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末日:开局一座木屋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废土信仰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朱燕回头,后面几步远站着一个腰圆臂粗的年轻男子,镇上有名的小混混郭晓军。她忽然就感到害怕了,低低的说没事爬起来就要走。

然而,一只粗壮的胳膊横在朱燕眼前,一张又痞又色的脸凑近,喷着令人恶心的热气,“哟,有什么伤心事跟哥哥说说,哥给你出头。”

朱燕害怕,低着头想绕过他。然而,她的害怕激发了郭晓军的邪恶,二话不说,双手一览,像小鸡似地把她拎起来,往田野深处走去。

“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朱燕大叫,可是夜深人静又远离村庄,有谁能听得见?

她不知道,郭晓军跟了她十多分钟,早就想下手,如今正好停在没人的地方,哪里会放过她。

朱燕哭喊着挣扎着,对人生的绝望让她想到死。可是,就这么死了被人侮辱了,真的不甘心不甘心啊!

突然,一道带着希望的声音从天而降,“什么人在那里!”有人大喝着跑过来。朱燕躺在田里,衣服已经被郭晓军扒开上半身*,露在外,阴冷的潮气从地下往上冒,冷的她浑身打哆嗦,抽搐着看着希望向她奔来。

郭晓军停下来,跪在她身边死死的压着她,等男人到了面前,突然大喝:“他妈的姓苏的你找死,敢坏老子的好事!”

来人正是苏忠宏,见是郭晓军当时就愣住迟疑着不敢再走一步。可是,良心让他犹豫着,“你行行好,放了她吧。”

“关你diao事!妈的你不想活了不是?老子明天就让你上不了班。”

郭晓军,横行全镇的地痞无赖流氓头子,在认出他的情况下,苏忠宏胆怯了退缩了。他不想也不敢招惹郭晓军,刚添了一个儿子,被罚了一万多块,他要是出事了,谁来照顾娘儿三个!

“叔叔,救救我!”

可怜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苏忠宏全身僵住。多么可怜的孩子啊,他也有女儿,如果那里躺着的是凤萍……!

“还不滚!”

无情阴冷的低喝,彻底的打败了他最后一点的正义,在少女凄厉的呼喊中拔足狂奔。田野的小径高高低低的看不清,他摔了好几跤爬起来再跑,狼狈的跑到马路上,蹬上自行车拼命地往前骑,直到耳边再也听不见那绝望的叫喊,直到他满身大汗的停在家门口。

那晚,他失眠了。凤萍妈问他怎么回事,他摇摇头什么都没说。第二天去厂里上班,还没到厂门口就被郭晓军拦下了,郭晓军狞笑着恐吓他,生了儿子怎么不请客喝酒。

苏忠宏全身颤抖,违背良心的说他昨晚什么都没看见。郭晓军满意的离开了。

郭晓军欺负女人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只不过没人敢告他,一则为了自己的名声二则没人敢惹他。朱燕,一个没有爹娘疼爱的女孩,更是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事情就这么平静了,可是一个多月后,朱燕感到不舒服去医院检查,却被告知怀孕了。一个十七岁的少女,连男人的手都没牵过就怀孕了,消息顿时传遍了整个小镇,自然也传到朱燕父亲的耳里。

皮带像暴雨似地落在身上,一顿暴打后朱燕哭着说她被郭晓军□□。朱燕父亲也不知哪根筋搭回正常,去了派出所告状。

根据朱燕所说,警察开始寻找一个姓苏的过路人。那段时间,苏忠宏厂里经常加班,很快警察找到他。面对威严的警徽警帽,苏忠宏再次违背了良心撒了谎。

郭晓军家人给了他五千块钱,他生了儿子刚被罚了一万,他被五千块堵住了嘴。

没人替朱燕作证,变成她勾引郭晓军。朱燕家里穷,朱燕经常被父亲打,所以需要一个像郭晓军这样的男人保护她。

朱燕死了,穿着新娘般的红嫁衣跳进QJ地点旁的池塘里,留下一封诅咒的信: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他们,包括苏忠宏。

三年前,郭晓军从丈母娘喝了酒开车回家,车子开的好好地,突然就翻到田里。他老婆和孩子坐在后排,一个扭了脚一个撞了腿,只有他脑袋淤血抢救无效死亡。

出事地点,正是他当年奸污朱燕的附近。

三个小时后,顾清城替朱燕超度结束,天上的乌云渐渐散了但仍有些灰蒙蒙的。苏忠宏疲惫的对我们三个鞠了一个躬,“凤萍就拜托你们了。”

“你放心去吧。”顾清城在他肩上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看上去也十分疲惫,念了三个小时的经文早已累得满头大汗。我递了瓶矿泉水给他,抬头看了下天,“不早了,走吧。”

走吧,走了之后就是一条十分艰难的路,对苏忠宏而言,再也没有平静的生活,可是他不后悔,面对女儿那清澈干净的双眼,他必须朝这条路走去。

否则,在女儿儿子面前,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苏忠宏去派出所自首,凤萍妈哭了一夜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凤萍在苏海妻子的帮助下做了一桌子的菜给我们三人辞行,酒桌旁,她给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茶,然后举起自己的杯子,小大人似地敬我们。

“凤萍,你怨我们吗?”握着茶杯,看着桌上的菜,我一直没举筷子。

“不怨。”凤萍低着头,一脸的委屈。

说不怨是假的,她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们不替他们家保守秘密,为什么爸爸非要去自首。当年,爸爸也是被逼的不是吗?当初,爸爸有想见义勇为的不是吗?

但是,怨归怨,伤心归伤心,爸爸仍是义无反顾的走了,赶走女鬼,她也可以背着书包去上学,她看着我们的眼神里有感激。

我们并没有立即离开,当天夜里回到村子后面的老菜地,顾清城说,七月十五鬼门关的确大开,但出来的鬼必须准时回去,像朱燕这样出来后不仅不回去并且能附身三年里面有蹊跷。我们怀疑这和陆铮有关。

黑夜伸手不见五指,脚底下是松软的泥土地,老坟堆在各家的菜地间,一林林菜地散发出大粪的臭味。

夜风带着地狱般的寒冷吹过,我紧紧衣衫,绕着坟堆转了一圈,然后蹲在墓碑前,看着墓碑上的字。

似乎哪里连接着阴阳两个世界。

金鑫蹲在我身边,说:“那啥,要不你喊庄衍过来一趟。”

我摇了摇头,庄衍离开时说,为了两个世界的安稳,暂时不要见面吧。虽然我很想很想他,可是他是鬼王,有许多事情等他去做,而我能做的就是不去打搅他。

顾清城拿着铁锹走过来,冷冷的问:“不挖坟吗?”

“挖!挖!”我说着就站起来,从他手里拿过铁锹,手撑在把手上,歪着脑袋看着他,“你先祷告祷告。”

金鑫站起身准备让位,却被顾清城一把拉下来跪着。顾清城双手合十低声祷告,“南无地藏王菩萨,请饶恕弟子吧,弟子们也是为了人间的太平逼不得已挖人祖坟。阿弥陀佛!”

虽然他低沉的声音透着佛家的庄严,虽然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去打搅死去的亡灵,可是,身处这样一个黑暗的地方,仍是感到一阵阵冷气从膝盖传到心脏。

又一阵寒气从膝盖传来,比之前的更冷,金鑫打了个哆嗦,拽着顾清城站起来,“师父,开始干活吧。”

他话才说完,一只坚硬又充满了阴森寒冷的手指在他腰上戳了一下。

“妈呀!”他大叫,像只猴子似的往上一跃抱住了顾清城,两只手搂着他的脖子两条腿环住他的腰,瞪着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他。

两个人鼻尖对鼻尖,“扑哧!”我忍不住笑出声,顾清城用力往前一推,“扑通”金鑫一屁股坐在地上,“秦娟,有鬼啊!”

他揉着屁股哎哟哎哟的爬起来,一抬头对上我发亮的左眼,吓得一个转身紧紧地抓着顾清城,“真的有鬼!在哪里!在哪里!”

“四将军。”我早看见四将军站在他身边,伸手戳他,可我就是不想告诉他。

一道低沉的男声骂:“胆小鬼!”

不用问也知,胆小鬼骂的是金鑫。金鑫委屈的揉鼻子,人吓人都能吓死人,鬼吓人那人还能有活命吗?

“四将军怎么来了。”顾清城放下铁锹对着四将军说话的方向,我一直奇怪,他没有鬼眼为什么也能看得见鬼。

四将军看了我一眼,“鬼王让本将来告诉你们,有几个鬼正在人间逃窜,我们已派出兵力捉拿,所以你们还是不要挖人家的祖坟了。”

我眼一亮,伸手去抓四将军,右手扑了个空改换左手,四将军低头看了看我的手,没动。

“他……好吗?”其实我想问,他想不想我。

“很好吧。”

好就是好,做什么要带个吧字。

“如此,有劳四将军回去告诉庄衍,我们这就离开。”顾清城捡起铁锹,对我和金鑫示意该走了。

“如此,大师、秦姑娘,告辞。”四将军拱了拱手,黑影消失不见,那股寒气也随之散了去。

“走了?”金鑫感觉不到寒气,甩着胳膊从顾清城身后走出来,好奇的四处张望。

“走吧。”没人理他。

金鑫扛着锹拽着我的衣服边走边嘀咕:“我就说了,挖人祖坟很缺德的。”

顾清城扛着锹走在前面,问:“秦娟,最初是谁提议挖坟的?”

“金鑫!”

嘀咕的人老实的闭了嘴。

深夜十二点,三个人扛着两把锹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田间小径,天黑沉沉的,我们完全是凭着在走。忽然,金鑫裤兜里的手机“嗡嗡”大响。

他吓得跳了起来,掏出手机也没看号码,按了绿键就冲着对方大吼:“谁呀!打电话不看时间的吗!”

对方似乎愣了一下,两秒后我听见手机里传来平静的低声:“儿子,家里出事了,你该回来了。”

呼呼地夜风刮过,晃动着白桦树的枝头,与此同时我心一抽,猛的停步回头,视线所及是寂静的菜地,没有……那个人。

“怎么了?”顾清城往回看,自然什么都看不见。

“没什么。”我伸出胳膊搭在金鑫肩上,笑道:“小金子啊,去你家咯。想好用什么大餐招待我们吗?”

呱噪的金鑫此时一脸的苦相,“吃我都成。”

我哈哈大笑,三个人越走越远,没人再回头看,所以没人知道,后面的老菜地冒出两道黑影,其中一个又高又大,足足一米九几的个头。

其实,我感觉到,庄衍就在身后。

延伸阅读

雪菱加盟  http://www.lnsx.net/asay.shtml
雪菱床上用品总部是床上用品套件、被芯、枕芯、凉席、蚊帐、面料、布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

达福祥商贸加盟  http://www.lnsx.net/xay0.shtml
达福祥商贸成立于2011年5月,主要经营厂家休闲食品系列,黄酒系列,奶粉系列。达福祥

解甲归田水果店加盟  http://www.lnsx.net/u4ft.shtml
解甲归田水果店以“团结、协作、拼搏、进取、务实、创新”的企业精神,按照产业化、健康化

鹅味轩火锅加盟  http://www.lnsx.net/639a.shtml
鹅味轩火锅是国内的知名火锅品牌,鹅味轩火锅在传承了传统火锅做法上,还兼顾时代新潮流,

博昌加盟  http://www.lnsx.net/ngo9.shtml
公司于2002年2月成立位于金湖。公司占地面积35亩,一期建筑面积8千多平方米。现有

恒帛加盟  http://www.lnsx.net/a9on.shtml
恒帛家纺布艺总部从事围巾、方巾、围裙、隔热垫、桌布、浴帘、旗帜、毛毯和球迷围巾等产品

全家便利店加盟  http://www.lnsx.net/6dma.shtml
全家便利商店是一家日本连锁便利商店集团,在台湾、中国大陆、泰国、韩国及美国也有连锁店

妙兰雪内衣加盟  http://www.lnsx.net/dx5t.shtml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与人们追求生活的时尚、文化品位、个性化的要求日渐升高,内衣作为

百代长城加盟  http://www.lnsx.net/p50b.shtml
百代长城葡萄酒项目介绍百代长城葡萄酒倡导“健康、优雅”的生活品质,所有产品原装进口,

蛙小七美蛙火锅加盟  http://www.lnsx.net/bsx5.shtml
蛙小七美蛙火锅畅销市场,赢得人们的认可,来经营非常放心,不仅仅提供专业的服务,同时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隔绝空间在线阅读第一世界(4)

    喧嚣的音乐,酒瓶相碰声,舞池中央摇曳的年轻男女,南风迅速扫视,没有看见那个说不上多熟悉,可却就是能一眼认出的身影。南风回头,看见侍应生引着一个衣着高贵,梳着背头的男人从侧面向更深处走去,才想起来,这样的地方,应该是有贵宾包厢的。南风见侍应生沿原路返回,便顺着那条走道,向贵宾区走去。“您好,请问您是几

  • 长歌问剑在线阅读第三章

    另外三人都有些好奇,不知道白云这是要做什么,但都静静的待在一旁,没有发问。白云让许苗苗把剥了壳的鸡蛋,整个的含在口中,又把那支小银筷子插在了鸡蛋上,不一会儿,鸡蛋和筷子肉眼可见的慢慢被染成了黑色。待至鸡蛋和银筷全部变黑后,白云才把它们取了出来。许家母女俩见到这等诡异的场景,心里开始害怕起来。许母心下

  • 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之怕是要撞鬼啊!(求收藏)(7)

    湖面在岸上路灯的照映下发着淡淡的微光,因为已经临近十二点了,所以四周并没有什么人。而此时李轩正在湖边走过,他现在要去的就是一个闹鬼的屋子。“差不多已经到了,其实那个所谓的鬼屋以前是一个小饭店来的!虽然因为位置比较偏僻,但是因为手艺比较好,以前在H市也是挺受欢迎的,只不过....”在赶往这个所谓的鬼屋

  • 至尊神裔之第二章

    好容易捱到了放学,铃声还没响完沈遥都已经溜出教学楼了,只可惜,一山更比一山高,他快自然还有人比他更快。“跑这么快赶着投胎去啊?”刘强嘴里叼着根烟,一手插兜,吊儿郎当地问道。沈遥尬笑几声,“强哥,这开学第一天,我还没攒出什么零用钱来呢...”倒是一旁的丁阳笑嘻嘻地说道:“你那点破钱我们还看不上呢,不过

  • 凡厨修仙和蓝染的对话(求鲜花收藏)

    新人请关照!求鲜花收藏啊.......~~~~~~~~~~~~~~~~~~~~~~~~~~~~~~~~~~~~~~~~~~~~~~~~~~~~~~~~~~~~~~~~~~~~~“龙熙钥前辈请问你今天......”蓝染笑眯眯的问道。“啊,今天只是闲逛而已。”龙熙钥嘴上这么说着,目光已经飘到了冬狮郎身上

  • 挑灯看剑之老郑的回忆(9)

    “结婚以后我们和普通人一样,朝九晚五,过着平淡的生活,可是对于警察这个职业来说,注定是不会有平静可言的,我们经常要直面生死,尤其是遇到穷凶极恶的罪犯时,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想,如果能不做这个警察了,该有多好。”“可就在这时,确实出现了一个可以改变我们命运的机会,我的一个老上级调到了市政府,他打算也把

  • 神幻炎黄大世界在线阅读第6章

    屠明感觉浑身说不出的清爽,皮肤白皙而柔韧,体内的筋脉、骨骼像被淬炼过一样,完全提升了一个档次,浑身充满着爆炸性的能量。头脑也变得非常清醒,精神力有了长足进步,这让他兴奋的差点儿癫狂。精神力增长,也就意味着他可以融合更多的凝露草,那样的话,凝露草炸弹真的就有了成功的可能性,再加上体质的兑变,屠明完全有

  • 神级超能力在线阅读第五章

    若凝刚一入䍃泽仙境,便见莲蕊幻作人形飞至自己身前,一脸的委屈模样。若凝反思了下,让她盯着小鲤鱼不许她们去凡间晃荡,结果自己总溜出去…用凡间的话来说叫做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样确实不好。“南珊呢?”莲蕊也没揪着那点小情绪不放,很是自然的应道“在莲叶下睡着了”见那丫头点头就朝崇吾山飞去,莲蕊忙跟

  • 百炼剑主第7章在线阅读

    穆旭东大致将自己的想法同两人说了后,李清秋咬咬嘴唇,“如果只能这样,那就先同娘说了弟弟的事情吧。与其让母亲发现后承受不住,不如给母亲一点心理准备,然后说这件事情。只是说之前,还是将大夫请好,我怕母亲承受不住......”李清秋又想到了祖母去世前的样子,祖母在听到大夫说爹爹也走了的时候,忽然昏倒后就再

  • 我是时空城主第五章在线阅读

    明明踢足球和又苦又累挂等号,可苦累到尽头,却是从未有过的轻松愉悦。男孩说:“我不明白。”对于“我是谁”“我存在”的问题,一般人总是习惯用“等你长大以后自然就知道了”之类的话来搪塞,谁不是这么过来的。毕竟有些执着只属于孩子,等大了,也就忘了。灰原哀笑了笑:“我也不明白,世界上有很多问题,不一定个个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