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穿书后校草倒追我之杀神白起(8)

作者:晓鱼干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七章杀神白起]

方青阳愈想愈难受,胸口也越来越来沉闷、越来越灼热,火烧般灼热。他渐渐的感到,呼吸沉闷浅促。一种末曾有过冲上心头,死亡的感觉。

方青阳觉得,心头越来越炙闷;口中,一股甜猩味越来越重,终于到了极限。一口闷血喷浆而出,喷得老远。

喷到皓白的雪地上,血竟然又骤了一起,化做一个特号血红色“鹅蛋”。“迸”的一声炸响,蛋壳破裂开来,居然从中爬出一只金龟,缓缓向方青阳爬去。爬的过程中,迅尔骤然膨大,到了方青阳近竟如千年巨龟大小。

自头到尾都是金色,却挥发出淡淡的黑晕,巨大的金龟向方青阳:“呃”得两声,一口黑气吹向方青阳面部。黑气一碰到方青阳,便浸肤溶血,侵入每根血管急流。在方青阳已苍白的脸颊,出现无数条大大小小紫红色血丝。条条血丝尾端,都集于其胫部的两条大动脉。黑气湍急溪流般,漫条条血丝急流到两根青色的大动脉。

方青阳却是感到无比温暖,仿佛回到儿时,依偎在母亲的怀里。

猛的,他睁开双眼,一双赤红的眼。眼球布漫血丝。

他现在感到全身燥热、口渴,身旁的积雪,早已化作雪水。他伸手去抓,不远处的雪来吃,还末触到,雪早已化作一泡温水。方青阳本已伸出的手,踟躇了下,又移来令一片积雪上方,反复复几次结果都是一样。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主人……主人……”

方青阳用赤红的眼睛,冷漠而又疲惫地向四周看了看。没有任何人,只有一只金灿灿的巨龟。方青阳僵僵地笑:“我们又见面了。”

黑牙牙的煞气仍不停的,向方青阳体内浸蚀。

金龟摆摇着头阴阳怪气地,道:“主人只要咬破舌尖,心中诚念‘天一生水,煞神重生。诚以金血,以祭六道,天一重生’二十字真言,然后将这口祭血喷到我的背壳上,我便可成为,名副其实的天邪龟神了!当然您也有天大的好处。”

方青阳冷冷道:“什么好处?”

大金龟道:“主人便会有身异能!什么看穿女人,看穿*具、千里听音、万里嗅踪、还可以任意穿破空间,等等吧!如果想要女人,心念一动,看看一眼,她便会死心踏地的跟着你!钱、权、女人垂手可得,这样的好日子,才是真正的生活!才叫真正的生活!”哈哈……

本来声音就是阴阳怪气、砂哑低沉已经够人受的了。它竟然还笑,真是令人毛发耸然,鸡皮疙瘩即起。

方青阳冷冷道:“这么说我似乎没什么害处了?”

大金龟道:“主人,其实我只是你的七世煞气所化,如果你现在死了,我也要消失了,我怎么会害你呢?”

方青阳心想:反正损害也不大,不就是口血吗?我跟!

都京五坏路,有一座古的庄院,看样子至少是清朝顺治年间建的。院子里种许多寒梅,此时忆是梅花盛开的季节,淡淡幽香洒在整个院中,院中还有两株苍劲的古松,粗大挺耸在寒冷的风雪中,依然挺的笔直,苍松漫都是积雪。

两株苍松相巨不远。

苍松之间,有一人。满头银丝,身穿八卦道袍,背背檀紫色桃木剑,肃然背负又手,如丁般立于雪地之上,真有一幅仙风道骨的样子。

突然脸出现一丝惊噩之色,口中道:“又是天邪?”右手带动宽大的袍袖“呼”一挥,两株苍松之间竟似出现了一个大影布。

纷纷毛雪飘逸降落,滑过“影屏”格外好看。冬梅已展,幽香飘洒。天地一色,银装素裹,纷纷皓飘雪之下,情人相偎,再看场异彩“影屏”下的偶象剧,应该算得上浪漫。

但现在谁也不敢提“浪漫”二字。因为这个“影屏”叫“天屏”,只有道法高到一定的境界方可使用,而此时使用者,便是都京五环路的,易圣欧阳华。

方青阳只要按大金龟的说法做了,只要他作了,他便成为两千年来,第二的杀神白起。

要问白起是何许人也,为何要叫他杀神,这就不得不从两千前的“长平之战”说起。

白起者,秦始皇时人。超一流战神,不!准确的来说是杀神。

〈六道天书〉中原写得是“赵国天下王也”,可是,白起保得是秦始皇,当日长平一战,天兵天将降叱力灭当时最强大秦国,白起忠君为国,为保社稷奋勇杀敌……

因白起命犯“七星煞”,(当时和方青阳的状况一样)四十万天兵天将,降叱于赵军身上,诛杀秦军,号称百万大军的秦军,诛杀得只乘白起一人。

当时,杀得可谓是,天昏地暗,地暗天昏,血流成河,其中十万还是,白起从老家带来的子弟兵。白起心痛欲裂,怒火难言,只望一剑挥去,将将近四十万大军“赵军”,全部肖为肉泥,以祭死士亡灵。远在咸阳和赵都邯郸,都可以闻到令人作呕的血星味。

白起盾着一叠叠秦军死尸,具是被砍去四肢之后,又被斩下头卢,白起跳着过膝盖深的血浆,手持上古神兵‘太啊剑’抑天常啸,如鬼泣似狼嚎,眼球早已是血红,挥洒出缕缕血雾,如魇魔合体,煞气四益,身外三尺之处竟挥散着,浓浓的黑气。

这么重的煞气,竟逼得近四十万天兵天将,不得前近半步。

骤时,天地大变,狂风大作,白起旁不远处,出现一金色巨龟,那巨龟先是对着白起“呃”的两声。隋后白起周围出现,一八卦形流沙墙,将白起与巨围在其中。他们在里面好象交谈了些什么。外围的天兵天将,都只是傻傻的盯着,仿佛对眼前的一切不敢相信,白起一个凡人怎么会有如此重的煞气,如此大的神通,竟能引发“流沙八卦阵”。

其实这当然很正常的,因为白起命犯“七星煞”,由于强大内心的杀意,招来天“七煞天邪”也就是这金灿灿的巨龟。

突然,狂风一下停了下来,只只砂砂的流砂之声,天兵天将则,木木的盯着这“流沙八卦阵”,再看看地上血浆“水位”急速降底,片刻之间,露出暗红的‘黄沙’,百万大军的鲜血竟在片刻之间,被“流沙八卦阵”吸得一干二净,八卦形的流沙墙,竟程血红色,眨眼一看好似喷血泉眼一般,眼光照射下甚是灿烂。

只听一波龙吟,直灌九霄。但见白起单手警剑,伫立于三尺凌空。血红的流沙墙缓缓退去,血如抽般吸到白起体内。

白起冷冷的看看了‘挂’在身上的金蚕丝甲,早已破烂不甚,又冷冷的看看了,赵军银光光闪闪的鱼鳞甲,从牙缝渗出三个字,三个相同的字,杀!杀!杀!

双目喷出团团血雾。

‘赵军’与白起相距至少还还有数十米之远,白起双手握剑,一仙人指路式,缓缓举起,‘赵军’早已他这无形的杀意震慑,有些不知所错,四十万天兵天将降叱的赵军,竟无一人先动手。

“好!很好!你们不动,我白起可不客气了……”白起丝哑的喝道。

白起双手扶剑,当空辟下,强大的剑气与白起的杀意相熔,竟形成数里长的剑身。“哄”的一声巨响,其声向四方括散,久久荡荡回旅,涛涛破耳惊魂,大地也跟着剧烈震动。

天地间回荡着一片萧杀意,剑气辟过中间几队‘赵军’,自天灵到眉心,剑气直下,这么强大的剑气,神仙也要辟为两半,肠肚皆出,六脏全露,元神也要受损。可,‘赵军’竟无一丝反应,白起仍是双手扶剑,一仙人指路式,不动。

只吹起阵阵狂风,暗紫色黄沙漫天狂飞,黄风吹獠着拂的白起脸上,被血染得鲜血的头色,在漫天黄沙下,独身一人丐’赵军对执,竟不露一毫弱势,显得更加冷酷,仅乎又有几分狰狞,一个凡人的杀气,竟压得四十万天兵天将之上。

中间的一队‘赵军’至少也有两万人,只见他们眼睛都往两眼中间看,一幅难以至信,而又及为恐怖的表情。因为他们都发现,自己的两只眼睛相距越来越远。。。因为他们的头卢正在缓缓裂开,很慢很慢,但裂缝处,却无半点血流出,只是从裂缝处射出一布银光。

隋后一声炸响,这两万名‘赵军’身体如肉弹一样,全都爆破开来,两万多人的残肢头瓢漫天飞舞,肠肚内脏皆纷纷落地,就算用现代的炸弹,也炸不出如此美丽,如此壮观的影象,如此灿烂的血质浪花。有血丝丝白色的肠子,还挂到其它‘赵军’的银盔用脖子上。

但这些头瓢残肢并没死去,而且还活得好好的,只是因为这一剑,白起不是要他们的命,而是要他想看看他们痛苦的样子,虽然肉身被灭了,但元神却无法从残肢中盾出,只能活生生的忍受着这……

什么断肠、碎心之痛应有尽有,这种肉体的痛苦,可能也不亚于白起。

看!许多半个头瓢,还眨着一只孤零零的眼睛,不停的流着红泪,表情无比的痛苦。

白起看到这里,又是一阵狰狞砂哑的狂笑。心中的悲苦似乎减少了几分。千万不要说,白起老兄是个变态狂,其实很正常。一个*徒一下输了很钱,当看到别人也是如此,他们会大呼痛快。这也许便是人类的本性。

“杀!”一名为首的天将喝道。近四十万赵军一涌而上,白起一涌而上,其声震天汗地,地面咙咙震动,荡起涛涛沙雾。白起只是冷冷一笑,笑得甚是残淡。

使了一式“秋风扫落叶”卷起层层,暗紫色黄沙,平面突兀而起一数十余仗高的流沙墙,流沙墙快速向‘赵军’逼近,近四十万天将一齐发功,才使得流沙墙不得前进半步。四于法力场强强大,白起丐‘赵军’之间形成绝高电压的雷场,放出道道亮蓝电弧。噼噼啪啪作响,煞时天地皆暗,狂风再起,只见得电弧在黑暗中烁闪舞动。白起一声长啸,又一式“横扫千军”,太啊剑夹杂着‘噼噼啪啪’的雷电,一挥,一道红红的电弧,射出。穿破流沙墙,如腾蛇蛟龙般飞向所谓的天兵天将。就在这一瞬间,天地间一下静了下来,什么乌支、电弧及及流沙墙全都消失不见。有的只是遍地叠积的尸体,这四十万的尸体虽然还没死,但,能也只能说尸体了,因为他们已经被拦腰断。

不过,其中有两名高天将,还是接住这惊天灭地的式。但,他们的命运将更残。白起手持上古神兵太阿剑,如砍柴一般,“咔喀”“咔喀”,将二人从右胫膀,至左下肋辟开,鲜血泻流。望红糊糊的戴面上看,还可看到白森森的断骨嫩茬。

四十万缕白烟枭枭升起,这正是天兵天将的元神,(因为他的真身是不得下世的。)白起张开大口用劲一吸,竟形成一涡旋卷风,居然将四十万元神分体尽数吞了下去。

因为愤怒之极,还狰狞地大口大口不停的龃嚼,因为悲痛,口腔牙银已出血来,他也没有发觉,因为这些与所流的心血相较而言,不算什么。

秦援军到来之时,只有的叠叠如山的残兵死尸。黄风缓缓袭来,空气中盈浮着人肉的呕香,却闻不到半丝战场的血醒。

在叠叠如山的尸海中央,却是站立一人,浑身上几乎是都是暗红色,背对秦军在队,看佝偻的背影甚是秃唐,双手扶太啊剑拄地,枯红的燥发在黄风轻拂下,显格外苍桑。

口中是像在龃嚼着什么,不嘴角不断渗流出血来,双目赤红暗淡无神,给人种说不出的阴森森的感觉。

“是……是……是白起……白将军吗?您……您没事吧!”一为首将慰问道。

可怜!白起早已不是那个白起了,那个亲兵如子的白起了。而是一个与天邪全首保一的杀神白起。

杀神白起挥太啊,将其头卢斜削两半。鲜血涌涌流出。白起抖抖头,抬起暗红血发摭拂的脸,那幅比擦了面粉还要煞白的脸。

赤红的血目,紫青的双唇,眼框前还荡起缕缕血雾,单擎上古神剑太啊,口中只沉哑哑地念道:“杀!杀!杀!……”甚是恐怖!

白起源源不断的杀意,五十万军竟没一个敢与其对视。

一将道:“辙!”

五十军大军狼狈地慌忙而去,自此之后白起见生便杀,成为一代狂魇杀神,终为天地所不能容,秦始皇下诏,令道士徐福收其,又念其对大秦有功,特涉不杀之。

但,事实上,此时已是不死之身,无论多强的功击,只要借助天地灵气,片刻便可恢复如初。

道士徐福只得将其收入江河社稷图之中,以化其戾气。

而他之所以有如此法力及戾气,皆归于他命犯七煞劫,和现在的方青阳是完全一样的。方青阳是否如杀神白一样呢?

延伸阅读

天罡伏魔记之我怕了  http://www.28gq.cn/xy6a.shtml
“紧张什么,你还没回答我,我自然不会杀了你。”顾凛嘴角微勾,笑得很是莫测。“你来多久

轮回厄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28gq.cn/izi.shtml
“咬!”……五十分钟后,夏亚走出了包厢,进了浴^室。包厢里,老板娘用纸巾擦拭zui角

农家姑娘会持家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28gq.cn/stx5.shtml
祭司大人一声令下,原本安静无声的后园,瞬间涌出几道身影,迅速的奔走于各处发布祭司大人

我莫得感情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28gq.cn/s64o.shtml
微风小雨,永远是春天的节奏。但今天不知怎么,三海市陷入了暴雨的狂欢,狂风在咆哮,天空

我男人不见了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28gq.cn/ubon.shtml
为了躲掉大伯母给她安排的差事,徐青柠这几天都没回过徐家。不光如此,她还给自己报了个油

魂武界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28gq.cn/bab.shtml
第3章迫在眉睫的生存问题“三十万?你怎么不去抢?”黄胖子直接跳了起来。“这东西就算碰

[综]我,似鸽,废柴首领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28gq.cn/a5ir.shtml
“看到了么,他就是诸葛傲天,新大二届一个怪物。”一堆男的聚在一旁窃窃私语道。“据说新

特种兵之最强龙皇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28gq.cn/s10z.shtml
宁茴从安陵郡主那儿回来并没有听青丹青苗的在屋子里歇息,而是兴致勃勃地在庄子闲逛以期找

破天录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28gq.cn/g5a.shtml
魏忠贤欣喜领命而去,离开乾清宫的时候,步伐显得轻盈了许多,仿佛一瞬间年轻了几十岁。他

三国:开局选择秦王,十万大军第九章  http://www.28gq.cn/sim9.shtml
那位侧妃娘娘的打手听了吩咐,把如源扔口袋似的扔回了大殿上。**与地面接触发出沉重的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时间枷锁第二章在线阅读

    “全部都没有哦。”莫泣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诶!”李千殇惨烈的叫声又一次在城堡的上空久久回荡。“我的功法...”低落的声音从某人的口中传出。“没有哦。”“我的传承...”某人跪伏在了地上。“也没有哦。”“我的大后宫...”某人绝望的低吼。“哦,你刚才说什么,我好像听到了很不得了的事情呢。”莫泣笑了起来

  • 我的驱魔生涯在线阅读第六章

    哎,看来明天得增加修炼强度了,早点睡吧,明天早点起啦。秦川心中盘算着。然而,每日的天不亮就起来,知道天彻底黑了才回到家中,除了必要的一些事物之外,秦川把剩余的所有时间都花费在了练习场上,每日的训练强度已经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回到家中常常是一身酸痛,浑身疲惫,倒头便谁。哪里还有增加的可能呢?秦川心

  • 万界之超神wifi在线阅读第八节

    她循声一看,脸顿时黑了起来。原来是她姑姑家的女儿,林青青。她没想到自己躲到申城还能再见到令她反胃的人。倪美不想搭理她,服务员看到来人便对倪美说道:“倪小姐,是要带走还是我给您找个位置坐下?”“带走!”倪美淡淡说道。“好的,那你们先聊,我去给您拿几瓶好酒您挑挑。”“好的,麻烦你了。”林青青看倪美没有理

  • 登仙授道她要做富一代的闺女

    “那我能投胎个好人家吗?”江楼楼满心期盼的问她。桃桃冰摇头:“依我看,你留在地府任职的可能性比较大。”“地府的岗位和人员不都是固定的吗?”她才不想在地府任什么职啊,她要投胎,她要转世,她要做富一代的闺女,这样就不用再受那些智障客户的气了。“地府也会有人离职,也会有岗位空缺,也会面临人手不够的问题。”

  • 神河秩第5章在线阅读

    石咏借了家里一张小桌,一只小几,在琉璃厂西街上摆了个小摊儿。他的摊子上摆着亲手补好的那只成窑碗,碗下押了一张纸,“专修各类古董古玩,硬片硬彩。”“硬片硬彩”乃是这个行当里的行话,所谓“硬”者,以古瓷为主,旁及古铜器、三代鼎彝、汉魏造像、唐三彩之类。石咏最擅长修复的就是这个“硬片硬彩”,其余如古书画、

  • 从神豪开始无敌第七章

    “小朋友,不能乱捡东西哦~”清甜的声音传来,神荼起身,抬头看去。在她身旁站着一个少女,比她高一头,扎着马尾,梳着厚厚的刘海,一身肥大的校服掩盖了少女的曲线,却露出了一双精致的脚踝,而被少女抢走的那张符纸正夹在她的中指和食指之间。神荼有片刻的恍然,恍惚间疑似故人来,她盯着瞧了一会儿,才出声问道,“苏芳

  • 盘天之战在线阅读第一章

    “这是……哪里?”伊泽一脸懵逼的看着四周那一队队排队的人群。而他,也是排队中的一员。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明明只是在家睡觉啊,怎么一觉醒来出现在这么一个地方。难道他在做梦??伊泽的手放到了腿上,用力的掐了一把。妈的,好痛!伊泽的表情有些扭曲。这么痛,这不是做梦,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忽地,一股信息

  • 大王高武在线阅读第四节

    “哟呵?你还挺嚣张的嘛!不过你有几斤几两,咋们台上见真知!”墨渊见炎烈居然鄙视自己,内心深处泛起波澜,眼中却流露出阴狠的目光!“正有此意!”炎烈咧嘴一笑,迈开脚步往台上走去!“烈儿?”炎武担忧的看着走上前去的炎烈,不断摇头示意不要上去,虽然心中知晓如今的炎烈亦非从前,然而也是担忧至极!“父亲没事!让

  • 武傲重生在线阅读第一章

    七月的盛夏,太阳像个炙热的火球高悬在天上,火辣辣地炙烤着万物,窗户旁的老樟树,许是藏匿着三两只知了,整个卧室被它聒噪的叫声所占满,只有那护栏里的花儿跟失恋了似的,萎靡的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地模样。“你说这木先生可真了不起,凭借电子烟白手起家,居然创建了这么庞大的商业帝国,还慷慨捐赠了成千上万所希

  • 只为他折腰在线阅读第三节

    半响,杏影回来了。“可是他么?他怎么说的?”我急着问道。“柳公子他说,他料到你不会见他,准备了这个东西给你,他还说,你看过就明白了。”杏影递上一个信封,我拆开一看,里面并无一字一纸,只有两根大雁的羽毛。杏影气道:“这······柳公子又来戏弄咱们不是······哪有送别人东西送鸟毛的······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