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异域妖空在线阅读第3章

作者:青梅浊酒 来源:纵横中文网

苏姝在房里等着宫里的回信,没等来回信,却等来一个报信:侯爷回来了。

苏姝当即与立夏对望一眼,完了!

没过一会儿,苏崇晟就怒气冲冲地到了院子里头,一身戎装都未卸下,抬腿一脚将门给踹了开。

苏姝闻声从里屋赶过来,见他神色,怔怔喊了声,“父亲。”

苏崇晟是个武将,气势本就威严,如今阴沉着一张脸,更加威如雷霆,模样有些吓人。

他伸出一根手指来怒指苏姝,厉声道,“堂堂侯府嫡女,为了一点吃食,竟险些将自己命搭进去,你可真有骨气!”

苏姝垂首,低低道,“女儿再也不敢了。”

“还有三月你就要进宫,你若……”

“高公公到。”苏崇晟话还没说完,外头忽传来一声响亮的唱喏。

苏崇晟闻声一震,半转过身去,表情费解,“高公公这时来做什么?”

苏姝试探的道了句,“这高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亲近人,恐是皇上降了什么旨,父亲不去前堂?”

苏崇晟斜瞥了她一眼,“用得着你提醒?”

他冷哼一声,甩袖便走。

瞧他迈出屋子,苏姝忙唤来躲在里屋的立夏,“你去前厅瞅一瞅什么情况。”

立夏激动道,“定是太后娘娘派高公公来的,这下奴婢有救了!”

苏姝却摇了摇头,“高公公是皇上身边的,太后娘娘就算要派人来也派不到高公公头上。”

“啊……”立夏心底发慌,“这侯爷都回来了,想来夫人也快了,那奴婢岂不完了?”

“所以才叫你去瞧瞧情况,咱们也好见机行事。”

苏姝捧住她手,宽慰她道,“既然高公公来了,母亲就算回来了定还寻不到这院子里头来,你且放宽心,不论如何,我都会护着你的。”

立夏万分感动,“小姐……”

苏姝瞧她这一说眼泪珠子就要冒出来,忙催促道,“好了好了,快去快去。”

立夏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好勒。”

“记着别让人瞧见你。”

“小姐你放心吧。”

……

苏崇晟一到前厅就见外头一个一个的大箱子被抬了进来,眼瞧着就要将前厅给堆满了。

“高公公,这是……”苏崇晟一头雾水。

高贺笑道,“皇上说了,因他疏忽令苏姑娘竟遭了埋伏,特送来这些物件儿,安抚安抚苏姑娘,也向侯爷道个不是。”

苏崇晟没大听明白,“皇上的疏忽?”

“是啊,”高贺甩了下拂尘,往后微微一仰,“皇上听闻四合轩的吃食味道极好,这才叫侍卫护送姑娘去品尝品尝。”

苏崇晟从里觉出了些味道来,若是皇上之意,她又岂会从暗巷里头过,正大光明绕去四合轩便是。

他遂笑了笑道,“我听说,那刺客是早就埋伏在那儿。”

“是呀,”高贺将眉头一皱,“谁说不是呢。”

他状作义愤,“姑娘去了一次后陛下问姑娘味道如何,姑娘说甚是合口味,陛下便让苏姑娘以后从宫里回府便都去四合轩小食一番,又恐耽误了姑娘回府的时间,这才叫他们从近路过去,想必那刺客定是知道姑娘常去,故埋伏于此,实在可恶。”

“实在可恶!”

立夏吊着嗓子,装着高公公那模样重演了一遍给苏姝看,惹得苏姝一阵娇笑。

立夏小跑到苏姝跟前,席地坐下,趴到她膝上痴痴笑道,“从前不觉,现在才知皇上竟对小姐如此上心,连说辞都想得如此周到。”

苏姝微微一怔,抬手打她,“瞎说什么,或是太后知会的皇上。”

立夏站起来,笑弯了一双烁亮的眼睛,“奴婢瞧着定是皇上心疼小姐,自己拿的注意。”

苏姝眉头一拧,抬手又要打她,却被她小跑着给躲开,苏姝遂追着她打,“叫你瞎说,叫你瞎说!”

立夏一边跑一边笑着喊,“小姐害臊了,小姐害臊了。”

因着高公公来了这趟,张氏回来后也没将立夏怎么样,只是将她二人狠狠训斥了一番,但话说得极为难听,跟嘴巴里藏了尖针似的扎得人生疼。

立夏倒是无所谓,她是个脸皮子糙的,张氏骂得再难听,她左耳朵进右耳朵便能出,但苏姝不同,那个人,可是她的亲娘。

听着张氏那些话,苏姝只觉像有无数根针头在她心底密密地刺,狠狠的扎,她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可她险些就没了命,她的母亲见着她后却没有一分对她的关切,开口便是骂,脸色亦是阴沉得可怕,瞧她的眼神里尽是厌恶,仿佛她是她的耻辱。

张氏骂她时,她始终低垂着头没有一句辩驳,整个人如同化石,岿然不动,但若仔细瞧她,便会看见她垂在地上的两管袖子在微微颤动,是她因拳头攥得太紧而发出的抖动,指甲深陷进掌心,她都没感觉到疼。

立夏虽瞧不见她的表情,但光听着张氏的话,她便想着:小姐应是极伤心了。

张氏嫁与苏崇晟时,苏家还没有像如今这般风光,她虽不是什么名门贵女,但好歹也是大家闺秀,却不知如何会养出这副嘴脸。

等张氏骂完了走后,苏姝还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眼神空洞失焦,立夏将她给扶起来时她还紧攥着拳头。

“小姐……”立夏呐呐的喊了她一声。

她这才将手松开,却引来立夏一阵惊呼,“小姐!您的手!”

她掌心里,指甲缝里,满是血。

立夏忙忙取来药膏白布,帮她擦拭包扎,擦药的时候,她除了因疼反射性的微缩了缩手,脸上一丝表情也无。

立夏瞧着心疼,“小姐,您这是何苦呢。”

苏姝张了张嘴,喉咙却是堵塞万分,说不出话,她用力的吞咽了一下,雪白的脖颈上两根静脉嶙峋凸起,叫人心疼。

良久,她才说出话来,声音又沙又哑,“立夏,你说,我是母亲的亲生女儿吗?”

立夏神情一滞,没有回答,只是唤了她一声,“小姐……”

若真要叫她回答,她定说不是,天下哪有这般狠心的母亲,女儿被刺客埋伏,若非好运早已命丧黄泉,可回来后,她这做母亲的却连一句可有伤着都没过问,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谩骂。

她又实在说不出假话来宽慰她,她家小姐何其聪慧通透的人,她即便说了,也只是徒增她伤心罢了。

见她不答,苏姝兀自笑了一下。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头偏向一旁,“罢了,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

立夏退出去缓缓将门带上,此时已近黄昏,落日开始西垂,这间屋子是朝东的,平常这时候就该点灯了,但今日屋里并未点灯,苏姝坐在正对着大门的椅子上,随着大门的缓缓关闭,黑暗渐渐吞没了她的身体,她像是站在地狱之门的边际,随着“嘭”的一声沉响,被永久禁锢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苏姝受了这么大的惊吓,张氏也不让她休息个一两天,第二日便让刘嬷嬷过来了,但被立夏给拦在了门外,说是苏姝的手昨日受了伤,又受了惊吓,现下还在休息。

刘嬷嬷拧了拧眉头,但很快又恢复如常笑眯眯的神色,“那我更要进去瞧瞧小姐了,若是小姐病了,我这就去给小姐请大夫来,若是无事。”

她笑了两声,“听说小姐昨日早早就休息了,这都什么时候了,手受了伤该是碍不着起身吧。”

说着刘嬷嬷便要进门,立夏张开手臂死死将她们拦住,“小姐说了,她想多休息一会儿,没她的吩咐谁也不许打扰!”

刘嬷嬷微微昂起下巴,“夫人也说了,小姐将来是要做皇后的人,怎可贪睡不起。”

她退后两步,对身后跟着的两个丫鬟吩咐道,“把她拉开。”

立夏可不是个吃素的,两个丫鬟上来拉也没将她给拉开,正当他们纠缠僵持之时,院里传来一个声音,“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立夏抬头一看,是太后宫里头的芹嬷嬷。

刘嬷嬷瞧见是宫里的人,也忙忙叫人收了手。

“不知嬷嬷前来,奴婢有失远迎。”

芹嬷嬷笑道,“无妨,是太后让我来瞧瞧苏姑娘的,瞧一瞧我便回了。”

立夏露出为难神色,“小姐现下还在休息,嬷嬷若是着急……我这就去将小姐喊起来。”

“苏姑娘受了惊吓,多休息是好的,切不要因我这贱奴惊扰了姑娘,等姑娘醒来我再去瞧也不妨事。”

芹嬷嬷此话一出,立夏立马瞧了一眼刘嬷嬷的表情,窃笑着给芹嬷嬷行了个礼,“多谢嬷嬷体恤。”

芹嬷嬷是宫里头的老人,在太后皇上面那是都能说上话的,人家都自称贱奴要在外等候,刘嬷嬷又算得个什么东西,但也刘嬷嬷在这宅子里伺候了几十年,早练得喜怒不形于色,脸上神色一丝未变,微笑着与芹嬷嬷客套了两句后领着人走了。

屋里边儿,苏姝其实早就醒了的,多年的早起习惯让她醒了后也就没再睡着,明明知道刘嬷嬷会过来,但她就是不愿起身,她还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年轻人嘛,难免有些叛逆。

从前的近十六年,她一直娴静乖顺,如今还有三个月便要入宫,她却有些想叛逆一番了。

听见刘嬷嬷走了后,没多久她便让芹嬷嬷进了门。

芹嬷嬷见她手上缠着白布,忙忙问,“姑娘手受伤了?!”

“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这都缠上布了还不碍事,快让老奴瞧瞧。”芹嬷嬷拉过她手来瞧了瞧,又问,“姑娘何时上的药?”

“昨日傍晚。”

“那该换药了。”

立夏闻言,“奴婢这就去拿药膏来。”

立夏去取药膏的空档,芹嬷嬷便给苏姝将白布给拆了,取下白布后,芹嬷嬷细瞧了瞧她的伤口,神色当即一震。

芹嬷嬷并没有停留太久,帮苏姝包扎了伤口便回了宫。

入得宫门,芹嬷嬷没有朝寿康宫走,倒是朝着御书房走了去。

御书房内,高贺向赵泓传报,“皇上,芹嬷嬷回来了。”

赵泓抬了下眼皮子,将手里的笔给搁到一旁,“让她进来。”

芹嬷嬷进殿后,赵泓第一句就问, “她可有受伤?”

芹嬷嬷答:“苏姑娘手上有些伤,其他倒是无碍。”

赵泓眉头旋即一蹙,啐了声,“这些王八羔子!”

一旁站着的高贺,小心翼翼的暗暗瞅了他一眼,心中暗叹:皇上平时挺沉稳一个人,怎么一遇上苏姑娘的事儿就如此暴躁。

“皇上,老奴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芹嬷嬷再次开口。

这话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事儿,赵泓将眉头蹙得更紧了,“说。”

“姑娘手上的伤,不像是磕着绊着,也不像是旁人所为。”

赵泓目光一沉,“你这是什么意思?”

芹嬷嬷躬了躬身子,顿顿道,“老奴瞧姑娘手上那伤口,像是……指甲留的印子。”

赵泓双眸骤然一睁,又缓缓松了下来,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老奴告退。”

瞧她出了殿,赵泓神色变得有些黯淡,眉头也微微蹙着,而后沉沉开口,“看来她在她在安远侯府过得并不好。”

高贺上前道,“想来也是苏家人对姑娘期望太大。”

听到“苏家人”三个字,赵泓以鼻冷嗤一声,语气十分不好,“父皇当初让她进宫做朕的皇后,是让她来享福的!不是让她因着这个名号来受苦的!”

他一边说一边曲指重重扣着桌案,后又转过头来瞧着高贺,抬起手来指着门口,愤愤然继续道,“还有她那个什么娘,脑子是被驴踢了还是怎么的,哪有连一口饱饭都不给自家女儿吃的!”

此话一出,高贺心头一惊,忙忙上前作势要捂他的嘴,但又不敢捂,着急的跺脚,却只能低低道,“皇上,小心让别人听见了!”

“让人听见又怎么了?”赵泓倒是理直气壮,“她就算是朕的岳母,那她也是朕的臣子!。”

说着他还拔高了声音,“叫人听见了才好,让她还敢这么对朕的女人。”

高贺有些想笑,但又不敢笑,憋吧,又不大憋得住,只能垂头抿着个嘴偷笑。

“你笑什么笑?”

不料还是叫赵泓给瞧见了。

高贺忙整理了下表情,伸过头来低声道,“皇上是真心疼苏姑娘。”

“谁心疼她了?”赵泓跟被什么烫了嘴似的,旋即飞快的回了这么一句,一脸莫名其妙的从案上堆积如山的奏折里边儿拿起一折来,“朕还有这么多公务要处理,哪有闲工夫心疼她。”

高贺又想笑了,但只能垂头应和道,“是是是。”

赵泓偏头剜了他一眼,提起笔来假装正经的开始批奏折。

“皇上……”过了半晌,高贺弱弱唤了他一声。

“又干嘛?!”赵泓甩了笔抬手想打他,满脸的不耐烦。

高贺赶紧用一直手将头捂住,另一只手颤颤的指着他跟前的折子,“您奏折,拿……拿反了。”

赵泓,“……”

赵泓清咳了几声,扭头看了看四周,从那一堆奏折上又扯下一折将底下那个给盖住,再次提起笔来开始批奏折。

瞧他这下还是批了好些个奏折,高贺以为他当真是要好好处理公务了,遂理了理领子,往他跟前挪了两步帮他研墨。

结果他刚拿起墨条来,赵泓又猛地抬起了头,吓得他险些没将墨条给拿稳。

“皇上有何吩咐?”

赵泓瞥了瞥嘴,“把朕那瓶玉雪生肌膏送苏府去。”

延伸阅读

茫茫人生何处归之方叔来访(二更!求收藏、鲜花评价票)  http://www.flyen.cn/gzc5.shtml
陈宁在书堆里随意抽了一本书,快速的浏览了十来页,便合上书本都给了管理员。“阿姨,那我

火影之团扇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flyen.cn/63ua.shtml
接着,开始了为期一月的军训生活。这一个月的训练,也使每一个学生的体质,在悄不声息间变

无敌装逼穿越万界第四章  http://www.flyen.cn/bsx1.shtml
4、这是……奖励环节吗?地下停车场里,顾亦嘉隔着一群私生饭和代拍,绝望地看着从电梯里

[傲慢与偏见]我只想种个田血精果  http://www.flyen.cn/6nz0.shtml
又过了几天,白昊已经彻底不知道到了哪里,天空又降下一阵迷雾,老妖魔已经带着二人降落到

大唐顺宗(唐朝吴老二)之地下世界1  http://www.flyen.cn/py4o.shtml
吴七沙闻言,“这些跑出来的怪物,虽然长得吓人了点,本质上却是蜈蚣变异。刚刚达到0阶1

开局从陵开始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flyen.cn/pvgz.shtml
在一座宽广宏伟的黑暗大殿里面,突然传来一个严肃,冰冷的声音“你让魂王空玄跑了?神级的

流今集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flyen.cn/ybus.shtml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侧耳间,迎面走来的青年琅琅吟诵,大抵是出门踏青的

网游之黑暗神话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flyen.cn/g355.shtml
听说那晚抓到的嫌疑人被定罪了,因为多次抢劫杀人,被判了死刑。这下苏瑾放心了。还有一个

找到你,宠你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flyen.cn/y63d.shtml
在青鹿市生活的这段时间,鸢千夜主要是通过丸子的言传身教和看书来了解这个城市。包括他对

快穿之纯属歪歪在线阅读火花四溅  http://www.flyen.cn/b9vs.shtml
看着影那关心的样子,止水温柔一笑,揉着影的小脑袋,忽然弯下腰把还是个小屁孩的影抱起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守寡在线阅读第六章

    咳咳,叶天傅清了清嗓子,好奇的问道“现在大道朝天,天下初定,君主下令,废弃梵文,早已采用了新的文字,你为何要学习梵文?”尘萧自知说漏了嘴,毕竟才五岁。眼珠转了转,义正言辞道“师傅,梵文延续古今亿万年,成就了辉煌的文化传承,我学习梵文,长大了可以领略先贤们的风采卓资,所以我打算从梵文开始学起,方便日后

  • 我攻略的都是课代表[快穿]在线阅读第3节

    朝仓发现自己正变得奇怪起来。坐在柳生旁边心跳会莫名其妙跳得很快。上课不自觉地想瞟他,有时候甚至会盯着他放在桌子上的骨节分明的手出神。偶尔走神的时候会猝不及防地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当她因答不出来而窘迫非常的时候,那只好看的手,会不动声色地推一张纸条过来。然而这样的举动只会使朝仓更加紧张,心跳得更快,

  • 朝圣录湖心疑云

    人群慢慢散去,杨逸一行三人也离开了那个可怜村民的家,一起回草屋。路上玉玲和钟莹都在问杨逸的力量是怎么回事。看着两个美女都用充满期待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杨逸没有丝毫反抗能力,只好把长生印的粗略信息告诉了她们。“好厉害!杨哥哥可以加入镇鬼队!”玉玲满是崇拜地说,“镇鬼队不仅工资高,还不会受人欺负!”玉玲毕

  • 真命接班人第六章

    祝好没怎么见过醉酒的夏乐乐。准确一点说的话是没见过醉酒之后可爱中还带着三分妩媚的夏乐乐,这和她印象中的那个人太不一样了。印象中夏乐乐不怎么会喝酒,偶尔和亲近的朋友聚餐喝上一两杯头晕了都会安静的靠在她身上不说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喝醉了就枕在她的腿上开始唱歌。祝好轻轻拍着夏乐乐的侧脑也不阻止,就任由

  • 不离不翌三在线阅读第3节

    鹿晗一回头,只见张艺兴正站在自己身后,双手扶着膝盖喘着气,似乎跑的很累:“我听到声音,就,就过来了……”来不及说别的,鹿晗一手抬着大妈的头,一手一把拽过张艺兴:“艺兴,赶紧给这个阿姨治疗,我去追人!”张艺兴懵懵地被鹿晗扯过去,看见重伤昏迷的大妈马上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鹿晗站起身走过去检查了一下摩托,撞

  • 老婆每天都想让我睡猫窝怎么办GL第2章在线阅读

    心神动荡了片刻,楚南挠了挠头也不再去纠结,转身出门去买午饭了。楼下的店面倒是没有什么变化,楚南轻车熟路的来到一家前世经常光顾的店前,买了两份炒粉干。回到出租屋后,baby此时已经梳洗完毕,身上换上一件白色的连衣裙,乱糟糟的头发也梳理完毕,正坐在餐桌上发着呆,看到楚南手里的粉干之后,不施粉黛的脸上顿时

  • 带着地球逃亡之爆裆的感觉真爽(新书求收藏!)

    “随便杀个人就有六千多块,简直爽歪歪啊!”赵辉感觉赚钱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简单了。有了神级瞄准这个技能,赵辉几乎就是指哪打哪儿,打你的鸟绝对碰不到你的蛋,就是这么霸道,就是这么无敌!刚才赵辉开枪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开镜,直接一梭子子弹过去,就让那个倒霉蛋玩家领了盒饭。“卧槽,这家伙也太穷了吧?”赵辉兴冲冲的

  • 昼生夜左我的心好痛

    苏妙龄背过身去,不想再看这残忍的画面。叶子飘零的瞬间,对树是有多么的不舍得?苏妙龄觉得自己就像生命走到尽头的叶子,在风中盘旋,那么孤独,那么无依。闵哲寻的心抽抽,他感觉自己手掌心的那双手,体温不断下降。他的眉头皱紧,陪着自己的女人,为了别的男人心痛,闵哲寻发誓,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走吧——”既

  • 大唐的皇室弃子在线阅读第九章

    如果她可不是那个让人说送走就送走的远方亲戚表小姐了,韦婕镇定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对程若菡说道:“难道二小姐不期待自己的小弟弟么?”她知道程若菡最讨厌别人叫她二小姐,如今她狠狠的踩了她的痛脚。“呵……有了肚子里的那坨肉果然是不一样了。”程若菡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她弹了弹自己雅致的裙摆,似乎上面有什

  • 不去填坑就去死!第十章在线阅读

    “怎么样?”小泉翼坐在椅子上,顺手递给一片毛巾给正在笔记本上不停的写写画画的三津谷,他知道这一场比赛自己只是辅助,主力是自己身边这个看起来秀里秀气的家伙。“对面两人的实力相对于去年来说都有比较大的进步,不过都在我的预料之内,再观察一局,这一局尽量将比赛过程拉长一点,让我多收集一点资料。”接过毛巾,一