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龙腾江山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古风倦客 来源:纵横中文网

——那你呢?

天心月面色不改,她说:“我自然是真心诚意地尊敬着西门先生。”

天心月听见了声嗤笑。

她诧异的抬头,却见西门吹雪面色平静,瞧不出半点儿不妥。但他的眼睛里多少还是留着点对于天心月的调侃与嘲弄,这点调侃与嘲弄仿佛在告诉天心月。

——他知道天心月的目的。

天心月便忍不住抿起嘴角笑了。

西门吹雪真得能知道她的目的吗?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天心月这么想着,凑近的身体便再近了些,倾着的身体也更倾了些。她的手指攀上了西门吹雪肩膀,近的甚至能闻见青年身上薄凉的气息。

她仰着头瞧着西门吹雪,半弯的眼里盛满了盈盈秋水。西门吹雪无声地看着她,似乎是想知道她还能做出什么来。

天心月凑上去,她吻了这把剑。

剑客的唇齿干燥,不带半点儿旖旎温存。可他的唇齿却是温暖的,暖得天心月甚至忍不住喟叹了声。她几尽要软倒在了西门吹雪的怀里,片刻的亲吻后,剑客终于给了她反应。

他们的唇齿还交叠着,西门吹雪贴着她的唇说:“鸾凤,你的骨头也被毒折了吗?”

西门吹雪说话间的神色不变,气息却有些乱。天心月被他从自己的怀里推出,端坐着看他,忽而弯着嘴角懒懒道:“是呀。”

她眼含横波,笑容温婉:“全赖先生肯否医治。”

西门吹雪低首瞧着她。

这一次,天心月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他嘴角扬起的弧度。

清浅、傲慢、又藏着点儿初涉□□的青涩。

真美。

西门吹雪说:“不治。”

天心月睁着眼,掩着唇扑哧笑了。

剑客已经背过了身,他来杀李放前沐浴熏香,此时马车里还残留着那股秋叶的淡香味。他杀了该杀的人,马夫重新驾起了马车,要回万梅山庄去了。

天心月从没有那么期待回去。

她看着西门吹雪有些泛着粉的耳坠,托着下巴瞧得目不转睛。

西门吹雪这个人,乍看是一把无趣又冰冷的剑,但他作为人,却又有趣的多。端只看他,愿不愿让你瞧见。天心月瞧见了,她便忍不住想,这个剑客啊,怎么能这么有趣呢?

他的剑美,他的人也如昆仑冰泉,让人忍不住就想搅乱那一池冰清,最好给直接煮沸了。

天心月这么想着,似乎连自己的胸膛都流出暖意,软下了心肠。

在回去路上的第三天,陆小凤来了。

他来的时候也不嫌夜深露重,穿着件红色的大氅就来敲客栈的窗户。

天心月梦浅,听见了敲门声就醒了。隔壁的屋子是西门吹雪住着的,不一会儿她听见了开门声,西门吹雪声音便淡声传来。

西门吹雪说:“陆小凤,你来的不是时候。”

陆小凤摸了摸鼻子,对西门吹雪说了什么,但声音压得太低,天心月没有听见。她屏气凝神等了会儿,见也没有人来找他,便猜到这事情怕是和自己无关。既然与她无关,她便回头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陆小凤已经不在了。只是桌上多了一盒包装精致的酥糖。西门吹雪喝着茶,对天心月道:“陆小凤从苏州带回送你的,你喜欢这个?”

天心月确实喜欢酥糖。毒性发作疼得很的时候,甜食总是能很好镇痛。不过陆小凤会送她酥糖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她从廻光处知道陆小凤是个怜香惜玉的个性,却没想到他细致到了这个程度。

这样一来,神针山庄的薛冰薛大小姐会喜欢他,倒也不是什么令人惊奇的事了。

天心月接过了酥糖道了谢,而后状似不经意问了句:“陆公子来,是有事吗?”

西门吹雪颔首:“陆小凤托我办一件事。”

天心月默不作声:“哦?”

她天真又温婉地问:“我们要去哪儿?”

她说“我们”,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过西门吹雪会丢下她。西门吹雪当然不会丢下她,他连出庄都带上她了。

西门吹雪动了动嘴角,他说:“峨眉。”

陆小凤请他去杀一个人。

峨眉派的掌门独孤一鹤,而西门吹雪答应了。

原本他们离蜀中便不远,从现在的地方折道前往峨眉反倒要比从万梅山庄出发要近得多。不过两日,马车便到了峨眉山下,峨眉山下的城镇因山上坐落着江湖大派,故而来玩侠客众多,也热闹的很。没人注意到城里最好的客栈来了一男一女两位客人。或许也有人注意到了携着剑的青年不像是普通侠客,带着帷帽的女客身姿曼妙确像个美人。

但这里是峨眉。最不缺的就是剑客和丽人。

峨眉剑派三英四秀即使在全江湖也是叫得上名头的年轻一辈,峨眉山以峨眉剑派为傲。天心月坐在二楼的窗边,饮着一杯茶,心里想着,若是他们知道西门吹雪此来是为了杀独孤一鹤,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

独孤一鹤以剑法入刀,其自创的刀法可谓融合了剑与刀的精华,与李放这样的喽啰不同,是绝对的高手。天心月平心而论,并不觉得此时的西门吹雪能胜过独孤一鹤。

不论两人各自在剑道上走的远近,单就年纪。独孤一鹤近三倍于西门吹雪的年纪,带来的不仅是对敌的经验还有深厚澎湃的内力。只是比内力,独孤一鹤就能耗竭西门吹雪。

天心月的手指在桌上轻敲,眸光流转。

西门吹雪答应了的事一定会去做,他说要杀独孤一鹤,便绝对会去挑战。可他不能死在独孤一鹤的手下。

她得想点办法。

这天下有人易为美色动,有人不易。西门吹雪是后者,独孤一鹤自然也是。给天心月足够的时间,她有把握去攻陷峨眉的掌门,但现在时间不够,不仅不够,时机也不对。

她作为西门吹雪的女伴来到了这里,这消息独孤一鹤应该已经收到了,对她也有了警惕。她这时候以这种方式想要对付独孤一鹤,显然是给自己增加难度。更何况西门吹雪就在旁边,她能做的也太有限了。

如果不能直接从独孤一鹤下手……那么他的徒弟呢。

他有七个徒弟,其中以二徒弟苏少英最为得他欢心,也最为风流。

天心月漫不经心的想着,手指沾了茶水,轻轻点着桌面。瞧着那点水渍漫开又蒸发,蒸发后又被点上。

西门吹雪去峨眉下战帖了,她一人留在这里,竟然出奇的觉得有些无聊。

西门吹雪要多久才能回来,早知道她就和他一起去了。

天心月这么想着,又悚然一惊。

西门吹雪去下战帖,她为什么要跟着去……?这答案细想起来似乎有些惊人,天心月按下了所有的心思,指尖蜷起,忍不住蹙起了眉。

就在这时,她听见了小二的声音。

小二殷勤而热切,他唤道:“霍二爷!您可是稀客,阎大爷和咱们这里有新生意了吗?”

天心月听见了“霍二爷”三字,心下一动。她向楼下看去,正见到一青袍青年向小二颔首示意。他的身板笔直,人有些清瘦,但不掩周身久居人上的气势。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仰头向楼上看去。

天心月仍带着帷帽,隔着一层薄纱,朦朦胧胧地朝着他微微笑了一笑。

霍天青顿住了一瞬。

这一眼虽不甚清晰,但以他的眼力也能看出帷幔下是何等绝色。峨眉有这样的美人吗?

不等他细思,天心月已离坐悄然而去。

霍天青见人消失在走廊尽头,方问了一句:“小二,楼上的姑娘是谁?”

小二闻言,了然笑了笑:“是昨日到的客人,与一位白衣剑客一同来的。”

霍天青闻言面色微变,他没有在注意天心月是谁,而是将心神全部放在了白衣剑客上。

看来他到的正是时候,西门吹雪来了。

天心月回了屋子,摘了帷帽,快速的在脑海里过滤霍天青的信息。这天下能被市井生意人都称上一句“霍二爷”的人只有一位,关中珠光宝气阁的大管家霍天青。

霍天青的来历成迷,只知他受了阎铁栅的恩,所以才留在了珠光宝气阁居于对方之下。

天心月知道的更多一点,比如霍天青还是天禽老人的儿子,是已落寞的天禽派掌门。

他的武功不知要高出苏少英几许,是真正的江湖一流。

天心月心想,霍天青应该要比苏少英好用的多。况且她还不知道苏少英在哪儿,霍天青已经送上门了。

霍天青的计划里,西门吹雪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他谨慎的住进了离西门吹雪不远的屋子里,正是天心月的隔壁。

他坐在屋中满心思绪,脑子里一会儿浮现情人的脸,一会儿又是阎铁栅救他的情景,最后停在天禽派——停在他父亲死去前的画面上。

霍天青听见了琴声。

霍天青在琴艺上并不精通,说也奇怪,他竟听下了这曲子。曲调平宁,连着他的思绪也平宁了下来。霍天青听完了一曲,满心的烦躁竟散去了大半。他等了一会儿,却不见屋旁再响琴声。

这琴声着实悦耳,霍天青犹豫了一瞬,仍出门敲了敲隔壁的屋子。

他斟酌道:“打扰了,请问这里住着一位琴师吗?”

屋里一片寂静。

正当霍天青觉得自己此举实在冒犯可笑,打算去乐坊找个琴师弹一曲刚才的曲调时,房门开了。

他看见了先前在楼上惊鸿一瞥的女子。

只是她此刻没有带上帷帽。

天心月目色平静地看着他,轻声道:“一时技痒,可是打扰了公子?”

霍天青怔在了原处,他以为自己见到了天上人。

穿着浅朱衣裳的女子实在太美,她的眉目似画,姿容优雅。莫说是美,倒不如说霍天青从未见过如此殊色。

他曾见过殊色,但若要与眼前的女子比起来,那样的殊色竟似无色了。

尤其是天心月面有病容,更惹人心怜。她站了片刻,便忍不住侧首掩面轻咳。

霍天青陡然惊醒,他沉默了会儿,方开口道:“冒犯了姑娘,姑娘若是身体不适,还请回屋休息。”

天心月向霍天青福了一礼,微微笑了笑,抬手便要合门。霍天青见到了她无暇的指与腕,只见了一眼便不敢多看,匆忙移开了视线。而当那扇门真的要在他面前关上时,他又忍不住开口:

“姑娘。”

天心月停下了关门的动作,有些好奇的看向他。

霍天青柔声道:“姑娘刚才弹的曲子,我很喜欢。不知是否有幸能得知曲名?”

天心月抿唇笑了笑,她笑得有些羞涩。

霍天青听见她的声音轻柔似天上白云,能软入人心底里去。

她说:“我也不知,只是听我的心上人弹过,便偷偷学了来。”

霍天青听见“心上人”三个字,只觉一时间尝遍了酸辣滋味。他忍不住想,像天心月这样的绝色,心上人会是什么样的。他这么想着,见到了天心月向楼梯方向投去的视线。

天心月含着笑,声音里却添了点儿狭促:“看,他回来了。”

西门吹雪携着剑,正听见了天心月的那句“心上人”。他神色不变,径自看向了屋前的霍天青。

霍天青自然也看见了他。

“西门吹雪。”霍天青无比肯定,他笑了,不卑不亢。“久仰了,在下珠光宝气阁,霍天青。”

延伸阅读

亮丽洗衣加盟  http://www.onestopmc.com/u8ih.shtml
亮丽干洗连锁每年都会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通过全国各地的电视、报纸、杂志、网络等媒体进

普来加盟  http://www.onestopmc.com/ya0m.shtml
普来毛绒玩具主要经营毛绒玩具、儿童用品、体育用品的进出口业务。公司以“至诚至信、至精

朵之露加盟  http://www.onestopmc.com/a4o0.shtml
朵之露床上用品总部是床上用品、布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丝绸之府加盟  http://www.onestopmc.com/s701.shtml
2010年湖州丝绸府携手国内品牌策划机构,对湖州丝绸府进行重新定位、包装、整合、策划

惠成加盟  http://www.onestopmc.com/x2mi.shtml
惠成食品是一家生产果酱,果馅,花生酱及蜜饯的公司,坐落于风光秀丽的江苏省南通市,占地

奇乐作文加盟  http://www.onestopmc.com/6gqo.shtml
奇乐作文隶属于广州给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我国还是一个坚持以“科教兴国”作为基本发展战

美思达加盟  http://www.onestopmc.com/a1al.shtml
美思达自喷漆始终本着“创新科技,健康环保”为理念,坚持高起点、高标准、高品质为原则。

得时康干洗加盟  http://www.onestopmc.com/laj.shtml
上海得时康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原上海亚热机械有限公司,创建于一九八六年),公司拥有

苏泊尔加盟  http://www.onestopmc.com/n4tm.shtml
苏泊尔家电生活馆项目介绍:家用电器一直是一个朝阳的行业,苏泊尔家电生活馆产品质量有支

优聪宝贝早教加盟  http://www.onestopmc.com/sfnd.shtml
优聪宝贝早教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市博文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优聪宝贝早教机构是由留学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千霞百灯在线阅读第五节

    “听说你周六在家开party了?”沈熙背着她往校园里走。这么多天过去了,所有老师都对他们这样见惯不怪了,而原本一些爱嚼舌根的同学,也早就把舌头嚼烂了。现在他们的样子,就好像是贝果的腿坏了,而沈熙作为他的小弟,担起了每天背她的任务。“怎么,没叫你,你嫉妒了?”贝果周日在家打扫了一天的卫生,主要是周六被

  • 夺命王位之国王之死

    就在与凯勒聊得正欢之时,吴峰却忽然间想到,他并非这个世界的人!或者说,他不能和这个世界的人相爱!想到这里,吴峰便话锋一转,说道:“恩……凯勒,我,我还有些事情,很感谢你方才的演奏。我先走了。”说完,吴峰也不等凯勒的回答,转身便走。“等等!王子殿下!”凯勒闻言大声说道。可是,吴峰却并不理会,他一个劲的

  • 真相与你共存之第一次异世界接触(2)

    “祖师爷活了?”蠢笨的少年一句话让所有人脸色一变。“莫言胡说。”玄尘子一挥拂尘打断了众人飘歪的思绪。“汝是何人?”“这是哪里?”鸡同鸭讲,龙傲天和洞外一众人等大眼瞪小眼。他本来顺着甬道前行,没想到甬道尽头竟是个山洞,顺着洞口光亮向外走,却在洞外看到了一群人对着自己下跪。单身青年龙傲天,那可是洗浴城足

  • 劳资要制霸天下第八章在线阅读

    抵达扎营地方,“灵院”的诸多学生们,开始根据自己所在的班级,并以此进行区域划分。很快的,一个个足有五六米高的帐篷竖起,学生们将自己的行李什么的,都放好。格雷将自己的行李放好后,走出帐篷,并与拉法莉亚他们汇合,因为队伍是自由组建的。“根据老师所说,我们接下来就可以在这片区域探险了。”马尔斯提着眼镜,认

  • 你为什么要找虐?[快穿]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10)

    当孩子手牵着,蹦蹦跳跳的来到城边村口,却被眼前的一切吓得眼珠子都出来了。这里的一切都被洗劫了,全村的宅子都被烧的连一根草都不剩,巷子里边都是一个个死人尸体。慌忙之中,三个人哭着喊着在死人堆里刨着自己的亲人,一邹邹泪水忍不住掉下眼眶。“爹娘……你们在哪呢?”刨着刨着,陆英和陆秦终于在死人堆找到了自己的

  • 恶魔私有物之天才神童初显身,寻宝垃圾得炉子

    哎,哎!小心点,我的小祖宗。只见远处有一个衣着朴素的老太太迈着矫健的步伐从一扇木门中走出,口中还不时念嚷道。奶奶,我知道了,我都走这条路都走了六年了,您别唠叨了!一个脸色红润的可爱小男孩口中咬着一个半个烧饼匆匆向前方跑去。哎,我的小祖宗,你都才六岁半,那里能走这条路走六年呢。老师好!……不难想象,这

  • 专属彼岸花的爱情还我银票(一)

    走了好几天好不容易看到一家客栈,谈岑子吵吵着要住客栈,再也不肯天地为被的谁在露宿在外面。十五一在强调,他们现在没有银两。可是谈岑子总是吵吵,他打心里认为十五不可能只有那么一点存款。谈岑子不提这个还好,一说到存款的问题。十五就想起她辛辛苦苦攒的银子被谈岑子‘送’了人。谈岑子知道错在自己,只好闭上嘴,免

  • 那些年的错过注定是遗憾之命运的再会(6)

    空间波动出现的位置是在廖锴所在位置的正对面,要以最短的距离到达那里,廖锴只有穿越市中心,而市中心人多眼杂,就算有认知困难,也不一定能完全奏效,他可不希望自己成为明天的新闻头条.......廖锴决定稍微的绕个远路.....反正自己可以无视地形的飞跃,这点路途也不过是耽搁个几分钟的事、但**可不会等着他

  • 你不许死[末世]之二少爷的怀疑

    后来某一天,她遇到了一群流氓欺负,还在修炼中的白暮寒未成功幻化**身的白暮寒,情急之下,迫于无奈的现身救了她,她不仅没有像自己想象中那般害怕,甚至最后还磕头道谢!不知为何,她忽然有一天便不再出现了,还在修炼的白暮寒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找她,只能等在小槐树上,白暮寒已经足足半个月没有见到她了,今日,当她出

  • 致爱回忆录之灵纹师

    楚云当然知道灵纹师的存在,在过往的书上曾经写过一些只言片语,听说灵纹师修炼的是一种比灵力更加能以修炼的念力,这种东西在楚云这里显得更加虚无缥缈!不过大陆上能成为灵纹师的人可谓是少之又少,成为灵纹师的概率啊,也就比楚云这个天生废骨高出那么一点点。能成为灵纹师哪个不是天赋异禀,人中龙凤。大陆上的人十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