分手吧。”“……”这是何等渣男的宣言,仔细想想这话居然还没什么不对,太宰治简直要为花江春日而鼓鼓掌了。“虽然小姐你想得有些道理,但不行,”太宰治如是说,抬眼看向花江春日的时候又笑了起来

  • 西游之强盗太子爷第六章在线阅读

    开玩笑,她老娘还坐在外间呢。如果被她老娘知道踏青当天河边的事实真相,唯一一个动手揍人的是她自己……罚十天的青菜豆腐算是少的了。“记得了,记得了。你是泓哥儿。别大喊大叫了。”秦嫣凑过去极小声地埋怨他,“我都兑现承诺把你带出来玩儿了,你可别过河拆桥。答应我别叫了,我就松手。”陆泓点了点头。秦嫣小心翼翼地

  • 重生毒妃有点邪第5章在线阅读

    因为晋江觉得,年纪小一点更不容易让人防备,所以南烟二十几的年纪,硬生生地被削到了十七。于是乎,和原本差不多年纪的柳洛颜比起来,南烟的身材,就显得娇小了许多,只能穿她以前的衣服。不过,不得不说,就算是旧衣服,比起南烟之前自己所穿的那一身,也要好上太多了。毕竟,在这个社会,并不是只要有钱,就能够买到东西

  • 怪雾第七章

    云泯躺了半月,好不容易病好,就打算找皇后谈谈。“哼,怎样,你找到答案了吗?”皇后折了枝花,叫宫人拿好。“……倒是不想找到,叫我心烦。”云泯道。皇后道:“你还太小,懂什么,这世上叫人心烦意乱的多了去,你要被烦死吗?”云泯转头看向皇后,沉默。皇后扯了扯嘴角,无奈:“你看我我又有什么办法,你平日的聪明才智

  • 打脸不成反被虐在线阅读第6节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十二月二十七日,沐瑾满七岁了。在镇上,年满七周岁便要去觉醒厅进行觉醒仪式,觉醒仪式在每年的六月末和十二月末举行,每次举行长达五天,通常进行觉醒仪式后便是等待开学,沐瑾则刚好赶上了十二月份的觉醒仪式。虽然沐瑾跟家人说了自己一个人可以的,但到最后,还是全家一起来到了觉醒厅。觉醒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