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活了三千亿年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云上清酒 来源:纵横中文网

其实也是托了沈洛云的以权谋私,此时的尤安正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来熟悉自己的这具身体。

魔法大陆的魔法师使用魔法需要借助的是空气中的各种元素和自身的魔力,由精神力对其整合、应用。

尤安之所以选择吞噬了系统留在这里,除了讨厌被人指使做些智障事,也是因为这里的魔法元素浓郁到让他欣喜若狂。

修真大陆灵气充裕,而位于这寒落雪山之上的归一宗就压着一根粗壮绵延的极品灵脉,门内又有聚灵阵加以辅助,待在这里,他之前一直不敢尝试的禁忌魔法,都隐隐有了试一试的可能。

而这里修真者体内的真气便相当于魔法师身体内储存的魔力,他们依靠功法来吸收灵气转化为真气。

尤安也自然可以吸收这些灵气来转化为自身魔力,有这么大一座宝藏库,他怎么还舍得走?

至于那执法堂弟子担心他冻坏,给他的示灵符,他自然用不上。

在魔法大陆,一个优秀的亡灵法师基本都能够使用全系魔法,而一个全系魔法师却很难成为亡灵法师。

即便这具身体只有练气二层修为,真气低的可怜,但这不妨碍尤安精准利用这点真气来施展一个小型魔法,给自己取取暖。

细长苍白的指尖轻点地面。

只见以尤安指尖为中心的冰层迅速消融,化开,露出坚硬干燥的土地,接着向外扩散,直到将他半径一米内全部冰层消融,只用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

在这个圆形范围内,风雪都化为春风细雨,吹拂在脸上,身上,暖洋洋一片,舒适的让尤安眯起了眼睛。

对于大魔导师级别的亡灵法师,不用咒语瞬发小型魔法是基本能力。

这是一个小型恒温术,原理是提取火元素,利用到他控制的范围内,与冷空气相调和,最后形成一个稳定的恒温圈,持续的时长取决于魔法师的魔力储备。

虽然尤安的身体真气量稀少,但维持一个恒温术也是绰绰有余的。

再说即便消耗完了,他也正好重新试着凝练,让消耗和凝练达成一种平衡,更有利于磨炼这具身体和自己磅礴精神力的配合默契度。

尤安不再跪着,而是盘膝而坐,开始学着资料库显示的修真者来内视自己的身体。

他倒要看看,被修真大陆称之为没有修炼天赋的废灵根,到底是怎么个废法。

内视之后,可以看到稀薄的真气在他的经脉中流动,而那一根漆黑的灵根就顺着经脉一直向上,攀附在上面,看着像一条锁链,勒紧了经脉,限制了真气的涌流。

尤安分出一道精神力去触碰那漆黑的灵根,试着去感受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结果,越探索,他的表情越古怪,眉头紧了又松,最后竟是笑出了声。

这帮修真大陆的傻子,原主这哪是废灵根!

这分明是包裹在不起眼外表下的极品五系灵根!

更准确地说,是六系!外面那一层黑色更像是本源力量,是初始的混沌力量,既是光明也是黑暗。

这简直、简直就是为他准备的!

他说怎么刚才用那个恒温术火系魔法那么简单呢,不是说原主任何属性的术法都用不了吗,方才用的时候他就觉得奇怪,如今可是有了解释。

混沌初始是黑暗,接着有了光明,再然后才是五元素。

那晶球检测出了黑乎乎的一团就判定了原主是废灵根,却没有深究,原来元素的本质就是黑暗。

捡到宝了,这次当真捡到宝了!

尤安笑的肩膀都在抖,如果不是多年身为第一亡灵法师的矜持还控制着他,他简直想要放声狂笑。

谢谨言来看他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一幕。

冰天雪地中,纤细绝美的少年跪坐在省身碑前“无助”地颤抖着肩膀“哭泣”。

想到今天尤安经历的一切,先是知道自己欺骗了他,又被自己打了一巴掌,如今还要被罚跪。

那得多委屈啊!

谢谨言的心都要碎了。

精神力察觉到了谢谨言的到来,尤安不动声色地收起了恒温术,几乎立刻冷的打了个哆嗦。

他收起笑容,不悦地瞪了一眼谢谨言。

谢谨言却把这份不悦看成了伤心和委屈。

“安安,让你受委屈了。”

他大步走过去,一把抱住尤安,紧紧将瘦弱的人搂在怀里,再次道歉,唇瓣覆在尤安的耳边,出口的声音低沉好听还充满磁性。

融合了资料库,搜索信息的时候,尤安才知道原来《仙修魔修妖修都想上我》这本书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修真文,更准确地说应该分在无脑恋爱向耽美np颜色文里,这一点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来。

只是背景用到了修真大陆,充其量也是为了让几个类型的男人都有了出处,更方便“日日夜夜”。

所以,也就是说,这世界里的几个主角可能、大概、应该都是恋爱脑。

对于恋爱脑,尤安根据搜索出来的词条定义为,心里脑子里,想的全都是搞对象,**的一切行为都会让他们把自己代入,觉得那是因为恨自己,或爱自己的表现。

谢谨言作为主角攻二号,前期对尤安如此,后期对主角受也如此,说他花心吧似乎又不合适,毕竟他在交往期间的表现是都挺爱着这俩人。

然而现在,尤安只觉得嘶——肉麻。

他忍住瞬发火系魔法烧死谢谨言的冲动,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放手。”

谢谨言更抱紧了他,原本温和的声音带了点委屈,“你还在生我的气是不是?”

尤安:我不是,我没有,滚开,你个恋爱脑。

不过没等尤安动手,谢谨言率先放开了他,并从乾坤袋里拿出画有小型保温阵法的食盒,打开盖子,递到尤安面前。

“再怎么生我的气,也要先吃东西。”他目光真诚,“我让厨房给你做了骨汤和焖菜,你趁热吃,吃饱了才有力气。”

尤安皱眉:“沈……门主不是罚我不能吃饭喝水吗?你将这些带过来做什么?”

谢谨言无所谓的笑笑:“宗主知道了顶多让我陪你一起受罚,我刚好可以借口推脱掉任务来陪你。”

谢谨言生得一副好相貌,剑眉高鼻,唇形像是刻刀雕琢出来一样的完美**,眼窝偏深,一对黑眸陷在里面,深邃地像暗夜星空,深情凝视着尤安的时候仿佛有星光在当中摇曳,十分容易令人沉溺其中。

可,尤安对他的外貌无感。

在尤安眼中,这些东方人长得都差不多,就几个主角还算有些特色,能让他记住。

谢谨言把盛着香糯米饭的碗递到尤安手里,又给他拿了双筷子递到另一只手里,催促道,“先吃饭吧。”

闻到饭香,尤安才察觉到这具身体确实已经很饿了。

现在的尤安非常惜命,能不委屈自己,就不委屈自己。

既然饭都送到嘴边了,他也没有不吃的道理。

于是,尤安拿起了筷子。

在夹了三次排骨都让其从两根木棍间掉出来之后,尤安脸黑了。

他用不惯筷子……

伟大的魔法大陆第一亡灵法师尤安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败在一双筷子身上。

他不动声色地将筷子放下,端起了盛着骨汤的碗。

可注意到他这一连串行为的谢谨言倒是把这当成了尤安的给他的暗示,他问:“安安,你现在是在对我撒娇吗?”

尤安:“……?”

“需要我喂你吗?”谢谨言笑意盈盈地问尤安。

原主以前是个闹脾气也不会说的人,只会从一些小事上表现,就比如现在的行为就被谢谨言认为成了撒娇。

可他不知道原主的芯子已经换了人。

那个会对他撒娇的尤安早没了。

这小半天快被肉麻掉一层皮的尤安:“我这是冻的,拿不稳而已。”

谢谨言闻言,双手快速结印,往地面拍下,一个火系阵法立刻出现,盘踞在两人的身下。

“看我都忘了,这里对你来说太冷。”

他展开个讨好的笑容,问尤安,“现在不冷了吧?”

尤安没有回答他,他的目光已经全部被身下压着的阵法吸引了。

火红的线条组成简单的圆形法阵,这与魔法大陆的魔法阵太像了。

而且其中确实包含了火元素,虽然比他的恒温术略低级一些,但原理似乎一样。

书中写的谢谨言是火属性灵根,对火系术法的掌控相当厉害,并且修为达到了金丹期中期,短时间待在省身碑前一点事都没有。

“嗯。”尤安淡淡回应,低头小口喝骨汤,心里对这片修真大陆的兴趣越来越浓了。

谢谨言见他不说话,便自顾自地端起碗,夹了一筷子菜送到尤安嘴边。

尤安斜蔑着那筷子菜,放下了汤。

他说:“谢谨言,我们分手吧。”

说完这话,他便见谢谨言的脸色变了,筷子和碗被放在一旁,青年显得有点手足无措,脸上的表情很难看。

“安安,你在和我开玩笑是不是?”他说:“就因为一次意外,你就要和我分手,你为什么就不肯听我解释?”

尤安抬了抬眼皮,“行,那你解释。”

他手握剧本,知道那蛇毒其实并非无解,只要谢谨言和莫霄下定决心分开,并废弃部分修为,便可解除。

可这两个人早就对对方心生好感,如今干柴烈火,一夜销魂的美差事摆在眼前,谁还愿意自毁修为去压制?

谢谨言是喜欢尤安,但男人嘛,大部分都是吃着碗里的惦记着锅里的,这是骨子里隐藏的劣根。

“这是个意外……”

“你看,你除了解释这是个意外,你还会说什么?”尤安打断他,冷笑,“意外是你的借口,蛇毒也并非无解,你与莫霄早就暗生情愫,此刻不过是在我面前挽救自己的形象,若我说,大可不必。今日分手,我心甘情愿,你也别对我有愧疚,日后你和莫霄结为道侣,我会记得给你送份大礼。”

他将碗筷装进食盒,示意谢谨言拿走,“明白了就走吧,我不需要你的关心,以后也别来找我,好好做你的归一宗大师兄,可别哪天叫人把那第一的位子夺了,可就好玩了。”

他说这话也当是给谢谨言提个醒。

毕竟以后那个位子早晚是他的。

谢谨言被堵得哑口无言,他觉得喉咙梗塞,心脏像是被人用手掌紧紧攥着,一阵一阵地疼。

他以为这次只是简单的吵架,只要哄哄尤安,他就会和自己重归于好,毕竟以前每次都是这般,尤安从不会真正生他的气,尤安那么爱他,又怎么舍得让自己难堪。

他清楚自己在尤安心里的地位,他是这人心中的光,被家族抛弃的废灵根弟子,在归一宗若是没有他的帮助,就连生存都困难。

尤安很依赖他,尤安没有他不行。

谢谨言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可是如今,尤安竟然要和他分手?

心中的疼痛还在持续,却又有一种感情拔地而起,是愤怒。

一些隐秘的、暴戾的情绪在谢谨言脑中升腾。

那是极度自信受到冲击后的无措和色厉内荏。

“你凭什么和我分手?!”他抓住尤安的肩膀,双目泛红,包含着怒火,“你是个没有我,在宗门都活不下去的废物!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提分手?”

肩膀被捏的生疼,尤安皱起眉。

果然,这才是谢谨言的本来面目。

什么温柔大师兄形象,都是假的。

谢谨言的出身其实相当卑微,只是木家一个支系家族门下仆人生的孩子。

只因他灵根纯粹,修炼天赋奇高,才有幸进入木家宗族修炼,然后结识了单纯的尤安,后来又拜入归一宗执剑长老门下,在归一宗混出了这样的名堂。

他的喜欢,是一种控制欲和自负感。

昔日的宗族小少爷,现在只能以他为依附对象,他成了尤安的救命稻草,这让他感到畅快。

“松手。”尤安目若冰霜。

“告诉你,木尤安,你这辈子都得跟我在一起。”谢谨言还在自顾自地说着,“不然,在这归一宗我会……”

话未说完,戛然而止。

他甚至都没看清尤安做了什么,数道尖端锐利的冰锥便凭空出现,全部指向他的颈间,其中一根已经抵住了他的喉结,凝实的寒气渗透皮肤,就连他这身负火灵根的身体都感受到了逼人的冷冽。

尤安动了杀心。

谢谨言毕竟也是经历过很多次惊险任务的修仙者,在察觉到这份杀意的同时,单手迅速抓住最靠近他的冰锥,反手一甩,将其余冰锥击碎的同时后退,背后长剑随之出鞘,分为数把,挡住了尤安接下来的攻击。

毕竟魔力储备不足,尤安一击不成,便停了手。

“这是你的能力?”谢谨言狐疑道,“你不是废灵根吗?”

尤安拒绝给他解惑,而是说道,“今天只谈分手,别的你不需要知道。”

“呵。”谢谨言也不装温柔了,只用森冷的目光盯着他,那眼中有隐藏的极深的占有欲和掌控欲,“你想都别想!”

说完,他一把火烧了食盒,打算拂袖而去。

“哎,你等等。”

尤安突然在后面叫他。

谢谨言嘴角上扬。

心道果然还是要挽留他。

“我记得我给你把匕首来着。”尤安对他张开白嫩的手掌,“还我。”

谢谨言:“……”

最后谢谨言走的时候步子迈的都把食盒的灰带飞了,铺了一地。

尤安把玩着手中的匕首,抚摸刀刃上的花纹,心里无比畅快。

原主叫木家家主给谢谨言打造的匕首,在修真大陆的武器分阶排行上,当属高阶兵器,是很多散修和普通修仙者想求都求不来的。

就是原主自己都还用着低阶长剑,却把高阶匕首给了谢谨言,可见他当初是有多喜欢谢谨言。

不过现在,这把匕首是他的了。

延伸阅读

阜源牌 蓬生源牌加盟  http://www.blackriderpress.com/smkz.shtml
罗布麻具有悠久的使用史,在新中国时期被列为重点开发植物,后经北京医科大学、中国医学科

锦程环保加盟  http://www.blackriderpress.com/sidr.shtml
锦程环保,经过了多年的努力,研发了一系列的产品,其中,空气检测产品销量惊人。其空气检

极典加盟  http://www.blackriderpress.com/b9ms.shtml
极典加盟详情深圳市极典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是由新加坡SonicgearLa

芙蓉兴盛超市加盟  http://www.blackriderpress.com/scik.shtml
芙蓉兴盛超市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芙蓉兴盛成立于2001年9月,是一家以超市管理、形象设

英集尔探测器加盟  http://www.blackriderpress.com/xqsi.shtml
英集尔从事安防工程的顾问,技术人员组成,具有在国内安防界享有较高声誉和威望的顾问、高

地久加盟  http://www.blackriderpress.com/po8c.shtml
地久汽车用品创建于2003年5月座落在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深圳公司始终坚持诚信诚信、唯

尊品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blackriderpress.com/hes.shtml
尊品皮具护理的出现将成为美化城市的新靓点。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奥运会成功举办,地球

圳鑫科加盟  http://www.blackriderpress.com/xqaz.shtml
圳鑫科手机壳经销批发的手机壳、手机保护套、iphone手机壳苹果保护壳、三星手机壳周

瑞川鲤加盟  http://www.blackriderpress.com/a5yf.shtml
瑞川鲤渔具总部是渔具、矶钓竿、台钓竿、海竿、手竿、远投竿、打窝竿、路亚竿、阀杆、抄网

雅森干洗加盟  http://www.blackriderpress.com/jum.shtml
雅森干洗品牌源自重庆雅森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是国内较早进入干洗行业权威品牌,截止201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黑光战记第四章在线阅读

    韦晴拉着棠儿一路跑,等到漫山遍野都有茂盛杨树遮蔽之时,他终于放开了她。棠儿一把摘了面具,急得面容苍白,望着韦晴:“你是什么人?他们认识你?”看到她心急如焚,韦晴本来温和的面上也罩了一层如霜若雪的寒。于是立即自报身份:“我是边陲谋勇节度使麾下将军。”棠儿愣住,头阵阵发晕。谋勇节度使?今天中午听书听到的

  • 小欢喜:最强学霸在线阅读谁说了算

    大约过了两小时,蔷薇阴着脸从超市里走出来。从紧锁的眉头可以看出,她一定没有多少收获,因为诺大的超市早已被洗劫一空。确切的说,已被撤离时的人们搜刮了好几遍。待蔷薇来到门前,没瞧见苏陌的踪影,却被眼前堆成小山般的物资给惊得膛目结舌。不用说,这些物资一定是苏陌找来的。“我去,这家伙去哪搞的那么多!”蔷薇认

  • 征途之雄霸天下熊孩子欢乐多!(求收藏,求鲜花!)

    “带土……表哥,我是神月,你在家吗?”宇智波神月有些别扭的喊着,宇智波带土表哥,他这会儿有求于人,完全只能够客气客气了。再说了,宇智波带土本来就是他的表哥,叫一叫也不算是吃亏了。“嘎吱……”就在宇智波神月给自己,作着心理辅导的时候,宇智波带土过来给宇智波神月开门了。“神月表弟,快进来。”宇智波带土很

  • 麒鲲珠在线阅读第5章

    “羽飞,我渴了。”爱思特拉了拉白羽飞的衣角。“那你们先去找吧,我陪她去小卖部买水,一会会来找你们。”白羽飞说道。“哦,如果你在路上打听到了什么记得告诉我们。”刘铭浩说道。“好。”“路上小心点。”沐秋依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说完白羽飞便和爱思特往小卖部走了。他们买了两瓶饮料和一些零食,然后在食

  • 重生后病娇夫君变忠犬在线阅读第7节

    于清瑞坐到了原白身旁,而后笑着看向对方说道:“接下来就看你的了。”说完,于清瑞已经闭上了眼睛。看着对方如此信任的样子,原白心中疑虑更甚。但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他也不再犹豫那么多了。他伸出手,握住了于清瑞的手。精神疏导需要在一定距离内进行,尽量有肢体接触,当然越靠近脑袋越好。但普通的精神疏导只需要握个手

  • 青春路上的旅途之第九章

    在我走进浴室看见满身是血的自己,真的吓得腿软。我艰难的洗干净自己身上的泥巴和血,头被砸出了好多包,额头烂了,脸烂了,身上的更是数不过来…我只能一个人蹲在浴室里哭的瑟瑟发抖…我真的也就只是个高中生…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今天家里很安静,只有大门反复开关的声音。旋儿哥来敲了几次门问我要不要下去喝粥,我都小声

  • 青倾(白蛇传GL)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乔楚生就派人查了凶手的家底。等路垚和白幼宁赶来巡捕房时,已经有结果了。“胡展枭,43岁,晚清时是教书先生,后来适应不了民国的教学改革,穷困潦倒。为了维持生计,只好给别人打杂,赚点生活费。”乔楚生将档案转交给路垚。“真是‘衣衫褴褛如乞丐,富贵威风官家人’啊。”路垚刚感叹完,就注意到了档案中

  • 男神食用指南在线阅读谢龙

    快速的打开保险,徐斌持着手枪开始不停的狞笑,之前的慌张不安早已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小子!不得不承认,你的拳脚功夫确实厉害。但是在我的枪口下,你还是乖乖就范吧!”说着,徐斌手中的枪猛地指向了林逆的头。“是吗?我倒不这么认为!”林逆平淡的看着身前不足三米的枪口,冷冷的对徐斌说道。“MD,还敢和老子嘴硬

  • 余心有碍第四章在线阅读

    这个世上的大多的自取其辱,都是自己送上门的。莫名其妙被退婚,虽然我面上说着没有他,也总能找到真心实意的如意郎君的话,但心底不可能不介意的。要知道一直以来都顺风顺水,被身边所有的人都捧在手心的娇蛮任性的人,突然却被一个说不过去的理由退了婚,她的骄傲,她的天真都不会容许就这样静悄悄,不做任何作为就此作罢

  • 末日之绝境求生在线阅读第九章

    她不理她?霍枕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默默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璀错。璀错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再然后,魏云扶便轻巧地走过了她们的身边。霍枕宁哪里肯死心,提着裙子便想追上去,却见身后有两位宣微殿的宫娥面色有些焦急地跟了上去,走至霍枕宁身边,才认出来是江都公主,慌了一慌,跪下叩首:“奴婢有罪,冲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